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 Overview

舒伯特和莫扎特都有C大调弦乐五重奏,舒伯特的作品号为D956,被认为是他的遗作;莫扎特的作品号为K515。一般指更著名的舒伯特C大调弦乐五重奏D956。

试听 Plays

♬ 舒伯特 - C大调弦乐五重奏(D956) 播放 ►   停止播放 ■ 

简介 Introduction

舒伯特:弦乐五重奏 SCHUBERT: String quintet

这首五重奏,C大调,D956,作于1828年,1850年9月17日在维也纳音乐协会定期演奏会首演。

舒伯特和莫扎特都有C大调弦乐五重奏,舒伯特的作品号为D956,被认为是他的遗作;莫扎特的作品号为K515。一般指更著名的舒伯特C大调弦乐五重奏D956。

在古典音乐中常见的组合是:两个小提琴,两个中提琴和一个大提琴,又称中提琴五重奏;或者两个小提琴,一个中提琴和两个大提琴,又称大提琴五重奏。在某些作品里,或用低音提琴代替第二大提琴的位置,比如德沃夏克的五重奏作品77号和莫扎特的G大调弦乐小夜曲。

乐章

共4个乐章:

  • 1.从容的快板,古典奏鸣曲式。第一主题先由第一小提琴表现,其它乐器接替,经过部为经过部主题的反复,强奏和弦作结束。第二主题由大提琴高把位演奏,降E大调,小提琴反复后,进入结尾部抒情主题,这个抒情主题反复几次后,结尾终结主题呈现。发展部以第二主题为主,终结主题予以缠绕。再现部先再现第一主题,结尾部以第二主题为基础,结尾时第一、二主题重复一遍而结束。
  • 2.慢板,E大调,三段体。第一段为抒情的主题旋律反复进行构成,中段由两个旋律的纠缠构成,F小调始,频频转调进行。第三段再现第一段。
  • 3.谐谑曲,急板—持续的行板,C大调,谐谑曲急板部分一开始呈示3种动态,终止于G大调,然后以降E大调反复第一种动态,出现新动态后,与第三种动态反向下行进行,第一、二种动态再反复。中段转成D大调,展开抒情的持续的行板,近尾声时再转为C大调,谐谑曲开头部分再现。
  • 4.小快板,先呈示第一主题,反复3次后,进入以其中动机构成的经过部,然后展示第二主题及发展。这两个主题再现后,速度加快,以第一主题为中心而结束。

唱片

这首五重奏的版本可选:

  • 1.埃默森四重奏团与罗斯特罗波维奇1990年演奏版,DG,CD编号431 792-2。
  • 2.哈根四重奏团与席夫1991年演奏版,DG,CD编号439 774-2(+贝多芬《大赋格》)。
  • 3.鲍罗丁四重奏团与米尔曼(Milman)1994年演奏版,Teldec,CD编号4509 94564-2,《企鹅》评介三星。
  • 4.阿奥里亚(Aeolian)四重奏团与斯莱克(Schreker)演奏版,SAGA,CD编号EC 3368-2。
  • 5.林赛四重奏团与库明斯(Cummings)1985年演奏版,ASV,CD编号CDDCA537,《企鹅》评介三星。
  • 6.克利夫兰四重奏团与马友友演奏版,Sony,CD编号SMK 39134,《企鹅》评介三星。
  • 7.阿玛德乌斯四重奏团与科恩1986年演奏版,DG,CD编号419 611-2。
  • 8.拉撒莱四重奏团与哈雷尔演奏版,DG,CD编号435 071-2(+舒曼《钢琴五重奏》)。
  • 9.塔卡斯四重奏团与佩伦伊(Perenyi)演奏版,Decca,CD编号436 324-2(+舒伯特《第十二号弦乐四重奏》),《企鹅》评介三星。
  • 10.拉斐尔合奏团1994年演奏版,HYPE,CD编号CDA 66724(+舒伯特《第一号弦乐三重奏》)。

而此曲历史录音可选:

  • 1.好莱坞四重奏团与莱汉(Reher)1951年录音,TEST,CD编号SBT 1031(+勋伯格《升华之夜》),《企鹅》评介历史录音三星带花。
  • 2.斯泰恩、施纳德、卡萨尔斯、托特里埃、卡蒂姆斯1952年录音,Sony,CD编号SMK 58992(+舒伯特《第五交响曲》)。
  • 3.海菲茨、巴克尔(I. Baker)、普里姆洛斯(Primrose)、皮亚蒂戈尔斯基、莱约托(Rojto)有1961年录音版,收于RCA,CD编号09026 61778(海菲茨全集第三十七集)。

