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 Overview

《化妆舞会》是由朱塞佩·威尔第作曲、Antonio Somma作词的着名三幕歌剧。1859年2月17日,本剧于罗马的阿波罗剧院中首演。别名《化妆舞会》。歌剧台词后由索马改为意大利文,题材是取自18世纪末,瑞典国所发生的古斯塔夫三世暗杀事件。

简介 Introduction

《化妆舞会》(Un ballo in maschera)是由朱塞佩·威尔第作曲、Antonio Somma作词的着名叁幕歌剧。1859年2月17日,本剧于罗马的阿波罗剧院中首演。

歌剧是根据《国王的刺杀》(Gustav III of Sweden),但并不完全符合史实。在它的创作期间,政府耍求威尔第对歌剧上的政治敏感事项作出变动。

创作背景

三幕悲歌剧,索马编剧,威尔第谱曲。这剧本原来是著名的剧本作者斯克利布为奥贝尔所写的《古斯塔夫三世》,别名《化妆舞会》。歌剧台词后由索马改为意大利文,题材是取自18世纪末,瑞典国所发生的古斯塔夫三世暗杀事件。1858年,在那波利的圣·卡洛尔剧场为初演而排练中,刚好当时一位意大利人企图暗杀拿破仑三世,因此采取类似这种题材的歌剧作品,实际上就不可能上演。后来与剧场商讨,即改名为《化妆舞会》,且在索马的建议下,把舞台从瑞典改到当时在英国支配下的十七世纪北美波士顿城;古斯达夫三世变成波士顿总督李卡德,因此而获准公演。1859年2月17日,于罗马阿波罗剧院首次公演。尽管剧中舞台和主角都更改了,可是此剧依然受到罗马人狂热欢迎。而且借机歌颂意见大利独立运动的核心人物桑第尼亚王维多利亚·艾曼纽,很有趣的是他的名字 Vitorio Emannele Re D’Italia的第一个字母连起来,正好是《威尔第》(Verdi)。于是人们就把这位伟大歌剧作曲家看成是爱国的象征,在大街小巷高喊“Viva Verdi”(威尔第万岁)。

假面舞会

1861年又在巴黎、伦敦、纽约等地进行国际性的首演。后来,1935年在瑞典头一次照原作的模式上演后,1958年11月巴黎歌剧院也用原作演出,这时主角又回到古斯达夫三世。自此,其它歌剧院在上演此剧时,偶尔也会以原作的模样演奏。

《假面舞会》、《命运之力》和《唐·卡罗》,被推崇为威尔第中期的三大杰作。在此剧无论是在形式上还是连戏剧的内容上都达到真正的雄伟壮丽的境界。

剧情简介

里卡多准备开一场舞会,他邀请好友雷纳托的妻子阿米莉亚参加,因为他也深爱着她。他的僮仆奥斯卡警告有人想谋害他的生命时,里卡多并不在意,他甚至嘲笑女巫乌丽卡的预言。乌丽卡先在她的小屋秘密接见阿米莉亚,她要的是能够遗忘里卡多的秘方。然后,乌丽卡又告诉乔装前来声算命的里卡多他会死在一位朋友之手。阿米莉亚在午夜时分单独来到断头台找寻遗忘之草,里卡多则尾随而至,两人互相宣告彼此的爱意。此时,雷纳托赶来通知里卡多提防刺客,并答应代替他领着蒙脸的阿米莉亚抵达安全之地。然而,刺客逼着阿米莉亚暴露身份。雷纳托在羞怒交加的情况下,决定和刺客合作报仇。他在总督的舞会上刺杀里卡多,但里卡多早有悔意,准备让雷纳托夫妇一起返回英国。可是大错仍然铸成,里卡多临死向雷纳托保证阿米莉亚的清白,并宽恕了所有人。

演奏时间

  • 前奏曲:4分 第一幕:46分 第二幕:30分 第三幕:50分
  • 时间:18世纪末。地点:英国殖民地波士顿及其郊外

剧中人物

  • 里卡多 波士顿市长 男高音
  • 雷纳托 市长秘书 男中音
  • 阿米莉亚 雷纳托之妻 女高音
  • 奥斯卡 里卡多的侍僮 女高音 塞缪尔 市长之敌人 男低音
  • 托马斯 市长之敌人 男低音
  • 西尔万诺 水手 男中音
  • 乌丽卡 算命女巫 女低音
  • 法官 男高音
  • 阿米莉亚的仆人 男高音
  • 官吏、议员、卫兵,老少男女的群众绅士、佣人,参加化装舞会的人及舞女等多人。

