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 Overview

柴可夫斯基的《e小调第五交响曲》Symphony No.5 in e Minor Op.64 完成于1888年,这部交响曲是柴可夫斯基“悲怆三部曲”(即第四、第五、第六交响曲)的承上启下之作。

试听 Plays

♬ 柴科夫斯基 - 第5号交响曲(OP64)(第3乐章) 新芭网 ( 音频 )

简介 Introduction

e小调第五交响曲 Symphony No.5 in e Minor Op.64

柴可夫斯基的《e小调第五交响曲》Symphony No.5 in e Minor Op.64 完成于1888年,这部交响曲是柴可夫斯基“悲怆三部曲”(即第四、第五、第六交响曲)的承上启下之作。第五交响曲虽然没有标题,但是从保存下来的作者的创作笔记中可以看到,第五交响曲有着明确的标题性创作构思。

介绍

此交响曲是他回到俄国定居后创作的,此时,俄国正处于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和三世反动统治的黑暗年代。虽然在创作上柴科夫斯基已经达到成熟的地步,但这时期却成了他创作上的空白时期。而《e小调第五交响曲》正是反映了在沙皇统治下,以柴科夫斯基为代表的俄国知识分子,当时彷徨不安想要和命运做斗争的心境。作曲家曾在札记中写道:“这一作品是从完全听从命运,而对命运发生怀疑,最后决心通过斗争克服悲惨的命运,从而表现了肯定生活的思想”。因此,此部作品也被称为是柴科夫斯基的“命运交响曲”。1888年,柴可夫斯基在给他的友人梅克夫人的信中指出: “我虽然还不是很老,但已经开始感到年龄的威胁,身体极容易疲倦,精神不比往常。无论弹钢琴,还是夜里读书,都感到非常吃力。”可见这一作品是他在健康状况不佳的时候完成的,曲中所体现出来的“与命运斗争”的主题,或许与此有关。在本交响曲创作之前,柴可夫斯基曾长期移居西欧,所以此间他的作品也就显示出 “西欧派”的色彩。曲中融入了他对莫扎特音乐的思慕,全曲采用由贯穿始终的“命运”主题所构成的循环形式,这些对柴可夫斯基而言都是新的尝试。这部作品于 1888年在彼得堡初演。作曲家独有的忧郁和甜美的曲风交错穿插,使得整部交响曲内容丰富多彩,第二乐章里圆号独奏部分充满了温暖的憧憬,这段旋律很出名。而作者自身对于宏大的“命运主题”的呼喊则在序曲部分以单簧管演绎出来,在之后也不断回旋体现。

乐章

全曲分为四个乐章:

  • 第一乐章,行板-朝气蓬勃的快板,奏鸣曲形式。序奏部分为e 小调,4/4拍的行板,单簧管呈现凝重、阴沉的旋律即为本交响曲的中心旋律,它在四个乐章中都会露面。一般都把这一中心旋律视为“命运”,但它只是微弱、暗淡地暗示着某种不可预期的凶兆。低音弦乐器沉重的、步伐似的伴奏,阴郁的音乐好象是一首葬礼进行曲,作者称之为“对命运、即对上帝的无法预知的命令的服从。”呈示部主部主题转入朝气蓬勃的快板,富于叙事性的韵味,据说是取材自波兰的民谣,好象斗争中的人们疲惫不堪的痛苦形象。音乐象暴风雨般骤强,热情迸发,表现了作者对命运的反抗和搏击,感情色彩丰富异常。这是“怀疑、怨诉、谴责”的过程。连接部新的乐句充满了疑问,满怀着抑郁和多愁善感,还有着春日的细语和追求光明的感人热潮。副部主题色彩明朗而抒情,仿佛幸福和希望的境界。作者的构思是“不投身于信仰的怀抱吗???”突然沸腾的高潮使美妙的副部主题达到了最强有力的体现。狂奔的呼喊好象宣告了胜利的到来。充满戏剧性的展开部中,凄凉、不安的阴暗氛围又一次重现,欢乐的情绪消失了。丙现部主部主题由大管陈述,音色更为苍凉忧郁。连接部虽然稍感温暖,副部却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尾声充满了苦难和绝望,徒然的努力和不安的进行漫漫沉寂下来。
  • 第二乐章,略带自由感的如歌的行板,D大调,12/8拍,三部曲式。这是柴可夫斯基最情感横溢和感人至深的明朗篇章,也是整部交响曲的中心所在。它深刻地揭示了主人公对幸福的无比向往和依恋。弦乐奏出的引子似圣咏般严肃而深沉。第一段圆号奏出了温暖而抒情的第一主题,甜美而兼有肃穆、伤感,充满期盼与憧憬,好似老人的暮春诗意,气度高雅而颇具魅力。被称为“一线光明”的牧歌风第二主题由双簧管奏出,明朗而真诚,好象是对第一主题的回答和补充,其中注入了温柔而具有抚慰力量的女性光辉。大提琴和弦乐器的两次陈述进一步深化了“一线光明”主题,音乐激昂地走向高潮。中段是林木青翠,宁静迷人的大自然情调。突然,“命运主题”以雷霆万钧之势闯入,铜管粗野地喧嚣,定音鼓隆隆,主人公的幻想被砸得粉碎。静静的拨弦中,再现的第一段第一主题无力地、哭泣般地流淌着、倾泻着。强育力的“一线光明”主题坚决而激动,迎来了胜利般的高潮。恶毒的‘命运主题”再次闯入,肆虐的铜管否定了“一线光明”主题。尾声中,“一线光明”主题平静而温柔地渐渐消失。
  • 第三乐章,中庸的快板,A大调,3/4拍,圆舞曲,三段体。摒弃了传统的谐谑曲而使用圆舞曲乃是柴科夫斯基的新尝试,以艳丽的旋律为中心的梦幻式圆舞曲,给予听众一种飘渺的感觉。音乐轻盈娇媚,是对前两乐章深刻内容的缓冲性的明朗对比。第一段主题如沙龙舞姿婆娑,个人苦难得以暂时忘怀。中段已溢出了舞会氛围,紊乱而扑朔迷离。尾声中,“命运主题”以圆舞曲形式再现,显得隐晦和神秘。
  • 第四乐章,终曲,庄严的行板-活泼的快板,回旋奏鸣曲式。序奏为E大调,4/4拍,实际上是全曲“中心旋律”的大调形式,“命运主题”由温暖明快的弦乐奏出,一扫阴暗和不祥的形象。开始是弦乐合奏,接着在弦乐器以三连音装饰之下,木管和铜管的相继重复孕育着宗教合唱的色彩。持续的定音鼓引出欢乐有力的主部主题,这是狂热的俄罗斯民间舞曲。靓丽而多彩的连接部后,是副部民众欢腾的海洋和放怀的歌唱。“命运主题”以欢乐的号角合奏将音乐推向高潮。展开部以副部素材加以发展。再现部是不可遏止的兴高采烈,充斥着腾的气势和豪迈的气概。尾声展现出一派壮丽的景象,音乐光辉灿烂,好象一阕胜利节庆的瑰丽诗篇。此乐章庄严、雄壮,仿佛在高唱“战胜悲哀”的凯歌一般,又以人类的力量最终战胜了命运而告终。