作品来历

1828年秋,舒伯特病情已经加重了。但在生命的最后一个月里,他写下了两首惊世骇俗的作品:《C大调弦乐五重奏 作品956》《降B大调钢琴奏鸣曲 作品960》。前者是舒伯特室内乐中的扛鼎之作,后者则堪称是贝多芬之后最好的钢琴奏鸣曲之一,也是他的遗作。

据称,莫扎特首创了使用第二中提琴的弦乐五重奏,而此类作品的杰出者为舒伯特的C大调弦乐五重奏。弦乐五重奏为许多知名作曲家所喜爱。有趣的是,某些谱写了著名四重奏作品的作曲家,却从未写过五重奏,例如海顿和肖斯塔科维奇。

舒伯特最著名的室内乐作品中,《鳟鱼五重奏》被灌录23次,《死于少女四重奏》被灌录14次,《单乐章弦乐四重奏》被灌录14次,《吉他型大提琴奏鸣曲》被灌录13次,而这首《弦乐五重奏》只灌录过 9次。这首作品较少被演出,可能是由于其长度。如果完整演奏全曲需要55分钟左右,不演奏第一乐章呈示部的反复部分也要47分钟左右。另外一个原因是曲中有很多“交响曲化”的艰深段落,对于乐手的耐力和技巧是非常大的考验。

乐章赏析

这首五重奏为2把小提琴、1把中提琴、2把大提琴而作。比起弦乐四重奏,这部作品更加浑厚、丰富,体现了舒伯特对于死亡的不祥预感以及他固有的乐观精神,情感起伏很大。不论从写作技巧还是精神层面来看,它都是室内乐作品中永恒的瑰宝。

C大调弦乐五重奏D.956常被评论为舒伯特晚年最伟大的室内乐作品。但对不少古典音乐欣赏者而言,却听不出这首作品为何伟大,甚至不认为它是一部悦耳的音乐。比起舒伯特的另一首五重奏"鳟鱼",这首D.956的名气与受欢迎程度恐怕差得很远。其实我认为欣赏这首作品最大的障碍是在"乐曲长度"和"歌唱般的旋律较少",所以如果从头开始呆呆的听,便觉得不容易入耳,注意力也很快分散了。但如果有适当的导聆,能够抓住乐曲的重点,一旦你听出它们了,我想你便会对这首乐曲爱不释手!

先总论这首五重奏。D.956的编制是在弦乐四重奏外再多加一把大提琴,这样的安排使得乐曲的低音部被增强,而且还可以有两把大提琴之间的对话,因此在D.956中交响化的旋律比重明显增加了,白话的说,就是不同乐器的声音交错变得比较复杂。

再总论这个演奏版本。Rostropovich和Melos的演奏是所有D.956录音里时间最长的,达到了58分钟,这么长的原因其一是他们保留第 一乐章的反复、采完整版本演奏,其二当然就是"慢",如果说D.956是舒伯特对生命的挽歌,那我觉得很多乐段只有这个版本"慢"出那份味道,各位不妨在 下面注意这些地方。

