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 Overview

《b小调第六交响曲悲怆》大约在1893年8月末至9月间完成,为作者的代表作。柴科夫斯基自认为这部交响曲是他一生中最成功的作品,也是他最得意的杰作。

试听 Plays

♬ 柴科夫斯基 - b小调第6交响曲「悲怆」Op.74 第2乐章 播放 ►   停止播放 ■ 
♬ 柴科夫斯基 - b小调第6号交响曲「悲怆」Op.74 第3乐章 播放 ►   停止播放 ■ 

简介 Introduction

b小调第六交响曲“悲怆” Symphony No.6 in b Minor Op.74

《b小调第六交响曲“悲怆”》Symphony No.6 in b Minor "Pathétique" Op.74 ,大约在1893年8月末至9月间完成,为作者的代表作。柴科夫斯基自认为这部交响曲是他一生中最成功的作品,也是他最得意的杰作。本曲首演于同年的十月二十八日,六天之后,作者不幸染上霍乱,与世长辞。本曲终成为柴科夫斯基的“天鹅之歌”。

介绍

《彼得·伊里奇·柴科夫斯基: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 B小调第六交响曲“悲怆”》大概在1893年八月末至九月间完成,为作者的代表作。柴科夫斯基自认为这部交响曲是他一生中最成功的作品,也是他最得意的杰作。本曲首演于同年的十月二十八日,六天之后,作者不幸染上霍乱,与世长辞。本曲终成为柴科夫斯基的“天鹅之歌”。

这首交响曲正如标题所示,强烈地表现出“悲怆”的情绪,这一点也就构成本曲的特色。柴科夫斯基音乐的特征,如旋律的优美,形式的均衡,管弦乐法的精巧等优点,都在本曲中得到深刻的印证,因此本曲不仅是柴科夫斯基作品中最著名、最杰出的乐曲之一,也是古今交响曲中第一流的精品。

本交响曲旨在描写人生的恐怖、绝望、失败、灭亡等,充满了悲观的情绪,而否定了一切肯定、享受人生的乐观情绪。作者在本曲中也刻意描写了人们为生活而奔忙的情景,但他揭示了一个永恒的真理——死亡是绝对的、无可避免的,而生活中的所有欢乐都是转瞬即逝的。作者所体现出的这类情绪,实际上反映的是在沙皇俄国末期,俄罗斯人民处于一种被压抑状况下的真实心态。

本曲虽属于标题音乐,但决不是针对某一特定事件或某一特殊个人的感情描写,只是以抽象手法表现人类共同具有的悲怆情绪而已。因此有的乐评家认为,本曲不应视为纯粹的标题音乐。

这首交响曲正如标题所示,强烈地表现出“悲怆”的情绪,这一点也就构成本曲的特色。柴科夫斯基音乐的特征,如旋律的优美,形式的均衡,管弦乐法的精巧等优点,都在本曲中得到深刻的印证,因此本曲不仅是柴科夫斯基作品中最著名、最杰出的乐曲之一,也是古今交响曲中第一流的精品。

本交响曲旨在描写人生的恐怖、绝望、失败、灭亡等,充满了悲观的情绪,而否定了一切肯定、享受人生的乐观情绪。作者在本曲中也刻意描写了人们为生活而奔忙的情景,但他揭示了一个永恒的真理——死亡是绝对的、无可避免的,而生活中的所有欢乐都是转瞬即逝的。作者所体现出的这类情绪,实际上反映的是在沙皇俄国末期,俄罗斯人民处于一种被压抑状况下的真实心态。

本曲虽属于标题音乐,但决不是针对某一特定事件或某一特殊个人的感情描写,只是以抽象手法表现人类共同具有的悲怆情绪而已。因此有的乐评家认为,本曲不应视为纯粹的标题音乐。

乐章

全曲共分为四个乐章:

  • 第一乐章 慢板-不很快的快板,b小调,4/4拍,奏鸣曲形式。序奏为慢板,低音提琴以空虚的重音作为引子,由低音管在低音区演奏出呻吟般的旋律,其他乐器则如叹息般地继续。乐曲自开始就笼罩在一种烦躁不安的阴沉气氛中。主部的第一主题快速而富节奏感地奏出,给人以苦恼、不安和焦燥的印象。之后乐曲的速度旋即转成行板,第二主题哀愁而美丽,有如暂时抛却苦恼而沉入幻想中一般。本乐章的终结部十分柔美、温和,旋律在平静的伴奏下伸展,形成谜一样的结尾。
  • 第二乐章 温柔的快板,D大调,5/4拍。自始自终 一贯单纯的色彩,其构想似乎来自俄罗斯民谣。5/4拍子的分配方式为, 各小节的前半部分为二拍,后半部分为三拍,形成了不安定而又稍快的音乐,全乐章呈现出昏暗、低迷的状态。主部的主要旋律具有舞蹈般的节奏,却又荡漾着一丝不安的空虚感。
  • 第三乐章 甚活泼的快板,G大调,4/4拍,谐谑曲与进行曲混合而无发展部的奏鸣曲式。这一乐章的主要内容反映了人们四处奔忙、积极生活的景象,有人认为这一乐章体现出作者对过去的回忆。本乐章第一主题为谐谑曲式,轻快、活泼,与前两个乐章的主题形成对比。 乐章的第二主题很像意大利南部的一种民族舞蹈音乐——塔兰泰拉舞曲,其主要旋律具有战斗般的感觉,但这一主题在进行曲般的旋律中,并没有明朗、快活的气息,反而呈现出一种悲壮感。 这一主题旨在表现人类的苦恼爆发时,所发泄出的反抗力量。 此部分略经扩展后,再次出现诙谐曲主题而达到高潮。紧接着进行曲主题再现,乐章的终结部便在进行曲主题片断堆积的形态下强烈地结束。
  • 第四乐章 终曲,哀伤的慢板,b小调,3/4拍,自由的三段体。本乐章的主题极为沉郁、晦暗(一般交响曲的终曲都是最为快速、壮丽的乐章,而本交响曲正相反,充分强调了“悲怆”的主题),悲伤的旋律在两声圆号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凄凉。 本乐章在无限凄寂当中结束。这一乐章正如本交响曲的标题,描写人生的哀伤、悲叹和苦恼,凄怨感人,有深沉的悲怆之美。

