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 Overview

《第四交响曲》是西贝柳斯交响乐作品中的精品之作。它揭示了人类复杂的内心世界,音乐充满苦思冥想,曲式上有独特处理,主题展开不那么连贯。

简介 Introduction

《第四交响曲》是西贝柳斯交响乐作品中的精品之作。它揭示了人类复杂的内心世界,音乐充满苦思冥想,曲式上有独特处理,主题展开不那么连贯,节奏自由,尖锐、艰涩、充满不协和音的和声语言,刻意求简的配器, 这些使音乐带有阴郁、惶然不安的性质。

人们对这部交响曲有着不同的认识。赫尔辛基一家大报馆的评论家将它解释为标题音乐,把作品的内容与数年前西贝柳斯和他妻子的兄弟艾罗·亚 尼菲尔特在科里的一次愉快旅行联系起来,试图说明西贝柳斯是怎样在描写 大自然的景色。西贝柳斯本人并不同意这种看法。他反对在标题的基础上来 解释内在的、心理的体验;当然他也并不否认这部交响曲与他在科里的兴奋 体验有点关系,这可以从他把该作品题献给艾罗·亚尼菲尔特得到间接的说明。

在他的以前的交响曲中一向以浪漫的长大旋律为中心,将其发展构成作 品。然而在这部交响曲中,主要依靠处理短小的动机来发展构成乐章乃至整 部交响曲。因此,曲式上呈现出特异的形态;配器上也表现得清淡,节俭地 乐队全奏;和声上仍不失以调性为基础,但不协和音的使用是新颖而大胆的。 这部交响曲初次演出,其结果是毁誉参半。有人谓之为“未来派音乐”, 有一位指挥家说:“这部作品所以要加在节目单中,是为了对一个曾经写过 许多优美和重要的作品作曲家的感谢。”作曲家本人说:“它(第四交响曲) 是对于目前某些作品的一个抗议”。他宣称它们是“空无所有,如同马戏杂 耍一样没有意义。”时至今日,《第四交响曲》被许多人认为是西贝柳斯的最大杰作。瑟西尔·葛莱评价说:“由于这部作品完全没有诉诸于感观性的 韵味,所以并不至于变成通俗的乐曲??它从头至尾没有一个多余的音符, 而事实上,每一个音都以它所具有的必然性来加以处理和发展的,所以找不 出丝毫暇疵。整个曲式结构与从来的奏鸣曲略有不同,另成一格,其形特异。”

第一乐章:奏鸣曲式。a 小调。这部交响曲的第一乐章是交响乐文献中 极为特殊的例子,它是一个慢板乐章。西贝柳斯用了极经济的材料,他仅用 了几个短句就构成一个简短而强有力的乐章,形式自由,但非常精炼严谨。 乐章的开始是由装有弱音器的大提琴沉重地奏出尽是切分音的旋律。开 头的四个音提供了整个乐章的胚胎,其中包括一个增四度音程,事实上它也是就整部交响曲的胚胎。

第七小节出现主部主题,独奏大提琴在 a 小调奏出充满忧郁美的旋律。接着是低音提琴反复奏出 e 和#f 这两个音,仿佛这两者在作顽强地斗 争。#f 音终于占了上风,使调性转向远关系调。强大的铜管发出阴暗逼人 的和声,引导出小提琴奏出有力的副部主题,它很短小,更象一个动机。这 部交响曲没有依照古典的曲式结构,主题也没有显示明确的形态。这个动机 也含有开始陈述的增四度音程。

之后,铜管再度发出骇人的吼声,小提琴则以刚才的主题与之回应。这 个主题经过变化和加强后,铜管柔和地奏出 B 大三和弦,犹如田园里散发出 沁人的芬芳,阳光从云缝中透射出来了。但是不久,乌云再次密布天空,长号奏出的粗旷节奏将音乐引入呈示部的结尾。主部主题通过变形处理,不久, 单簧管与双簧管在高音区以对话的方式奏出含有增四度音程的动机。最后以升 F 大调结束呈示部。

展开部是从 e 小调开始的,大提琴和中提琴奏出主部主题动机的逆行, 接着独奏大提琴在极高音区上推进了这一主题的发展,它似乎是在梦幻中喃 喃自语,产生出奇妙迷离的效果。在一阵震音之后,这个主题转交给木管乐 器和低音弦乐。不久,调性不安地摇晃着,在弦乐很微弱的震音上,木管奏 出了一些连锁似小动机,就象一些闪烁不定的小音型。很明显它是主部主题 的变形。随处散布的鼓声制造出威胁的气氛,随着法国号的加入,在渐慢和 渐强达到高潮,从而结束了这个仅有 36 小节的展开部。

