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Overview

2017年,有不少音乐厅全新开张或以全新面貌再度亮相,揭示了软实力打造中硬件建设的重要性。

相关 About

2017 年古典音乐盘点 Music 2017
唐若甫 Tang Ruofu 独立乐评人

时间:2017-12-31 00:28 音乐周报 唐若甫

汉堡易北爱乐厅

文 | 唐若甫

城市想要在全球古典音乐之林占据一席之地,营造一座夺人眼球的音乐厅无疑是绝佳途径。就像银光闪闪的古根海姆博物馆让西班牙城市比尔堡声名鹊起一样,设计不俗的音乐厅肩负着城市地标和文化名片的双重使命。2017年,有不少音乐厅全新开张或以全新面貌再度亮相,揭示了软实力打造中硬件建设的重要性。本文旨在盘点那些在2017年开门迎客的音乐厅以及它们所代表的文化符号。

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

没有什么比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更加引人注目的古典音乐复兴工程了。汉堡,这座在强者如林的德国古典音乐界很容易被慕尼黑、柏林或德累斯顿掩盖的城市,依靠这座营造成本居全球之冠的音乐厅以及建筑硬朗的美学和近乎完美的建声效果,成为2017年的热门话题。

音乐厅建造在昔日码头边的一处工厂之上,建筑内除了音乐厅以外还有汉堡最贵的公寓楼和一座豪华五星级酒店。1月11日音乐厅开张后,音乐家争先恐后以在易北音乐厅演出为荣,却也道出了即使在不乏优秀音乐厅的21世纪和德国,一座音乐厅很容易成为城市地标的真理,即使这背后是成倍增长的预算超标和拖延10年的工期,也值。

柏林布列兹音乐厅

今年3月4日开门迎布列兹音乐厅以90高龄去世的法国作曲巨擘皮埃尔·布列兹命名,其实是音乐厅奠基人丹尼尔·巴伦博伊姆对布列兹的致敬和纪念。除了名称,音乐厅的结构也继承了布列兹的遗愿。布列兹对音响空间的设计最早在巴黎音乐城实现了一部分。在柏林,布列兹音乐厅将布列兹的360度灵活空间(salle modulable)理念付诸现实。所谓灵活空间,就是指剧场内的座位有一部分可以灵活摆位,座位数上下可变,演出区域大小则可随着座位多寡而缩放。根据这一理念打造的音乐厅其实屡见不鲜,多见于剧场的多功能音乐厅或者实验剧场。

根据布列兹和巴伦博伊姆的理念,音乐厅设有360度无死角的观众席围绕着中间的一片空地,有点像古希腊剧场的微型版,只是不设舞台。他们认为,音乐厅始终有着台上和台下的隔阂,要做的就是撤销舞台的概念,打破这种隔阂。无边舞台,传达出“开放”的姿态,弗兰克·盖里设计的椭圆形,传达出就是“团结”和“亲密无间”意思。首个演出季的票价最低为16美元,上限设定为100美元。为表达对巴伦博伊姆理念的支持,设计师盖里和音响设计师丰田泰久分文不取。

巴黎塞纳河音乐厅

在巴黎,由让·努维尔设计的巴黎爱乐大厅一度出尽风头,以至于今年4月22日全新开张的塞纳河音乐厅一度不为人知。位于塞冈岛上的塞纳河音乐厅(Seine Musicale)其实也是努维尔的杰作,而且离巴黎各个中心城区都只有20分钟的地铁车程。

该音乐厅有着椭圆形的未来主义外观,内设1150座,由日本坂茂建筑设计局配套设计,音响设计是日本永田音响设计局和让·保罗·拉莫鲁。音乐厅原址直到2005年一直是雷诺的大型厂房,在营建过程中,法国女指挥家劳伦斯·伊奎贝受开发商嘱托,成立了主打本真乐器的岛叶乐队,作为全新音乐厅的驻场团体。

德累斯顿文化宫音乐厅

作为文化名城,德累斯顿老城中央的文化宫音乐厅(Kulturpalast)经过3年半的整修后于4月28日全新开馆,迎来驻场的德累斯顿爱乐乐团和德累斯顿节日乐团的系列演出。文化宫内的常设机构除了乐团以外还有中央图书馆和大力神卡巴莱。音乐厅结束了德累斯顿爱乐乐团150年历史上没有出色音效音乐厅的历史。人们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德累斯顿之声”,就好像两只耳朵终于迎来扔掉棉花球的时刻。

慕尼黑加特纳广场剧院

不是所有的剧院改造工程都充满正能量。慕尼黑的加特纳广场剧院的就招致不少风波。这一原定计划3年完成,实际耗费5年半时间,预算从7千万欧元上扬至1.216亿欧元的改造工程,吸引到多方面关注。临时决定加大的乐池和不可预见的土地污染都成为工程的超时和超标“罪魁祸首”。

虽然全新面貌的剧院于今年9月初开业,但慕尼黑所属的巴伐利亚州建筑管理局认为“五千万欧元的预算上涨完全可以避免”,并以此为由再度放缓了慕尼黑全新音乐厅的落实进度。慕尼黑计划在现火车东站附近营造一座全新的音乐厅作为首屈一指的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的主场,因为目前慕尼黑的两座主要音乐厅不是太小就是太大,建筑声学也很糟糕,与慕尼黑所折射的音乐地位不符。

日本“新方舟”充气音乐厅

2011年,东日本地震和海啸及随之即来的核泄漏摧毁了福岛大部分地区,许多人无家可归。为示援手,瑞士琉森音乐节和日本梶本音乐事务所联合设计师矶崎新打造了全球第一款充气音乐厅,可以装在一个集装箱里下乡,靠充气呈现音乐厅的理念实践。充气音乐厅命名为新方舟,2013年诞生后在福岛和仙台等地巡游,2016年搁置。

2017年,东京中城建成十周年,新方舟音乐厅作为献礼,于9月中旬至10月上旬首度出现在日本首都东京,意在复归和重生。音乐厅再现也是琉森节日乐团在里卡多·夏伊执棒下访问日本巡演的一部分。乐团首席在新方舟里举办室内乐音乐会,巡演的发布会也是在新方舟内举行。

柏林菩提树下国立歌剧院

今年,柏林国立歌剧院结束了7年在席勒剧院的别馆安营扎寨,在德国统一日(10月3日)以舒曼清唱剧《歌德浮士德场景》开幕,宣告着回归菩提树下的国立歌剧院主场。这一“回归”同样遇到工期大幅推延,从原定的3年拖延至7年半。为此,原本演出话剧的席勒剧院经过改造,增设了乐池,以满足国立歌剧院演出歌剧的需要。但在强大的“回归”面前,工期拖延自然黯然失色。

投稿、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