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 Overview

《夜之幽灵》作于1908年,它是拉威尔根据贝朗特的诗歌而写的三首钢琴音诗:《水妖》、《绞刑架》、《幻影》,全曲结构像奏鸣曲的三个乐章。

资讯 Guides

拉威尔的《夜之幽灵》 nolix 2016-03-04 22:54

简介 Introduction

夜之幽灵-三首钢琴音诗 Gaspard de le Nuit

每首乐曲具有不同的音乐特色,《水妖》以旋律见长,《绞刑架》以和声取胜,《幻影》有极其复杂的节奏。它们构成一个整体,带有浪漫主义的神秘色彩。

《夜之幽灵》(Gaspard de la nuit )
I.《水妖》(Ondine)
II.《绞刑架》(Le gibet)
III.《幻影》(Scarbo)

水妖

传说中水中女妖经常诱惑青年成其配偶,这首乐曲表现水妖倾诉她的爱慕与幽怨之情。

拉威尔很重视旋律的作用,他曾对他的学生——著名的英国作曲家沃恩·威廉斯说过:“在一切有生命的音乐中,都有一个含蓄的旋律轮廓”。《水妖》的旋律极其动人,它在2/4、3/4、4/4、5/4节拍的不规则变换中自由歌唱,刻画出神奇浪漫的印象主义意境。

音乐开始于两小节的引子,右手以缓慢的速度弹奏密集排列的三十二分音符增和弦,它在大三和弦及其半音之间不断交替、重复,力度轻柔,描绘出水波涟涟的迷人景象。

在这个音型的背景上,左手奏出抒情悠扬的主题旋律,带着一种遥远的美妙情思:在这里,拉威尔对于旋律的处理手法十分微妙,乐句通过细微的半音变化不断移调,色彩明暗相间,恍惚迷离。旋律与伴奏在同一音区,左右手经常相互交织在一起,音乐在微波荡漾的水面上起伏跌宕。

主题再现了,这时右手的增和弦音型不再拥挤在狭窄的音域里,它们跨越了三个八度,左手的旋律以八度的琶音奏出,宽广优雅,情绪激动起来。随后织体变化了,伴奏交给了左手,它以三十二分音符作华丽的级进上行和下行,其间时而插入密集增和弦的伴奏,右手的旋律带有典型的印象主义朦胧色彩:接着音乐的织体回到了最初,左手奏出一个新的旋律,气氛有点神秘:它的展开手法仍然是音区和伴奏音型的扩展。

主题又一次出现,第一次是在移高大二度的位置上,第二次在移低小二度的位置。音型逐渐活跃起来,力度渐强,当右手奏出八度旋律,乐曲第一次达到 f 的力度,热情奔放。

随即音乐反复几次作大幅度的渐强、渐弱,象潮水般涌起又回落,最终掀起激情的高潮。双手在三十二分音符的琶音中进行,波涛滚滚,心潮汹涌。

不久,音乐安静下来,力度极弱,但是波浪依然在隐约地翻滚着。主题再次诗意般地唱出,优美如画。

尾声中,辉煌灿烂的双手琶音一度高涨,继而越来越弱,最后音乐在平静的微波荡漾中结束。

绞刑架

这首乐曲的恐怖气氛受到诗人爱伦·坡的影响,描述了绞刑架上的尸首不断摇晃,抚弄着落日的寒晖。

《绞刑架》的篇幅较为短小,速度缓慢,全曲从头至尾踩弱音踏板演奏,织体丰满,和声丰富,正如拉威尔对法国钢琴家佩勒穆泰所说:“演奏我的钢琴作品,脑子里首先要有乐队音响的想象。”钢琴家基尔·马尔舍克斯也说:演奏《夜之幽灵》中的《绞刑架》,至少需要二十七种不同的指触。

