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 Overview

莫扎特的这首《安魂曲》,D小调,也称为《安魂弥撒曲》,K626,实质是未完成作品,由苏斯迈尔(Franz Xaver Sussrmayr, 1766-1803)整理完成。

试听 Plays

♬ 莫扎特 - 痛哭之日(选自《安魂曲》) 新芭网 ( 音频 )

简介 Introduction

莫扎特:安魂曲 MOZART: Requiem

莫扎特的这首《安魂曲》,D小调,也称为《安魂弥撒曲》,K626,实质是未完成作品,由苏斯迈尔 (Franz Xaver Sussrmayr, 1766-1803)整理完成。这首作品作于1791年,实际是莫扎特自己的挽歌,据苏斯梅尔自己的说法,他对这首《安魂曲》的补遗为:

  • 1.据莫扎特遗稿 中《末日经》到《奉献曲》中的“主,我向你奉献”配乐,并把《末日经》中自第十二节《负罪的人等待审判》作完。
  • 2.新作《欢呼歌》(Sanctus)、 《奉主之名而来》(Benedictus)及羔羊顷(Agnus Dei)。
  • 3.从莫扎特已完成的《进堂咏》及《垂怜经》中借用部分文字与音乐,作成《永恒之光》(Lux aetema)。这首《安魂曲》另有贝耶(Beyer)等人的整理完成版本,但应该说,苏斯梅尔完成本乃是权威本。

安魂曲其实也是弥撒曲的一个分支,主要是指罗马天主教用于超度亡灵的特殊弥撒,安魂曲的唱词与普通弥撒基本相同,但省略了荣耀经(Gloria)与信经(Credo),增加了“震怒之日”(Dies irae)。之所以称为安魂曲,是因为唱词的首句以“Requiem aeternam”开头,第一句是“主啊,请赐予他们永恒的安息”。安魂曲这个名词在音乐上接受的人比较多,而教会一般将其翻译为追思曲。

莫扎特《安魂曲》创作过程

如果要一位粗通音乐的人说出历史上最出名的安魂曲,恐怕十个倒有九个要答莫扎特《安魂曲》。人们热衷于《安魂曲》的原因更多是出于猎奇。1826年一位名叫戈特弗里德·韦伯的多事的德国作曲家撰写了一本书,书中对30多年前首演的莫扎特的《安魂曲》提出了真伪考据的疑问,于是重新钩起人们对陈年往事的无限兴趣,一时各种关于《安魂曲》的传奇、假想、谣言、推测与美好幻想相继出笼,关于莫扎特的一切重又成为抢手货,从此,《安魂曲》研究竟然成为莫扎特学的一部分。

1791年莫扎特与妻子康斯坦采一起到布拉格参加自己的歌剧《狄托的仁慈》的演出,所有的神秘故事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动身到布拉格前的某一天夜晚有位使者造访了莫扎特家,他约莫扎特为匿名的委托人创作一部《安魂曲》,并先付了一半酬金,这位信使穿一件灰色的斗篷,使莫扎特顿生莫明的反感,而8月底莫扎特夫妇回到维也纳之后,信使再次出现催逼莫扎特交稿。

现在这位“黑衣人”(这又是出自好事者的臆造,因为黑色斗篷更接近地狱使者的打扮)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他叫莱特杰普,全权代表弗兰茨·冯·瓦尔泽格伯爵,伯爵据说颇通音律且喜欢附庸风雅,常常出钱购买别人作品然后填上自己的名字以图流芳百世,1791年2月份伯爵夫人不幸去世,悲痛之余伯爵想到应当有一部作品在亡妻一周年时演出,于是他如法炮制请邻居(或者仆人)莱特杰普跑腿向莫扎特约稿,不管怎样他总算如愿以偿地在历史上留下了姓名,现在我们知道如果没有这个虚伪的贵族拍脑袋的馊主意莫扎特也许不会那么早早的死去。莫扎特当时的身体情况非常糟糕,病中的人容易产生宿命感或是许多健康人所不理解的怪念头,莫扎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黑衣人就是索命的冥间使者,而《安魂曲》将是自己的临终绝笔。莫扎特曾经询问过黑衣人他所代表的委托人到底是谁?莱特杰普警告莫扎特不要乱打听,因为那位委托人不愿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无法理解的解释当然令莫扎特更加过敏,于他加倍相信这神秘的使者来自冥冥之中。

在上百种有关莫扎特死因的谣传中,最漫无边际的要算是讲莫扎特是被共济会投毒暗害的,要知道莫扎特一直是个品行良好的共济会会员,连奥地利的国歌也是从他的《小共济会康塔塔》中节选出来的。还有一个最普遍的说法是莫扎特的对手萨里耶利派人(那个神秘的黑衣人)约莫扎特作曲,在重病之中使他不得休息,最后导致了莫扎特的早夭(这一说法的变种是萨里耶利派人下毒)。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这些纯属无稽之谈,但热爱浪漫不甘平淡的人们宁可相信这些更离奇、刺激的说法。