英文

The Symphony No. 6 in B minor, Op. 74, Pathétique is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s final completed symphony, written between February and the end of August 1893. The composer led the first performance in Saint Petersburg on October 28 of that year, nine days before his death. The second performance, under Eduard Nápravník, took place 21 days later, at a memorial concert on November 18.[1] It included some minor corrections that Tchaikovsky had made after the premiere, and was thus the first performance of the work in the form in which it is known today. The first performance in Moscow was on 4/16 December, under Vasily Safonov.

#p#副标题#e#

《悲怆》(柴科夫斯基B小调第六交响曲) 随笔

作者:秦鹰

1890年,与柴科夫斯基精神交往了十四年的友人、资助者梅克夫人突然以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式中断了与柴的交往。梅克此举,令柴感到极度的悲伤和不解。 1891年柴萌生了写一部“生活”交响乐的想法,但一直未能落笔成曲,直至1893年2月才终于完成了总谱。柴在给朋友家人的书信中说:“我正经历着走向坟墓道路上的神秘阶段”。“我将自己全部的心都放在这首交响曲中了”。在完成了这部交响曲后,柴表示“我生平没有像现在这么满足过、骄傲过和愉快过,因为我确实完成了一件佳作。”……

低低的,沉沉的号音,犹如一层迷蒙的阴霾悄悄地漫延过来,浓密不透,湿重抑郁,一种深沉的诡秘,一种怪异的莫测笼罩在心头。须臾,一切被包围在扑朔迷离的苍茫之中。

几声幽幽的短笛,弦乐绷弓擦弦,一阵紧似一阵,随后,单簧管几声轻微的低吟,旋即是紧起的号声。短笛、管乐、弦乐交替反复,循序推进,汇成一股暗流在凝聚,在推动,在逼近,在挤压,继而又渐渐放缓,趋于式微,几近消逝。最后,旋律化成了一片梦幻般的意境,一股暖流弥漫全身,温柔舒适。短笛与黑管交替,在阵阵弦乐的伴奏下,进入一段回忆般的甜蜜畅想。此刻,仿佛只有一支黑管在延续着美好的憧憬和向往。

骤然,乐队加快了步伐,一点点进逼,低音号和鼓声如天边遥远的滚雷,近处听到短笛的急促声,预示着一场雷暴雨即将来临,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惴惴不安的气息。丝弦阵阵,号音层叠,鼓锤跳动。号角声中,似有一股莫名的暗流在涌动,鼓荡。透过一片躁动的旋律,似乎看到命运之神在闪烁,在摇曳、在呼唤,却听不到它的声音。在低低的隆隆声中,一切都是那样的不清晰,模糊和琢磨不定。

突然,犹如晴天霹雳般,一声铿锵、振聋发聩的鼓锣声,一刹那间将梦幻砸得粉碎。抬眼望去,黝黑的天边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刺破苍穹,撕裂了半爿天空。那是什么征兆?乌云翻卷,闷雷声从远处滚过来,沉沉地轧过心头。继而,在紧张的气氛中,短笛不时闪电般地滑过,乐队催动着翻滚的乌云,层层压来。管号紧逼,滋生阵阵焦躁的骚动,是一股欲冲破躯壳的力量,是一串欲喷出喉咙的疾呼;是一声失望的哀嚎,是一场瓢泼如注的骤雨;还是一阵喷涌而出的发泄?面对命运,胸中充满了激动、期盼、梦幻、局促、不安、忐忑……千头万绪,万绪千头,翻江倒海,汹涌澎湃,欲遏难止,欲罢不能。一切都是未知,一切又仿佛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乐声渐渐趋缓,远处隐隐传来风声的呜咽,天际间似乎响起一支安魂曲,幽幽怨怨,夹带着几许不甘与忧郁的离愁别绪。一支黑管悠悠地吹着,低音号隐隐相伴,一阵缓缓而来的低音拨弦,优雅无比,又似诡谲的精灵,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一蹦一跳地逐渐离去,难道这是命运之神投下的一道告别音符?