音乐开始于右手八度同音反复的切分音型,这一音型贯穿全曲,单调呆板,象征命运的钟声,形象地制造出神秘可怕的气氛。在钟声里,左手以八度和弦奏响了主题,极其低沉:与此同时右手的织体也加厚了,音响十分饱满,它陈述了一次,接着钟声转到左手,右手奏出富于表情的旋律,仿佛是对主题的对答:它显得很凄凉、苍白无力,主题出现打断了它,在移高三度的位置上,它以双音再次与主题对答。随后音乐的织体加厚了,沉重的低音持续着,中声部交织着命运的钟声以及高声部的平行四度进行,高声部以丰满的和弦奏出主题的变形:中声部继续弹奏着单调的钟声,高声部与低声部和弦作反向进行。之后,织体逐渐变的单薄,最后只剩下钟声和单音的旋律:在不断的发展中,中声部时而奏出一个和弦,给音乐以色彩性的装饰,织体又一点点加厚,主题的变形再现了,此时它移低四度奏出。双手反向进行的音乐也再现了。最后,钟声回到了最高声部,左手奏出主题,力度很弱,音乐在孤单的钟声里结束。

幻影

这首乐曲充满了热烈浪漫的情趣,生动地表现了奇异诙谐的幻影形象。

首先开始于引子,左手在很低的音区轻声奏出三个音的动机,它贯穿于全曲的音乐中,是很重要的音乐素材:在短促的八分休止之后,右手弹奏和弦,左手伴之以快速的三十二分音符的同音反复,轻快活跃。接着,动机的三个音符分别在各个音区中陈述着,并引出一阵激烈的震音弹奏,它迅速地从 pp 渐强到ff,再作渐弱回到 pp ,很富有效果,此时音乐停止了。

在左手琶音的伴奏下,右手奏出了宽广歌唱的旋律:之后是一片不断反复的、烘托气氛的音型,活泼跳跃的音调出现了,它由引子的动机发展形成,以跳音演奏,十分可爱,它是乐曲中第一个重要的音乐形象:它在随后的发展中不断变化,最终形成快速进行的音流,音乐进入一个小高潮。

宽广如歌的旋律再次富于激情地唱出。音乐进入富于节奏活力的段落,这是乐曲中的第二个主要音乐形象,开始力度很弱,双手奏出轻巧的跳音,其间带有短小的休止符,情绪欢快幽默:这个材料反复地展开,力度逐渐增强,音乐热情奔放。

第一音乐形象又出现了,它进行了充分、大量的展开,逐渐将音乐推向高潮。

接着是引子音乐的再现,它也有了很大的扩充。随之而来的是第二音乐形象,它的不断发展导致了全曲音乐高潮顶峰的出现,力度达到 fff ,那暴风雨般的热情令人想起李斯特的音乐。

音乐最后恢复了宁静,在一片轻柔的和弦中结束。

《夜之幽灵》体现了拉威尔精湛灵活的作曲技巧,他一生都在追求技术的尽善尽美,对每一部作品都反复推敲、精心雕琢,不到极端完美决不罢休。他曾对其传记作者马纽埃尔说:“我的目标是技术完美,因为我确知这一目标永远无法达到,所以我要求自己不断向它靠近。”

赏析

虽然并不是技巧出众的钢琴家,拉威尔却决心要创作一首被后世认为史上最难钢琴作品之一的《夜之幽灵》组曲。他曾经强调,这首作品“必须要比 Balakirev的《Islamey伊斯拉美》要更难!”他在写作过程中也参照了李斯特各种炫技写作的特点来完成他这个心愿。《夜之幽灵》,完成于 1908年,是一部包含了三首钢琴音诗的组曲,包括《水妖》(Ondine)、《绞刑架》(Le gibet)和《幻影》(Scarbo)。这三首作品是拉威尔根据法国十九世纪诗人布朗特(Aloysius Bertrand)的诗歌改编的。同名原著诗歌中的“Gaspard”原文来自古老波斯语的“魔鬼”或者“幽灵”,根据诗人布朗特所说,他这套诗歌集里的 神话都是夜深人静时“幽灵”现身向他叙述的。而拉威尔这套音乐同名作品开辟了钢琴演奏技巧的新天地,成为他最有代表性的钢琴作品。

