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在我看来,歌唱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是唱给观众听,第二是唱给自己听,最高境界是唱给天地听,和大自然进行对话,达到忘我境地。

正文 Text

用歌声传达中文之美,要解决好把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融入音乐创作的问题,要用真情实感、以较高人文修养和品质素养把歌词、曲调中蕴藉的内涵尽可能丰富地传达出来

我生逢其时,时代给我歌唱的机会。

我出生在农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做职业歌唱家,这离我的生活实在太遥远了。高考时,我是四川唯一一个考进上海音乐学院的考生。后来我去参加多明戈世界歌剧大赛获得第一名,多明戈讲了一句话让我特别自豪,他说:“你的表现,让我看到了中国有世界上第一流的音乐教育、声乐教育。”

在获得一些世界级奖项后,美国大都会歌剧院邀请我去那里发展,并表示可以为我提供奖学金和生活费。老实说,我也犹豫过。但一个念头让我定下心来:我到国外去,无非又多了一个没有根的游子;留在国内,无论你去世界哪个地方演出,背后都有强大的祖国做支撑和后盾,你是有根的。

现在回想,我不会为没有出国留学的经历遗憾,相反,我很为这一点骄傲。恰恰因为我没有这样的经历,外国同行和观众能够通过我看到中国当代音乐教育的水准,看到中国的音乐魅力有多大。

每年我都会在国外举办独唱音乐会,演唱曲目中至少有1/3是中国本土作品。有一次我在挪威做巡回独唱音乐会,发现很多观众也跟着我在城市间巡回,我很好奇,就问一位观众,你今天怎么又来了?他说我就跟着你走的,中国歌曲太好听了。

也因此,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怎样将中国歌曲更好地传播出去。艺术无国界,文化交流非常必要。中国五千年文明长河从来没有断流过,这是我们丰厚的文化土壤,作为中国当代音乐家,我们有责任把文化桥梁作用发挥得更好,把自己的好作品推广到世界上去。

要让世界了解我们的音乐,首先要解决好把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融入音乐创作的问题。如果我们对自己的国家不了解、对中国传统艺术魅力不了解,如何能创作出有中国特色的音乐作品呢?有一次在内蒙古采风,刚踏上大草原,一位同行的京剧名家就开心往地上一坐,腿一盘,唱起了京剧。我也喜欢京剧,但在那一刻,我第一次领悟到原来京剧这么美、这么雅致。西方音乐学派众多,多是建立在本土音乐文化基础上的。我们要想建立中国的音乐学派,也应当扎根在中国音乐、戏曲、诗词歌赋等优秀文化根基上。

音乐创作一定要走心,要有真实内容、真实情感表达。大多数歌唱演员通过努力都可以将发声技巧修炼到一定高度。但歌唱也是一门综合艺术,受音乐、文学等各种文化滋养。我们古人一直说艺如其人,你的艺术修为有多高,取决于你的品质和素养,它是一个人自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人性光辉。乐由心生,很多时候声音就像从心里流出来一样。我的一些歌曲之所以打动听众,就是因为感情很真挚,而这种感情是所有人共有的。因此,我们演唱一个作品,不只要把音符唱出来,更要尽可能多地把歌词、曲调中蕴藉的内涵挖掘并传达出来。

在我看来,歌唱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是唱给观众听,第二是唱给自己听,最高境界是唱给天地听,和大自然进行对话,达到忘我境地。我希望用歌声传达中文之美。周小燕老师经常说,一个中国人如果唱不好自己母语的东西而能把外国的东西唱好,那是骗人的,你要把血液里面的文化唱出来。这也是我们中国几代音乐家的梦想,大家也一直为此努力,希望能推动更多中国音乐作品走向世界。

笔墨当随时代,文艺家的责任之一就是记录这个伟大时代。特别是今天,我们面临宝贵时代机遇,国家综合国力强、国际地位高,文艺工作者应该加倍努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优秀文艺作品表现当代中国人的精气神,表达中国人对和谐世界的渴望。

(本报记者曹玲娟采访整理)

廖昌永,1968年出生于四川成都郫县,男中音歌唱家,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现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上海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曾在多项国际重大赛事中夺冠,并在世界各地与多明戈、洛林-马泽尔、米歇尔-普拉松等合作主演《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假面舞会》《卡门》《茶花女》《弄臣》《茶》等30多部歌剧和百余场音乐会,2014年制作并主演中国原创歌剧《一江春水》,举办艺术歌曲专场音乐会《风雅颂》等。

廖昌永:唱出母语之美
文章信息
链接廖昌永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廖昌永
更新:2018-04-04 23:14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