提要 Overview

现在能拿得出作品的郭文景、叶小纲、陈其钢、周龙、陈怡都已经年过六旬,50岁、40岁、30岁的作曲家在哪儿呢?

相关 About

作曲家 Composer

时间:2018-03-09 00:27 人民政协网 赵莹莹

“文化交流要用作品说话”

——文艺界委员对音乐创作的几点思考

人民政协网北京3月8日电(记者 赵莹莹)3月7日文艺界别小组讨论现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爱乐乐团音乐总监余隆的着简单随意,尽管没有“燕尾服+领结”加身,说起“中国作曲家断档”这个值得关注和探讨的话题,神情严肃的他依然让人感觉到一种以指挥统领全局的气势。

“中国概念”是北京国际音乐节每年都会推出的重要板块,以“中国作品”专场音乐会让观众感受纯正的中国风。然而,去年这个专场音乐会的作曲家名单上,出现的基本都是郭文景、陈其钢等年过六旬、早已功成名就的“老将”。作品精彩毋庸置疑,可对于有些观众来说,还是希望能听到新鲜的旋律,期待着青年作曲家能够闪亮登场。

中国优秀青年作曲家代表人物都有谁?不仅音乐圈外的人答不上来,像余隆这样的业内人士也在问:“现在能拿得出作品的郭文景、叶小纲、陈其钢、周龙、陈怡都已经年过六旬,50岁、40岁、30岁的作曲家在哪儿呢?”

为庆祝广州交响乐团诞生60周年,广交委约世界著名作曲家潘德烈斯基,以中国古代诗歌为背景创作了《第六交响曲》。余隆坦言,选择作品只是根据作品质量的好坏选择委约对象,没有中国人、外国人之分。其实,他也想选择中国青年作曲家,却发现能够胜任的实在屈指可数。不少年轻作曲家忙着为影视作品创作,很难心无旁骛地去潜心打磨一部交响曲。

诚如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京剧院三团团长张建国所言,京剧作品讲述的故事,现在的青年人大多不明所以,交响乐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年青一代作曲家人才的严重缺乏,让余隆在说到中国音乐作品时显得忧心忡忡,“就像识字和有文化差着十万八千里,写个旋律和成为作曲家同样差着十万八千里。”

“和青年人聊天,很多人说形式不重要,他们真正在乎的是所展示的内容是否符合当今青年人的心态。”这让余隆茅塞顿开的同时有了更多思考:如何把艺术提升到一个高度,或许是今后的一个课题。

怎样讲好中国故事?怎样把中国的艺术带到世界舞台?余隆表示,“走出去”绝不是自娱自乐,而是要传递一种文化精神、一种文化思维。“带着点东西给别人听,这不叫文化走出去。潘德烈斯基是一个伟大的作曲家,他对中国诗词的诠释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最高境界。如何在中外人文交流中做到极致?不仅仅是艺术本身,现在我们还缺乏一种专业精神。”

“就目前来看,我们还远远没有达到让世界舞台真正了解和领略中华文化风采。要深邃地把国家文化战略体现在走出国门和讲好中国故事。文化交流,要用作品说话。”余隆话音刚落,在场委员频频点头。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音乐指挥家彭家鹏有些按捺不住,“中国文化想要真正‘走出去’、‘走进去’,必须克服语言障碍、文化差异和意识形态的隔阂。要打造代表我国综合实力的艺术精品,让国外民众在审美过程中感受魅力,加深对中华文化的认识和理解。”

投稿、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