这三首弥漫这浪漫主义神话色彩的钢琴音诗各具特色,第一首《水妖》以凄美动人的旋律和波澜荡漾的“水之和声”见长。这首作品描写的是迷人的水妖向人类男子 倾诉爱慕之情,可是最终被拒绝的幽怨故事。乐曲的一开始就由左手唱出水妖迷惑醉人的抒情主题旋律,右手的重复和弦伴奏用变化多端的增和弦大和弦交替色彩描 绘出湖面水波连连的迷离景色,犹如是水妖从遥远湖底传出爱慕的歌声。这个幽怨的歌声接下来在不同的声部以不同方式出现,每次也配上不同的伴奏,描绘出诗中 “我泛起的水花打落在他的窗前”、“洁白的浪花”、“荡漾的水面留下我游过泛起的落叶痕迹”等等凄美的画面,时而哀怨,时而激动,让我们联想到水妖对青年 的各种诱惑和哀求。全曲的高潮由双手快速三十二分音符琶音奏出,波涛滚滚,心潮起伏。之后,音乐变得极为宁静,不过仍然听到波浪在隐约地翻滚着,水妖的歌 声旋律再次优美如诗的唱出,犹如是描绘诗中“她歌声结束后,哀求我戴上戒指,跟随她回去水底王国做她的丈夫——湖的国王”。接下来的四小节是全曲唯一没有 “水般和声”伴奏的单声部旋律,在右手缓缓唱出。这里没有了波浪的声音,只有沉重的语气,仿佛是诗中的青年对水妖说“我爱的是一位人间的女子。”这个无伴 奏的旋律一结束,双手突然开始连串波涛澎湃的快速琶音(“极度悲伤和愤怒的水妖听完,大声痛苦悲歌),逐渐慢慢减弱,最后以宁静的高音声部双手琶音模仿微 波荡漾中结束全曲(“苦笑伴着泪水,她逐渐消失在雨中,一道白色的水痕划过我黑夜中的窗户”)。

第二首《绞刑架》犹如是一部音乐恐怖绘画,描写了绞刑架上挂着的摇摇欲坠的尸首和落日黑暗景象的阴森气氛。全曲速度缓慢,一直要踩着弱音踏板,配合上织体 丰富而色彩凄凉的和声,营造出令人毛骨竦然的情景,犹如诗中所描绘的“落日使尸首显得更血红”的恐怖画面。乐曲中不断以不规则组合出现在不同声部的降B音 仿佛是诗中所描绘的“从远处传来阵阵的钟声”。最后一个段落,拉威尔在谱子上注明“把旋律稍微突出,毫无表情地演奏(un peu en dehors, mais sans expression)”。逐渐,钟声回到了高声部,左手奏出虚弱的主题,音乐在孤独凄凉的钟声里中结束。

第三首《幻影》中无论是高难度的钢琴技巧还是音乐所描写的邪恶诡异幻觉都是奇异而令人震撼的。Scarbo(幻影)其实是一只可怕阴险的侏儒精灵,他专门 在夜间突然狂笑(突强琶音和激烈的震音),恐吓人类,并且每次可以突然在黑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乐曲中突然而来的停顿描绘了他诡异的突然消失)。乐曲中迅 速的反复音,激烈的琶音,突然变化的织体以及强弱对比是钢琴演奏者面临最大的挑战。

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拉威尔 - 夜之幽灵
作品信息
作曲 :拉威尔 1908
编号 :M.55
时长 :0:23:00( 平均 )
体裁 :钢琴曲
主题 :夜晚
维基 :点击链接
IMSLP乐谱 :点击链接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

更新时间:2019-01-04 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