赏析

e小调第五交响曲,俄罗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作于1888年。在本交响曲创作之前,柴可夫斯基曾长期移居西欧,所以此间他的作品也就显示出“西欧派”的色彩。此交响曲是他回到俄国定居后创作的,曲中融入了他对莫扎特音乐的思慕,全曲采用由贯穿始终的“命运”主题所构成的循环形式,这些对柴可夫斯基而言都是新的尝试。柴科夫斯基在原作的札记中指出:“这一作品是从完全听从命运,到对命运发生怀疑,最后决心通过斗争来克服悲惨的命运,表现的是肯定生活的思想。” 1888年,柴可夫斯基在给他的友人梅克夫人的信中指出:“我虽然还不很老,但已经开始感到年龄的威胁,身体极容易疲倦,精神不比往常。无论弹钢琴,还是夜里读书,都感到非常吃力。”可见这一作品是他在健康状况不佳的时候完成的,曲中所体现出来的“与命运斗争”的主题,或许与此有关。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 5 in E minor, op. 64

柴可夫斯基:e小调第五交响曲

1. Andante - Allegro con anima 15:49

第一乐章 行板

2. Andante cantabile,con alcuna licenza-Moderato 14:34

第二乐章 略带自由感的如歌行板

3. Valse. Allegro moderato 6:34

第三乐章 中庸的快板

4. Finale: Andante Maestoso - Allegro Vivace 12:27

第四乐章 终曲 庄严的行板 - 活泼的快板

全曲分为四个乐章:

  • 第一乐章,行板,转朝气蓬勃的快板,奏鸣曲式。行板, e小调,4/4拍子的序奏开头,单簧管呈现凝重、阴沉的旋律即为本交响曲的中心旋律,它在四个乐章中都会露面。 一般都把这一中心旋律视为“命运”,但它只是微弱、暗淡地暗示着某种不可预期的凶兆。进入主部以后,转成生气蓬勃的快板,富有节奏感的旋律,据说是取材自波兰的民谣。
  • 第二乐章,略带自由感的如歌行板,D大调,12/8拍子,三段体。乐章的主旋律甜美而兼有肃穆、伤感,充满期盼与憧憬。双簧管演奏的副旋律中注入了温柔而具有抚慰力量的女性光辉。
  • 第三乐章 中庸的快板,A大调,3/4拍子,圆舞曲,三段体。 摒弃了传统的谐谑曲而使用圆舞曲乃是柴科夫斯基的新尝试, 以艳丽的旋律为中心的梦幻式圆舞曲,给予听众一种飘渺的感觉。
  • 第四乐章,终曲,庄严的行板转活泼的快板,回旋奏鸣曲形式。序奏为E大调,4/4拍子,实际上是全曲“中心旋律”的大调形式,开始是弦乐合奏,接着在弦乐器以三连音装饰之下,管乐合奏庄严地呈现。此乐章庄严、雄壮,仿佛在高唱“战胜悲哀”的凯歌一般,又以人类的力量最终战胜了命运而告终。
柴可夫斯基 - e小调第5交响曲 Op.64
作品信息
作曲 :柴可夫斯基 1888
编号 :Op. 64
时长 :0:46:00( 平均 )
体裁 :交响曲
维基 :点击链接
IMSLP乐谱 :点击链接
献给 :Theodor Avé-Lallement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

更新时间:2018-03-30 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