详细剧情

假面舞会

在1833年,奥柏曾根据斯克里布的剧词写成一部歌剧,名字叫《古斯塔夫三世或假面舞会》(Gustave III, ou Le Bal Masque)。威尔第的《假面舞会》的剧词是根据斯克里布原作写成的;所以原来也题名为《古斯塔夫三世》,和奥柏与斯克里布合作的歌剧一样,是以瑞典王古斯塔夫三世被刺的事迹做题材的。古斯塔夫三世于1792年3月16日在斯德格尔摩(Stockholm)一个假面舞会上被枪击中背部。

第一次创例把波士顿的布景改成那波里的,据说是巴黎演出时的事;那时歌唱家玛里奥(Mario)坚持在第二幕唱叙事曲时决不穿短丝袜和红色金肩章的上衣;瓦维克伯爵以及地方长官的头衔也使他觉得派头不够。他宁愿做西班牙的大公爵,自奥欧利瓦公爵,乔装做一个那波里的渔夫;而且不愿严格顾及这个角色的细节,愿意以艺术家的态度发挥他自己的天才。这里所指的叙事曲,无疑是指理查德所唱的船歌而言。

第一幕

  • 第一场:Riccardo官舍一房间

    Riccardo颇得民心,却为贵族们所嫉恨,并阴谋推翻他.

    (幕启)Riccardo正接见部署,群众合唱歌颂Riccardo政绩.部署以邀请参加假面舞会宾客名单呈阅,其中有Renato之妻Amelia的名字,Riccardo大悦,继而法官朝谒,呈上捕捉一位高龄女巫的拘票,请其签署。

  • 第二场:黑人女巫Ulrica的房间

    Riccardo 在签署放逐女巫之前,决定私下察访,以试其占卜的能力。Riccardo化妆暗访Ulrica,Riccardo敌人Samuele与Tommaso尾随 前往,没想到Amelia在场,于是Riccardo隐身幕后,谛听她向女巫倾诉其爱慕Riccardo的心情,并请求女巫设法协助制止其燃烧的情欲。女 巫告诉她必须采摘一种生长在断头台下的魔草才能治愈。Amelia听闻十分恐惧,但也只得照办,Riccardo听罢这番谈话欣喜若狂,决心保护 Amelia前往寻找魔草。

    Amelia离开后,Riccardo要求女巫占算他的命运,女巫预言他将被杀害。适在此时,Riccardo忠心耿耿的Renato赶来,与 Riccardo握手言欢,而Riccardo对女巫的预言一笑置之。(这里演唱著名咏叹调《波涛真能支持我?》,幕后合唱《我们的福利是他唯一的希 望》)

第二幕

  • 午夜断头台旁

    波士顿城郊外深夜的断头台,戴面纱的 Amelia正在采摘魔草,Riccardo尾随而至。Amelia无法隐瞒对他的爱情,两人互剖心迹(二重唱:《多么快乐的战争》)。然而暗杀者已经埋 伏在附近,Renato顾虑Riccardo的安危,跟随来此。这时候敌人迫近他们,Riccardo要求Renato保护戴面纱的女人速速返回城里,自 己则走另一条路回府,Renato和戴面纱的妇女走不多久即落入敌人手中,敌人发现不是Riccardo,无心加害他们,但为了一睹Riccardo情人 真面目,他们揭开了Amelia的面纱,Renato看出妇人正是自己的妻子,勃然大怒,气急败坏之下,约敌人首领第二天道他家商晤一切。

第三幕

  • 第一场: Renato家中

    Renato 确定妻子不忠,要她自行了断,但也接受了她的请求,去见他们的孩子最后一面。然而最终Renato改变了主意,决定不杀自己的妻子,转而向 Riccardo复仇。片刻之后,敌人到来,大家用抽签的形式决定谁去杀Riccardo,并令Amelia在坛子里摸出写有人名的纸片。她不明底细,摸 出的竟然是她丈夫Renato的名字,Renato激动万分(这里唱出咏叹调《这是你吗?》