现在让我们抛弃所有传闻,回到历史事实:在生命的最后一年莫扎特疯狂地作曲,但《安魂曲》的创作却一直被他搁置,莫扎特只是在其他作曲活动的间隙中才写上几段,就在去世前几天(1791年12月4日)莫扎特还邀请他的内兄申克与歌唱家戈尔(《魔笛》中萨拉斯特洛的扮演者)到家里为他演唱了《魔笛》的片断,重病缠身只能卧床的莫扎特感到了将不久于人世,他不愿意将未完成的作品留给人们,于是他强打精神又写了几段《安魂曲》的音乐,并将创作的意图向助手绪斯迈尔(Sussmayr.F.X.)作了交代,12月5日凌晨莫扎特去世。

莫扎特去世之后他的妻子康斯坦采就开始着手请人续写完成《安魂曲》,她首先想到的是著名作曲家约瑟夫·艾伯勒(Eybler, J.),后来就是他继承萨里耶利成为了奥地利宫廷乐长。艾伯勒完成了《震怒之日》(Dies irae)与《落泪之日》(Lacrimosa)的配器,然后他将莫扎特的原谱交还给了康斯坦采,表示无法完成这个重任,万般无奈之下康斯坦采只能求助于前面提到过的莫扎特的助手绪斯迈尔,最后就是由他续写完成了整部《安魂曲》。

关于《安魂曲》疑点

但有关《安魂曲》的疑点仍然非常多,历来争论的问题大概有这些:《安魂曲》的手稿或者抄本是否在莫扎特死后被盗或被转移?《安魂曲》的手稿是否于1792 年3月被卖给了一位贵族?还有一位莫扎特的朋友、单簧管演奏家斯塔德尔(Stadler M.),康斯坦采曾希望由他续写完成《安魂曲》,因此他得到过《安魂曲》的手稿,问题是他还了没有?凡此种种疑问大多是《安魂曲》1792年出版之后提出的,人们希望莫扎特写完了《安魂曲》,于是有了这些似是而非的推测。

绪斯迈尔的续写

现在来谈谈绪斯迈尔这个人,他是莫扎特的助手、亲密的朋友、学生(他比莫扎特小10岁),他们的关系很好,虽然莫扎特对绪斯迈尔的才智表示过些许恼火与无奈。可以说没有人比绪斯迈尔更加了解莫扎特的风格与作曲方法,但在他创作的一些歌剧与清唱剧作品里这种传承却无法看到,事实上绪斯迈尔最好的继承莫扎特风格的作品就是这部续写的《安魂曲》。而莫扎特生前向绪斯迈尔指明了创作的方向,他的创作意图得到了学生的贯彻,因此有不少学者认为虽然不够成熟,但绪斯迈尔的续写却是最忠实的,符合原意的。

关于《安魂曲》,莫扎特完成的部分主要是《进台咏》与《求主垂怜》,这两个段落不仅完成了声乐部分,器乐伴奏也已经是完整详细的配器谱。第三部分《继叙咏》(Sequenz)除了最后一段《落泪之日》(Lacrimosa)之外都完成了旋律谱,在配器方面莫扎特亦有较为具体的指示,《落泪之日》部分莫扎特只写了八小节,绪斯迈尔续写了整个《继叙咏》,而这个部分的管弦乐配器则是由艾伯勒完成的。第四部分《奉献经》莫扎特写了声乐部分,从这里直到整部《安魂曲》结束都是由绪斯迈尔谱写完的,但《安魂曲》最后两部分《羔羊经》和《领主咏》(Communio)绪斯迈尔并没有重新谱曲,而是分别采用了现成的《弥撒曲》(KV220)与开头部分《垂怜经》里的赋格,这恐怕来自莫扎特的嘱托。

赏析

d小调安魂弥撒曲,作品626号,简称《安魂曲》,是莫扎特最后一部作品,写于1791年。在当年7月,一位不知名人士要求他创作《安魂曲》,且必须匿名。今日我们知道是瓦尔塞根伯爵,人们猜想或许他想让他的朋友们猜作者的名字,又或许想将著作权据为己有。因疾病和贫穷而衰弱的莫扎特,还必须面对工作的重负,因为他在八月初收到一份关于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二世的加冕创作歌剧的请求(铁托的仁慈 K.621),而且必须于三周内写完。三十五岁的莫扎特于十二月辞世,留下未完成的《安魂曲》(受其妻子康丝坦兹之托,后来这首曲子由他的学生完成,Franz Xavier Süssmayer而后又由Sigismund von Neukomm接手)。Neukomm的集成版只于1819年在里约热内卢演奏,之后就被人们忘记了。第二次演奏于2006年3月10日在Liévin为纪念Courrières矿难而进行。

