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 Overview

歌剧《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最早完成于1912年,是施特劳斯与知名剧作家霍夫曼斯塔尔这对“黄金搭档”合作完成的代表作之一。该剧的最初版本的创作改编自古希腊神话中,并借用莫里哀戏剧《贵人迷》中“戏中戏”的创意。

简介 Introduction

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歌剧《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剧照

情定孤岛,或者说《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 Ariadne auf Naxos(1912/16 Op.60)原名Ariadne auf Naxos ,是德国作曲家理查德·斯特劳斯1912年的作品,剧本则由雨果·冯·霍夫曼斯塔尔撰写。

歌剧《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最早完成于1912年,是施特劳斯与知名剧作家霍夫曼斯塔尔这对“黄金搭档”合作完成的代表作之一。该剧的最初版本的创作改编自古希腊神话中,并借用莫里哀戏剧《贵人迷》中“戏中戏”的创意,而在1916年经过修改后,该剧在主题、解构与音乐风格上都更加成熟,实现了“高雅”与“通俗”的和谐统一,也将正歌剧与喜歌剧两大风格完美交融,赋予了这部歌剧独特的艺术魅力。

该剧有三个看点较为突出:其一是戏剧主题的多重趣味。序幕凸显了“高雅音乐”与“低俗音乐”的矛盾,彼此轻蔑、水火不容;歌剧则着力刻画“坚守”与“改变”这一对人性矛盾,并借此对“忠诚”的人生信条进行反思。从“序幕”到“歌剧”,还体现了上述两对矛盾各自的解决,所谓“在对立中发现整体的和谐”。其二,“戏中戏”的结构形式。戏外情节(序幕里的争吵)是“戏内”旨意的铺设,“戏内”情节是对“戏外”矛盾的化解。其三,音乐风格上的异质交融:此剧兼有正歌剧和喜歌剧两种风格,阿里阿德涅和酒神巴克斯是典型的正歌剧角色,而泽比内塔和她的四个情人则是喜歌剧角色;阿里阿德涅在洞口醒来后的悲叹、她在得知 “死亡使者”到来时视死如归的殉情姿态、酒神登岛之后与公主的会面与结合,都属于典型的正歌剧情节;而序幕中的闹剧、歌剧中泽比内塔与四位情人逗公主开心的重唱与舞蹈,以及三位情人在夜幕中寻找泽比内塔的情境,则属于妙趣横生的喜歌剧场景;不同性质的角色在唱腔风格上也反映出了这种对比与并置。

欣赏美文

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歌剧《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剧照

施特劳斯歌剧《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

文/夏尔克

这是德国大作曲家理查施特劳斯最时髦的歌剧,虽然写于大约百年前(1916年首演),但如今听来还是很新潮,原因之一是剧中充满了嘲讽,他不只嘲讽了剧中的角色,连自己都不放过,因为在剧中有一个角色,就是「作曲家」(没有名字)。

第二就是剧中气氛轻松,形式自由,说话与唱歌并用,常出现的简单钢琴伴奏使人感觉好像在演话剧,剧情更是充满创意,当然管弦乐编制也是,尤其不断出现的簧风琴声音让人搞不清到底是严肃呢,还是诙谐?

剧情是以希腊神话为基础,地点是在「爱琴海上的珍珠」拿索斯岛,为了展现明亮的海洋氛围,一向使用巨大管弦乐团的他大幅缩小了自己的编制,与莫札特时代差不了多少,理查施特劳斯就此进入了生涯中新的一页,不再用巨大的音响与变态的情节来造成耸动,而是走向了艺术内在的创意,虽然这造成他走红的程度大大降低,但不能不说是一个可喜的发展。 

现代的拿索斯岛现代的拿索斯岛

刚开始是序曲,才演奏到一半,剧幕就掀起了,时间是设定在十八世纪,一群人在维也纳富豪家里的大厅,正为了庆典要演出的歌剧而忙碌。歌剧团的负责人,也是歌剧作曲家的音乐老师,向富豪宅邸的管家抱怨,怎么可以在他们如此精致有深度的歌剧后,演出低俗的歌舞剧,这样会破坏歌剧演出给人的美感,他说绝不能容忍这件事。

管家听到后说:你说什么?你们该拿的酬劳都拿了,演好你自己的部分就好,管我们怎么安排整晚节目的内容,随后就扬长而去了。附带一提的是,在这出剧里大家都是用唱的,只有管家是直接用说的~后来「作曲家」登场,角色设定明明是男的,却是用女高音,这很有意思,可以把「作曲家」神经质般的个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作曲家显得很紧张,他想自己写的歌剧快要开演了,要做最后的排练,他问富豪的仆人:女高音与小提琴师哪里去了?仆人根本不理他,把他当空气来看,原来当时的音乐家毫无社会地位,想想莫札特最后连埋葬的地方都找不到就知道了~作曲家大怒,骂仆人是混蛋,这里史特劳斯可说幽了自己一默。

然后要演出「低俗歌舞剧」的舞团登场,舞团团长穿着逗趣的服装,他说还好他们也要演出,不然宾客听完无聊的歌剧后应该都会睡着,还说自己鞋子里的旋律比这整出歌剧都还多,作曲家又遭到了嘲讽,然后歌剧团的首席女高音登场,自傲的她看到舞团那些穿得像小丑的团员也是一脸不屑,音乐老师只好努力安抚。

然后管家又出现了~他宣布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因为晚上十点要準时放烟火,所以节目不能拖得太长,那...干脆歌剧与低俗歌舞剧一起上演好了!歌剧团这里顿时一片混乱,作曲家气得想撕毁自己的总谱,女高音更是想找富豪理论,但被管家挡住。玩世不恭的舞团团长对作曲家说:你沮丧什么啊?以前的大师为了上演自己的作品,哪个不是修来改去的,这句话说的音乐老师也点头称是,作曲家只好想如何去修改了~但回头一看,舞团那里则是欢欣鼓舞,他们觉得可以大闹这出歌剧,何况舞团的首席舞者柴碧妮塔很聪明,懂得临机应变,根本不怕任何临时的变更,我觉得这里不只嘲讽了歌剧而已,根本是连严肃的事物都被嘲讽了~好像是在说他们装模作样,自以为是又缺乏弹性,死气沉沉...