大大精简了的再现部从铜管奏出的和弦开始。主部主题被省略了,直接 出现副部主题,这也许是由于主部主题在展开部中占有优势,为了均衡的需 要,故省略之。这使该乐章具有一种特殊的性格。其调性开始在 A 大调上, 进入结束部以后,逐渐转回 a 小调。在这里,双簧管与单簧管之间以及弦乐 组重温了呈示部出现过的对话旋律,在梦呓般的憧憬中结束了第一乐章。

第二乐章:非常活泼的快板。类似回旋曲式。F 大调。增四度成为构成 主题的中心要素。在双簧管吹出的引子中,增四度有如昙花一现。之后,小提琴与双簧管形成对答,增四度非常突出。并演变为欢快有趣 的叠部。第一插部由小提琴奏出动作性很强、性格文雅的舞蹈主题。第二插部由双簧管和单簧管奏出,它尾部的增四度显得非常突出,作者 特意为它标记出特强的符号。它表现出相当痛苦悲切的感情。最后几个小节 可看成叠部主题的缩影。

第三乐章:一个富于哀愁和瞑想的缓板乐章。升 c 小调。开始是一个摸 索前进的引子,这是一些交替的小音型在相互对答。其中也能发现这部交响 曲的特性音程。

不久,铜管奏出一段比较有力的、富有想象的动机,它没有被展开,照西贝柳斯的平常习惯,先用一些动机片断,逐渐扩张直至时机成熟,完整的 主题便水到渠成。当音乐进行到约三分之一的地方时,在弦乐的震音背景上, 大提琴才奏出一个完整的、如歌式的主题。这是该乐章的中心材料。乐曲至 此才第一次给人以歇息的机会。

这个主题前后出现了三次,它很奇妙地分布于整个乐童。西贝柳斯那近 乎解体的和声,在这里有时却用很平常的主属和弦就解决了。然而,到最后 那种非常规的和声逐渐减弱到由中提琴和法国号所奏的升 C 持续音,木管和 弦乐陆续抛出了主题分散的乐句,保持着音乐的严肃气氛,最后结束在没有 光亮的、近乎催眠似的瞑想之中。

第四乐章:快板。a 小调。

首先第一小提琴在 A 大调上奏出跨度很大的上行旋律,它同样包含了那 个特别的音程——增四度。紧接着中提琴奏出它的变形(19 小节)。在整个乐章中,它是其它主题材料的基本核心。其开始的四个音与交响曲最初的四 个音几乎一样,这一特征无论在交响曲的发展过程中,还是作为对称平衡的 首尾乐章,它都鲜明地被展现出来。终乐章的发展,正是依赖于这一基本材料。

钟琴回应着中提琴的这个旋律,并继续发展、变形,然后在 A 大调的属 和弦上衍生出新的旋律。西贝柳斯能够在完全冷静的感情中滋生出丰富多彩 而富有幻想的效果。因此,在这里很难把它的音乐情绪或者意义规定下来, 如果说它有什么特别意义的话,那么,除了伤感外,它包含了各种各样的情 绪。这在第四乐章表现的尤为突出。

之后,大提琴在 b 小调上奏出了连续八分音符的主题,实际上这个主题 与前面中提琴陈述的核心片断相关系。

调性再度回到 A 大调,各种乐器反复奏着核心片断的变形,逐渐融化在 弦乐演奏的长达三十二小节的震音之中。似乎是回顾已经走过的旅程,又好 象是在反思着什么,前面所有出现过的主题动机再度出现,在发展核心片断 那三连音动机时,一个调性不明的插段进入,它与其它主题动机相互交替, 调性摇弋起来。音乐时而激烈,时而温和,一会儿腾跃于汹涌澎湃的巨浪尖 上,一会儿静卧在深深的海底。当法国号吹出降 B 持续音,并伴随钟琴悦耳 的音响,在长强音之后,调性回复 A 大调。以上各主题,包括插段主题在内 的各主题又一次的出现。配器大大地加重了,随着三支长号以 ff 力度的演 奏,音乐在这里形成了全曲最大的高潮。此时,A 大调转变为 a 小调,然后 逐渐平静,一支长笛孤独地鸣响着。最后,弦乐奏出悬念般的切分动机,全 曲结束。

西贝柳斯
作品信息
作曲 :西贝柳斯 1911
编号 :Op. 63
时长 :0:35:00( 平均 )
体裁 :交响曲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

更新时间:2016-02-13 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