一支优美的圆舞曲缓缓而起,在旋律的催动下,仿佛从深蓝色的天幕深处飞起了蓝色与金色的精灵,它们相互缠绕,轻盈回旋,温情脉脉地翩翩起舞。间隔几小节舞曲之后,弓琴在弦上顿擦,似乎可以听到那蕴藏在心底的欢笑声。那轻捷的拨弦,如舞者欢快的脚步,踏着节拍飞旋,双目对视,一切都在无言的音韵中传递,语言已荡然无需,从每一个音符中可以听到心的博动。一轮之后,圆舞曲再起,幸福的时刻重现,舞步在号声中飞旋,顿擦琴弦的弓,弹跳的指尖,似在撩拨着心底的那根弦。须臾,鼓声轻起,伴随着带有一些忧郁的乐律渐渐地漫延过来,有些不安的,有些忧虑。舞步稍缓,似乎进入温馨的倾述,美好的憧憬,由衷的向往,然而,又有一缕无名状的忐忑。此刻,圆舞曲再起,单簧管、弦乐相互交替,旋转轮回,继而,众号加入,把舞会推上一层高潮,然后,再缓缓地滑落下来。在乐号的余音声中,一支单簧管,在惴惴不安的弦乐陪伴下,显得孤独悠幽地延续着,乐曲依旧,然而,已显现疲弱,在淡淡的复奏中绵延,最后,消逝在几声低沉的拨弦之中。

乐声轻起,行色匆匆。几声拨弦,紧跟着阵阵急弦,再度拨弦,紧接着几声清脆短促短笛之后,旋律跟进,形成了一股紧迫逼人的气势,在凝聚,膨胀,加剧。一支单簧管幽幽地出现,漂浮在旋律之上。短笛与提琴,轮流呈现,一连串的低音拨弦,呈现出一种心灵的悸动不安,一种不祥的失落与惆怅。旋律之中始终有一股暗流在涌动,套着弱音器的长短号不断催动,乐势滔滔,前赴后继,不可遏止。突然,一声雷鸣电闪,鼓声隆隆滚来,笛短仓促纷乱,如秋风中狂飞乱舞的枯叶;号音滑动翻腾,似层层飓风骇浪拍岸;鼓声滚滚,如天边隆隆的闷雷滚过。由管、弦、号、鼓编织的乐潮轮番推进,滋生着一种惶惶的焦虑,一份飘忽不定的失落,一缕怅然若失的无奈,一股内心强行克制、随时欲喷涌而出的呐喊。骤然,一声响亮的铜钹,管号、弦乐、短笛齐奏,仿佛天边的闷雷压顶而至,电闪雷鸣,最后,乐章在一阵愤然的宣泄中嗄然截止。

沉沉阴晦的乐声,长长拖踏的号声,似一支黑色的送葬队伍在缓步行进。天边一簇祥光穿破阴沉的云层,响起了一支《安魂曲》,温雅地安抚着那颗悲伤的心。缓缓的队伍,带着悲痛,移向墓地,哀伤的气氛笼罩在心头,而那颗心则在流泪淌血,天地灰暗,泣不成声,悲恸嚎啕,撕心裂肺。鼓声骤起,顿足捶胸,又一阵剧痛袭上心头,悲伤哀恸之中夹着一阵阵的“嚓…嚓…”声,阴森瘆人。继而,传来“咣”的一声,拖长、阴沉的铜锣,如哀钟鸣响,冥府洞开,准备迎接一位不幸的来者。最后的告别时刻来临。一个巨大的“殇”字由远而近,直抵眼前。那个极不情愿的幽魂,被夹裹在一群穿黑袍、戴黑尖角帽,面目不清的使者之间,亦步亦趋地走向幽暗。那尊幽魂频频回头,却停滞不了足下的步履,只有无奈地远去,消失在沉寂的墓地暮色之中。

这部《悲怆》可以说是柴科夫斯基的《命运》交响曲。柴科夫斯基在这部乐曲中注入了自己的生活和对生命的理解和感悟。本人以为这是柴冥冥之中的“天鹅之歌”——临终的绝唱,因为在他完成《悲怆》的10个月之后就去世了,然而,他并不知道,命运会如此匆忙地将他带走。

若要给这支乐曲的四个乐章各附上一个标题的话,本人将称之为:“命兆”、“爱情”、“失望”与“心殇”。

柴科夫斯基对这部作品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自信,当第六交响曲初演时,遭到人们的不理解和批评,但通常对人们批评颇为敏感的柴科夫斯基,却对《悲怆》表现出了少有的坚定,认定这是他的一部最佳作品。“强烈集团”的里姆斯基说,当初“可惜人们没有听懂它的深层涵义”。在柴科夫斯基去世之后,各地都在演奏《悲怆》,这时人们才开始对《悲怆》有所认识。虽然,这是一部悲怆的乐曲,但,悲而不伤,叙述的是对生活、生命的认识和感悟。

柴可夫斯基
作品信息
作曲 :柴可夫斯基
编号 :Op. 74
体裁 :交响曲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

更新时间:2008-10-26 2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