  • 第二场: 宫内大厅

    狂欢假面具舞会,喜悦的音乐背后遮掩着即将来临的悲剧,化装给与反对者最好的帮助,Riccardo不听Amelia的警告,依然参加假面舞会。他 已经决定将秘书夫妇外放,担任外交工作,以解除他对Amelia的诱惑,Riccardo将此计划告知Amelia,此消息将在舞会中宣布。而 Renato戴着假面具恰巧赶到,将利刃插入Riccardo的胸膛(有的演出版是向Riccardo开了致命的一枪),Riccardo垂死时,以微弱 的声音原谅操之过急的 Renato,并对Renato解释说他的妻子是清白无辜的,只是自己喜欢Amelia而已。最后,以Riccardo的死亡,伴随激荡的大合唱,全剧在 高潮中结束。

剧情解说

Un ballo in maschera

前奏曲:好像在暗示即将有悲剧开始的那样,这是中庸快板的短小前奏曲,其中出现剧中的三个重要动机。最初由木管和中提琴奏出的第一动机,是刚开幕时由贵族们所唱的男声合唱旋律,这是在表示民众对总督里卡多的敬爱之情(谱例)。接着,由低音弦乐器开始、小提琴以卡农风顺序引接的断奏动机,在表示塞缪尔和托马斯为首的、对里卡多抱着反叛意识的人们那激烈的敌意。随后由木管和小提琴奏出的第三动机,是在表示里卡多和阿米莉亚的爱情,它出现在第一幕里卡多登场时,以及第三幕第二场里卡多所唱浪漫曲中。

第一幕

  • 第一景:波士顿市长府邸的大厅,早晨。

    正面后方有通往市长卧室的门。市长里卡多颇得民心,却为贵族们所嫉,并阴谋推翻他。幕启,市长正接见部属,群众用合唱歌颂市长德政。不久里卡多登 场,和大伙儿打过招呼后,奥斯卡进来,呈上假面舞会的招待名册。里卡多在名册中看到秘书雷纳托的妻子阿米莉亚的名字后,唱出思慕她的歌曲《我又能再次看到 她》。随后人们唱出对他的信赖,但市长的敌人则窃语道《时机未到》,然后一起退去。这时秘书雷纳托进来了。

    雷纳托看到市长那苦恼、低沉的脸容后,以为原因起自他所知道的事,于是故意吓唬他一下。里卡多则以为自己和他娇妻间的偷情被他知道,也感到惴惴不 安。可是一听雷纳托说有一伙敌人正伺机想要市长生命时,里卡多反而一笑置之。雷纳托唱出“您的生命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老百姓该怎么办?”接着就是咏叹调 “为了您的生命”,并发誓自己对里卡多的一片忠诚。

    这时首席法官进场,请求市长签名批准处死女巫乌丽卡的判决书。这是由于这名住在郊外简陋庵房的女黑人邪恶的预言,使人们终曰惶恐不安。可是在场奥斯 卡却以轻巧的叙事歌唱出“当黑色的脸仰望繁星时”,说出她的预言和占卜实在很灵验,替这个女黑人辩护。结果对这算命女郎发生兴趣的里卡多,根本不理会雷纳 托的警告,决定乔装后去拜访这个女人。

    接着,市长又把众人叫进来,要大家乔装,在三点时聚集到这算命女郎的庵房。这时埃德加尔多最开心,雷纳托则担忧是否会有危险发生,而谋反者们则窃窃私语说良机不可错失。

  • 第二景:黑妇女巫乌丽卡的陋居

    深夜。在这个位于郊外的乌丽卡家中,火炉的火正熊熊燃烧着,上面放着三只的魔法大锅。一边是黑暗的岩洞,一边有弯曲的石阶可以通到秘密之门。后方入口处站着几个年轻男女,正在谛听乌丽卡说出的神谕。

    在阴森森的前奏后,先是祷告,然后在红色火焰的炉子前,唱出不可思议的咒语“地狱之王啊,摇晃大气快快降临”。

    就在这时候,乔装成渔夫的市长里卡多进来了。乌丽卡的祷告继续着,逐渐沸腾起来,接着水手西尔万诺进来,请求算算自己的命。他说:“在十五年的长久 岁月中,尽管为国家流血流汗,却不曾获得任何的回报。” 乌丽卡一边端详着他的手相,一边告诉他:“现在正是你该高兴的时刻,你将得到金钱和名誉。”