  • 第一乐章是奏鸣曲式。一开始的主题给人略有不安的感觉,旋律不是特别优美,由缓而强,却彷佛隐含一种激动的挣扎(1 分14秒)。但到 2分0秒 的时候,气氛突然转变,紧接而来的第二主题我觉得是舒伯特写过最美的声音之一,两把大提琴的重唱,我给许多朋友听过这里,还没有不为之陶醉的,在优美中又 带些凄婉,随后两把小提琴在高音部反复同一旋律,然后小提琴继续接奏出一G大调的旋律(3分27秒),气氛更为开朗,好好感受一下这里和声与旋律交融的歌 唱性吧!第 5分19秒 开始到 10分32秒 处是从头(呈示部)的反复,舒曼曾说这个第一乐章如果演奏反复需要20分钟是「如天空般无尽...」,现代很多演奏也都不再反复,但如果你已经很爱前面5 分钟的音乐,我建议你一定要再听一遍,但如果你没耐性,也不妨跳过继续听。10分32秒 至 14分3秒 是乐曲的发展部,从 14分3秒 进入再现部,一开始我们听到的主题都再出现,但调性转移让音乐的色彩变得阴暗,听起来比较"闷",最终在一个小高潮过后安详的结束。
  • 第二乐章慢板是音乐创作上的奇迹。大钢琴家鲁宾斯坦在听过卡萨尔斯的演奏之后,要求要在他的葬 礼上演奏这个乐章,而他也确实如愿了。尽管现在的我是如此的喜爱这个乐章,但我也不会忘记第一次有人向我推荐这个乐章,而我听到以后是如何的失望。也许很 多人会和我一样,想象"舒伯特式"的死亡会是一段多么优美安详的天籁般的旋律,但是没有,几乎没有旋律,只有小提琴好似破碎的三个、四个一组的音反复出 现。你必须先让耳朵适应这种心理想象的落差,才能去感受舒伯特要告诉我们的是什么。建议您挑一个平心静气的时候来欣赏,因为这不是那种优雅的慢板,它或许 不能让你听着听着把烦躁的心沉淀下来,烦躁的时候听它只会觉得太慢、太单调、太冗长,它是一个孤独的、自我呓语的慢板,让你愿意把平静的心灵交付给音乐, 为舒伯特与自己交融的生命落下两行清泪。从演奏技术来说,小提琴的第一主题太简单了,简单到要为这些乐谱上一模一样的音符加入表情是件太困难的事情,因此 不少名家的演奏也流于把此处拉的像音阶练习曲般草草交代过去,这样的诠释当然无法令人感动。但Melos的处理非常成功,他们用极慢的速度把这段话说清 楚,每个声音有轻、有重、有缓、有急,好像秋风无力的扫过落叶,又好像彷徨的人跨着蹒跚的步伐,不知要走向何方。然后这黯淡的平静却突然被低沉的颤音打破 (5分52秒),压抑的情绪彷佛崩溃一样倾泻下来,小提琴奏出痛苦的旋律,其它乐器打着激烈的节奏,特别要注意听的是大提琴以三组三连音加一个长音的十连 音节奏,重复在这个段落出现,好像心底最阴暗一面不断激起的回声。然后音乐的动力慢慢消失,到了 8分50秒,音乐潜入完全的黑暗,但舒伯特总是让你在最黑暗的时候又看见光明,自 9分56秒开始,这是第一主题的变奏,我们虽然听到比较成形的旋律,但还是断断续续,好像心情在很慌张的游走,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 12分28秒 音乐才回到开始乐段的平静,不过这种平静仍不过是压抑住内心不安的表像,当听者以为乐章就要这样平静的结束时,不安终于冲破了防线(15分08秒至23 秒),倏的一声,才再度归于宁静。不知道舒伯特此时所想的,是否真的就是面对死亡?
  • 第三乐章是一个诙谐曲,气氛活泼热烈,交响风格很强。然而最耐人寻味的是在这三段体的中段,舒伯特却安排了一个降D 大调"持续的行板" (Andante sostenuto),自 4分13秒至 9分04秒,这一个反差极大的段落,Melos和Rostropovich以近乎慢板的速度演奏,竟奏成了舒伯特最动人的安魂曲。这段音乐的宗教升华意味 不言可喻,其中甚有管风琴式的音色与和声出现(6分19秒至51秒、7分42秒至9分04秒),带领听者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 第四乐章为回旋奏鸣曲式,第一主题冲劲十足,而 1分01秒 开始的第二主题,是段优雅又带有轻快舞蹈韵律的旋律,实在美不胜收。4分0秒第一主题再现,4分58秒进入发展部,8分46秒第一主题以加快的面貌再次出 现,紧接持续加速的终曲部(9分20秒),把乐章带入结尾的高潮,但就在结束时,舒伯特没有以持续的强C音结束,而是插入一个升半度的降D音,然后再以渐 弱的C音结束,这让结尾气氛急转直下。是不是舒伯特在提醒我们,不要因为终乐章的热烈就遗忘了前面三个乐章个苦痛呢?或者终曲的热烈也不过是暂时压抑住苦 痛的浮光掠影罢了……
舒伯特
作品信息
作曲 :舒伯特
编号 :D 956
体裁 :弦乐五重奏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

更新时间:2016-01-26 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