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 Overview

拉威尔于1931年完成《D大调左手钢琴协奏曲》,1932年1月6日在维也纳亲自指挥它的首演,独奏者当然是威根斯坦,非常成功;一年后他们又在巴黎合作,更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简介 Introduction

若是第一次听这首乐曲,大概会无法置信主奏钢琴声部竟然只以大多数人不大听使唤的左手所弹出。这其中除了演奏者的技巧,还有作曲者对「左手」可能性的开发。

拉威尔的两首钢琴协奏曲堪称作曲者晚年的经典代表作,两首创作时间相叠合,但乐曲风格与演奏形式却迥然不同。在构思《G大调协奏曲》之际,于一次世界大战中失去右臂的奥国钢琴家维根斯坦(Paul Wittgenstein)正好同时请拉威尔为他写一首左手演奏的乐曲(当时他的请託对象还包括作曲家布列顿、普罗科菲耶夫、以及理查史特劳斯),拉威尔应允其託,遂而诞生了这首D大调单乐章左手钢琴协奏曲。

写作该曲时,拉威尔神经方面疾病开始产生,面临瘫痪麻痺的危险,拉威尔是在病魔的挑战中完成这首技巧艰深、音响丰富的左手协奏曲。而面对只能以「左手」弹奏的限制,拉威尔反而跳脱传统左右共用的框架,大胆开发出左手所能製造的风格与效果。也因此,他自己曾提到,「这首作品中最重要的,是必须让人听起来就像使用两隻手所弹,于是,採取了更接近于传统音乐会的形式」。

正因为如此,拉威尔在此让左手在弹奏时,发出了加入右手般的华丽音色与音响,其中,大姆指的主奏旋律引导,让这首乐曲听来就是不像只用一隻手弹出来。另一方面,即便管弦乐时而粗暴与厚重,但在主奏钢琴出现或合奏之时,拉威尔皆能毫不露痕迹地将管弦乐声势趋缓,让仅有单手音量的钢琴得以相形下尽情挥洒,并展现两手的气势。拉威尔对管弦乐音响掌控的纯熟,如此可见。

乐曲为单一乐章制,採幻想曲般自由形式,其中有气宇轩昂的壮丽风格,也有细緻柔美的抒情旋律,拉威尔并同时加入了爵士乐的即兴曲风。当全曲完成后,委託者维根斯坦曾提出演奏者应可照其意愿更动钢琴部份,不过,拉威尔却以「演奏者必须是一名奴隶」予以回应,回绝其要求。依同样的理由,他也坚持不让作曲家科尔托(Cortot)把该首协奏曲重新改编为两手演奏的曲子。(文/陈良玑)

赏析

除了某些铜管乐器之外,绝大部分乐器在演奏时都要双手并用,尤其是钢琴,十个指头缺了一个已经很别扭,如果只用一隻手、五个指头,那还弹什么琴呢?可是偏偏拉威尔就写了一首《D大调左手钢琴协奏曲》,只用一隻左手演奏。

拉威尔倒并不是故意不必要地另闢蹊径,而是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8)中失去右臂的奥地利钢琴家威根斯坦(PaulWittgenstein,1887-1961)度身定做了这首协奏曲,让他可以重拾演奏生涯。威根斯坦师出名门,是贝多芬的得意弟子车尔尼(CarlCzerny,1791-1857)的学生雷协替兹基(TheoderLeschetizky,1839-1915)的高足之一;这位雷协替兹基是无人不知的钢琴名家,他的学生包括后来成为波兰总统的帕德瑞夫斯基(IgnacyPaderewski,1869-1941)和二十世纪贝多芬钢琴权威舒纳贝尔(ArturSchnabel,1882-1951)等,所以,威根斯坦的造诣也十分了得,可惜被无情的战争夺去了右臂,他在断臂后復出,得以重振昔日雄风,可说是拜这首协奏曲之赐。

拉威尔于1931年完成《D大调左手钢琴协奏曲》,1932年1月6日在维也纳亲自指挥它的首演,独奏者当然是威根斯坦,非常成功;一年后他们又在巴黎合作,更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这首协奏曲虽然不是钢琴音乐中唯一为左手而写的乐曲,因为在此之前早已有了只有左手的钢琴家,但是其他专为左手而写的乐曲由于双手健全的钢琴家很少会演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音乐而大多已经被遗忘,而拉威尔这首独特的协奏曲却直到今天仍是音乐会上受欢迎的作品,着名的钢琴家们仍旧极为乐意演奏它,其故安在?只能说,因为它是拉威尔积聚毕生经验而写成的呕心沥血之作;音乐所传达的信息让听众感到震慄,它所营造的气氛又让人难以忘怀;此外,当时的听众在视觉上看到独臂者的演出,还能勾起对战争的回忆,为它带来的残酷而感到痛心;今天的听众则在看到他们所崇拜的钢琴家弃右手不用而单用左手弹出如许艰深动听的曲子的时候,更为之讚嘆不已!

这是一首单乐章的协奏曲,晚年的拉威尔不但是营造美丽音乐色彩的高手、谱写精确曲式结构的名家,更是把时代气息注入李斯特的史诗式音乐的先驱;与此同时,他更在乐曲的一开始就强调了一股悲剧气氛,令人感到命运对人生的播弄。不惟宁此,在钢琴技术上拉威尔更尽量发挥了左手的特点,除了利用琶音和踏瓣之外,许多重音和旋律都由大拇指担任,使这首只用左手弹奏的乐曲,听起来比双手演奏的更为丰满和技术难度更高。听这首协奏曲的录音会令人有「这真是只用一隻左手弹的吗?」的疑问,如果在音乐会上欣赏现场演奏,在被音乐感动之外,更令人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嘆。多年前我曾是当时还很年轻的AnneQueffelec的音乐会的座上客,她弹的就是这首协奏曲,印象至今难忘。

由于这首曲子技术太难,连威根斯坦也感到吃不消,因此他曾把其中部份加以改写,拉威尔知道了很不高兴;此外,后来不止一人还把它改编为双手并用的协奏曲(名钢琴家AlfredCortot就是其中之一),但效果不佳而且深受非议,从此大家都照塬谱演出了。威根斯坦在五十年代有这首协奏曲的录音,合作的是MaxRudolf指挥的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同一张LP还包括四首左手钢琴曲。我现在还保存这张唱片,是否有CD版就不得而知了。上星期我已经推荐过AnneQueffelec的CD,如果能买到,的是首选,不然的话,西班牙女钢琴家AliciadeLarrocha的CD也包括拉威尔的两首钢琴协奏曲(RCA出品,圣路易斯交响乐对伴奏),也一定能令你满意。

拉威尔 - D大调左手钢琴协奏曲
作品信息
作曲 :拉威尔 1929-1930
编号 :M.82
时长 :0:19:00( 平均 )
体裁 :钢琴协奏曲
维基 :点击链接
IMSLP乐谱 :点击链接
献给 :Paul Wittgenstein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

更新时间:2018-12-12 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