    在阴暗处目睹这经过的里卡多,悄悄在纸上写下派令,提升他当高级船员,连同几个金币一起塞到西尔万诺的口袋里。西尔万诺听了乌丽卡的占卜后大为开 心,无意间把手放进口袋中,却正如乌丽卡所言,摸到金币和派令而心花怒放。人们根本未发觉这是里卡多的恶作剧,齐声歌颂乌丽卡预言的神妙之力。

    这时,阿米莉亚的仆人进来告诉乌丽卡说:“在外面的夫人希望能秘密为她算命。”于是乌丽卡就说由于必须和魔鬼见面,要大伙儿暂时避开,然后把阿米莉亚叫进来。这时里卡多躲到阴暗的小房间内窥视发生的事。

    阿米莉亚进来后就探寻有什么药可以使人忘掉不正当的爱,乌丽卡告诉她“在午夜到郊外荒凉的断头台下去采摘一种魔草,才能得到治疗”。听到这两个女人 的这些对话后,里卡多知道阿米莉亚还在为和自己的爱而苦恼着,对她非常同情,而且决定午夜时也要到该荒地。接着阿米莉亚就恐惧地对主祷告“请赐我去除内心 烦恼的力量”,唱完就离去。

    阿米莉亚走后,乌丽卡再度打开大门让大伙儿进来,其中混杂着打扮成粗俗民众的奥斯卡、塞缪尔和托马斯。接着里卡多就像渔夫般唱出船歌“请告诉我,她是否忠实地等待我”,然后伸出手,请乌丽卡看他的手相。

    结果,乌丽卡预言说:“你将被最亲信的人杀死。”面对着惊讶的众人,里卡多狂笑着说“开玩笑,这是戏言”。然后又问会被谁杀死,乌丽卡则答说“是现在起第一个和你握手的人”。里卡多虽然开玩笑般伸出手,要别人和他握手,却没有人敢这么做。

    这时迟到的雷纳托进来了,他根本不知情,知道里卡多平安无事,就趋前紧紧握住里卡多的手,大家看了吓一跳。里卡多笑着说:“他是我最信赖的人,绝对 不会是暗杀者”,然后把钱赏给乌丽卡。接着是在水手西尔万诺带头下,一起唱出赞颂里卡多的大合唱《我们的幸福是他唯一的希望》,幕落。

第二幕:午夜在断头台旁

  • 波土顿城郊外深夜的断头台。在青白色的月光下,断头台的柱子直立着。这时戴上面纱的阿米莉亚悄悄独自来到这里,看到这可怕的景色全身发抖着说“这就 是那可怕的场所”,然后唱出咏叹调“如果能摘到那种草而忘掉爱”,她吐露着烦恼。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后,她就摘下乌丽卡所指示的魔草,恐惧地对神祷告。

    这时里卡多为了保护她也来到这里,他向阿米莉亚热烈地倾诉爱意。起初她因对丈夫的爱与贞操而感到痛苦,但终于无法掩饰对里卡多的感情,炽烈地燃起这越轨的爱,一起唱出二重唱“哦,我的心在猛跳”。

    当两人拥抱着陶醉在爱的快乐中时,雷纳托为了紧急事找到这里,他告诉里卡多说:“有一群谋反者就埋伏在这附近!”建议他尽快走别的路回去。这时阿米 莉亚很怕被丈夫看到,立刻用黑色面纱把整个头部包起来。里卡多命令雷纳托把这位妇女送往街道的入口处,但不准看她的脸,然后改穿雷纳托的斗篷逃掉了。

    由塞缪尔和托马斯率领的谋反者出现。他们是来夺取里卡多性命的,不过,市长已经安然脱逃。这伙人一边惋惜错失良机,一边为了看一看和市长幽会的这名 妇女的真面目,就跟守护她的雷纳托发生争执,于是彼此拔剑相向。由于情况危急,阿米莉亚为了保护丈夫,就到两者之间劝架,不料头上的面纱被拉掉。