舞团团长向柴碧妮塔说了歌剧的剧情,那是一个希腊神话的故事,女主角阿里阿德涅是克里特岛的公主,与雅典的英雄希休斯谈恋爱,两人私奔,但后来希休斯移情別恋,阿里阿德涅被遗弃在爱琴海的拿索斯岛上,整日以泪洗面,甚至想一死了之。后来刚好酒神也来到此处,他爱上了美丽的阿里阿德涅,阿里阿德涅也以为他是死神来接引自己,而跟随着他,两人就这样误打误撞的相恋成婚了,整个情节大概就是如此。 

酒神与阿里阿德涅everdingen的名画:酒神与阿里阿德涅(1660)

作曲家一直说阿里阿德涅是忠贞的,她只忠于希休斯,会和酒神在一起只是误会,以为他是来接引的死神。但柴碧妮塔对此嗤之以鼻,她说哪有女人会如此忠于爱情,这根本就是移情別恋~作曲家还是一直强调他笔下阿里阿德涅的纯情,柴碧妮塔反而觉得他很可爱,而吻了他,单纯的作曲家大概从没有被如此美丽的女舞星吻过,一时失了魂,管家进来宣布歌剧要开始了,作曲家忘情的唱著:「音乐是神圣的艺术,是所有勇气的结合,是围着神宝座的天使...」旋律与序曲的高潮部分很相似~其实柴碧妮塔会吻他只是因为行为放荡,见一个爱一个而已。

这时作曲家突然看到舞团唱唱跳跳的冲了进来,他想到自己的「神圣艺术」要被这些小丑给破坏,不禁大为恼怒,但为时已晚,歌剧就此开始,当然低俗的歌舞剧也要一并演出,这出剧就叫做:「花心的柴碧妮塔和她的四个情人」。

这时歌剧开始了~本来应该只有阿里阿德涅一人孤独流泪的拿索斯岛多了一堆人,包括三位仙子~水仙子,树仙子,以及回声仙子,当然还有穿得像小丑的舞团团员。阿里阿德涅由首席女高音饰演,穿着漂亮的公主服,但一直不停唱著悲歌,思念着她的爱人希休斯,回声仙子还做出回音,那些舞团团员的任务则是安慰她,唱著莫札特钢琴奏鸣曲K331第一乐章轻快的旋律,后来甚至跳起舞来,可是阿丽雅德妮仍然不领情,她一心求死,盼望死亡使者的到来,这里很巧妙的响起了施特劳斯歌剧「玫瑰骑士」信差到来时的旋律。

柴碧妮塔一看没有效果,把他们都遣走,自己唱起了莫札特歌剧中常见的「宣叙调-咏叹调」形式的歌曲,即刚开始的宣叙调是叙事,后面的咏叹调则是抒发情感,她唱:「伟大的公主~妳如此的高贵,为何还要那么悲伤?我自己也在荒岛上,但我没诅咒生命,男人本来就是不忠的,所以我也干脆见一个爱一个...」此曲有大量的花腔旋律,需要高度的演唱技巧,是全剧最精彩之处,想要劝阿里阿德涅早日移情別恋。

只可惜阿里阿德涅仍然不理她,进入了自己的洞窟。舞团只好放弃了安慰她的任务,他们照原定计画演出「花心的柴碧妮塔和她的四个情人」,也就是低俗歌舞剧,一阵喧闹后柴碧妮塔决定和四男人之一的哈雷金私奔,把其他三个丟在荒岛上,他们面面相觑。

这时出现号角声,酒神登场了,三位仙子赞美他的英俊。酒神叫著女妖喀耳刻的名字,看来惊魂未定,原来喀耳刻想把他变成一只猫,不想当喵喵的他只好逃走来到这里,阿里阿德涅看到他以为是死亡使者,要和他一起走。酒神刚开始也以为阿里阿德涅是那妖女变的,所以不太敢接近,后来才知道不是,他看着美丽的阿里阿德涅,很快爱上了她,后来两人接吻,阿里阿德涅以为这是死神要带她走的仪式。

酒神后来唱出了对她的爱,用的正是之前作曲家忘情唱著:「音乐是神圣的艺术」时的旋律,也在序曲中有出现过,以此将全剧前后统一起来,最后在酒神唱著:「除非永恒的星星消失,不然我不会让妳离开我的怀里」的歌声中,两人紧紧相拥,气氛热烈而庄重,全剧以乐团的总奏结束。但是...阿里阿德涅到底有没有移情別恋呢?我觉得应该是有吧,她借此远离了痛苦,迎向爱情的喜悅,这才是最完美的结局。

理查·施特劳斯 - 歌剧《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Op.60
作品信息
作曲 :理查·施特劳斯 1912/1916
脚本 :霍夫曼斯塔尔 1916/1919
编号 :Op. 60
时长 :3:10:00( 平均 )
体裁 :歌剧
维基 :点击链接
IMSLP乐谱 :点击链接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

更新时间:2018-05-30 2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