    雷纳托一看在这荒地和里卡多幽会拥抱的居然是自己的妻子时,既惊讶又悲愤,谋反者们也狂笑说:“尽管自己的妻子被引诱,却还为野男人效命!”,极尽侮辱之能事。雷纳托突然有所觉悟,就对塞缪尔和托马斯说:“明早请来我家。”然后带着阿米莉亚回去了。

第三幕

  • 第一景:雷纳托的书房

    墙上是书架,暖炉上摆着两个青铜壶,另一面墙上悬挂着市长的肖像画。手执利剑的雷纳托带着阿米莉亚进来,他开始谴责妻子的不贞,冷酷地命令她自行了断。阿米莉亚做出最后的请求“我最后的愿望”,她要求和儿子再见一面。

    雷纳托接受了她的请求,就唱出“去吧,准你和儿子见面”,让妻子走进另一房间。然后瞪着壁上所挂市长里卡多的尚像画,唱出咏叹调《原来是你玷污了她的心》。他恨自己尽管对里卡多忠贞不二,却还是被他戏弄了,然后又回忆起从前和阿米莉亚所过的幸福时光。

    接着依约定前来的对塞缪尔和托马斯来访了。雷纳托宣誓说即使儿子变成人质,他也要参加暗杀市长的行动,于是这三个人便讨论由谁去杀里卡多。他们决定用抽签的方式,于是把写上名字的三张纸条放进壶里。

    这时阿米莉亚回来了,雷纳托命令她任选一个壶,结果把字条拿起来一看,居然是雷纳托。激动的雷纳托以奇特的神态唱出:《这是你吗?》这时候,里卡多 的侍僮奥斯卡送来市长假面舞会的邀请卡。随后这三个男人就密谋利用假面的掩护下进行暗杀,但阿米莉亚则为此苦恼万分,而奥斯卡则为热闹的舞会无比开心,在 有趣的五重唱中幕落。

  • 第二景 里卡多的书房

    里卡多尽管还思念着阿米莉亚,但他下决心把雷纳托送回英国,决意淡忘对阿米莉亚的爱,于是唱出咏叹调《我将永远失去你》。他相信自己对她挚爱的心跳声,一定能传到她所在地的天空下,然后在派令下签名。

    接着,侍僮奥斯卡进来,交给里卡多一封由陌生女人要他转交的秘密信。拆开一看,上面警告市长今晚的假面舞会中,有人将谋刺他。这时从后方的舞厅中, 传来热闹的舞蹈音乐,里卡多装得很镇静的样子,决定照样出席这场假面舞会。他把埃德加尔多遣走后,又激动地高唱“我又能再次看到她”。

  • 第三景大舞厅

    这时假面舞会已经热闹地进行着,戴上各种假面具,打扮成奇怪模样的绅士和淑女,正愉快地跳舞着。谋反者用斗篷裹着身体到处走动,他们在寻找里卡多。 雷纳托一发现奥斯卡后就谎称“有紧急的事必须找到市长”,问他里卡多是改装成什么模样。可是奥斯卡却答说“我无法奉告”,然后唱出咏叹调“你虽然想知道怎 么乔装”。不过雷纳托还是很巧妙地用圈套使他泄底,奥斯卡终于说出市长的服装是“黑色斗篷,胸前戴玫瑰色领结”。

    当里卡多发现阿米莉亚后,立刻走过去,想查证她就是提出警告的人,尽管阿米莉亚忧心如焚地请求里卡多“赶快逃走”,可是他还是邀她一起共舞,倾诉爱意,并且告诉她“我要你陪丈夫前往新的任职之地”。

    当里卡多对阿米莉亚诉说依依离情时,突然有两个男人冲到他们身边;紧接着,雷纳托就从背后用匕首剌进市长胸膛,里卡多立刻倒在血泊中。当埃德加尔多 大叫“快捉住暗杀者”时,里卡多却加以制止,很困难地从胸前口袋取出给雷纳托的派令,并发誓说阿米莉亚是清白的,说完“希望宽恕所有的叛徒”后就断气了。 人们群起诅咒这可怕的夜晚,称赞里卡多的宽宏心胸,一起为他的冥福祷告。全剧在激荡的音乐中幕落。

威尔第
作品信息
作曲 :威尔第 1859
时长 :2:10:00( 平均 )
体裁 :歌剧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

更新时间:2016-08-07 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