有个传奇故事说莫扎特在《安魂曲》里见到了自己即将死去的先兆,这个传说被用在福尔曼的电影《阿马德乌斯》里,这其中浪漫的想象多过于事实。

额外要强调的是,《安魂曲》并非“无名氏”或“黑衣人”所委托,而是瓦尔塞根伯爵委托莫扎特为悼念伯爵的亡妻所写,当时他刚刚完成《魔笛》的创作不久。

全曲共八个章节,结构如下:

  1. 进堂咏:Introitus: Requiem aeternam(合唱+女高音独唱)
  2. 垂怜经:Kyrie:eleison(合唱) 
  3. 继抒咏:Sequentia
    1. 末日经:Dies irae(合唱)
    2. 神奇号声:Tuba mirum(女高音、女中音、男高音、男低音独唱)
    3. 赫赫君王:Rex tremendae majestatis(合唱)
    4. 求你垂怜:Recordare, Jesu pie(女高音、女中音、男高音、男低音独唱)
    5. 受判之徒:Confutatis maledictis(合唱) 
    6. 流泪之日:Lacrimosa dies illa(合唱) 
  4. 奉献经:Offertorium:
    1. 圣主耶稣:Domine Jesu Christe(合唱+四部独唱)
    2. 牺牲祈祷:Versus: Hostias et preces(合唱) 
  5. 圣哉经:Sanctus:Dominus Deus Sabaoth(合唱) 
  6. 迎主曲:Benedictus:(先四部独唱后合唱)
  7. 羔羊赞:Agnus Dei(合唱)
  8. 领主曲:Communio: Lux aeterna(女高音独唱+合唱)

关于安魂曲

早期,象拉索、帕莱斯特里纳、维多利亚等都写过安魂曲,比如,帕莱斯特里亚在1591年创作的《死者弥撒》(Missa pro Defunctis),其实就是安魂曲。1605年,当维多利亚担任马德里德斯卡尔扎雷亚修道院管风琴师、唱诗班指挥的时候,他创作了一部原先被命名为《悼亡仪式》(Officium defunctorum)的安魂曲,虽然形式上与现在的安魂曲相比有些出入,但庄严的音乐却令人肃然起敬,这些都是文艺复兴时代著名的安魂曲作品。许茨、巴赫、海顿等因为并非天主教徒,因此鲜有创作安魂曲,在19世纪初最出名的安魂曲就要算是莫扎特的那部了。

轶事

1958年,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世界博览会上曾展出过《安魂曲》的手稿,事后却被发现当中“牺牲祈祷”的一页被撕去,而撕去的部分有由莫扎特所写的“Quam olim d: C:”(重复前一乐章“圣主耶稣”中的“曾对亚伯拉罕应许过”的一段),直至现在,仍无法得知为何会发生这件事,亦尚未寻回这一部分。

唱片

这首作品的版本可选:

  • 1.卡拉扬指挥维也纳歌唱家合唱团、维也纳爱乐乐团版(Tomowa - Sintaw、Muller、Molinari、Cole演唱),DG,CD编号419 023-2(金版),《企鹅》评介三星。
  • 2.伯姆指挥维也纳歌唱家合唱团、维也纳爱乐乐团版(Mathis、Haman、Ochman、 Ridderbusch演唱),DG,CD编号413 553-2。
  • 3.伯恩斯坦指挥巴伐利亚合唱团、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版(McLaughlin、Ewing、Hauptmann演唱),DG,CD编号 427 353-2。
  • 4.希科克斯指挥北方小交响合唱团、伦敦交响合唱团、北方小交响乐队版(Kenny、Hodgson、Davies、Howell演 唱),Virgin,CD编号CUV5 61260-2,《企鹅》评介三星。
  • 5.施雷尔指挥莱比锡广播合唱团、德累斯顿乐团版(Price、Schmidt、Araiza、Adam演 唱),Philips,CD编号422 420-2,《企鹅》评介三星。
  • 6.加德纳指挥蒙特威尔第合唱团、英国巴洛克乐团版(Bonney、Otter、Blochwitz、White演 唱),Philips,CD编号420 197-2,《企鹅》评介三星。
  • 7.马里纳指挥圣马丁合唱团、圣马丁乐团版(McNair、Watkinson、Araiza、Lloyd演 唱),Philips,CD编号432087-2。这7个版本,使用的都是苏斯梅尔版。

另外的版本可选:

  • 1.霍格伍德指挥威斯特敏斯特童声合唱团、古代音 乐合唱团、古代音乐团版(Kikby、Watkingson、Johnson、D. Thomas演唱)使用蒙德(Maunder)版,Decca,L'OI,CD编号411 712-2,《企鹅》评介三星保留一星。
  • 2.哈农库特指挥维也纳歌剧院合唱团、维也纳音乐团版(Yaker、Wenkel、Equiluz、R. Holl演唱),使用贝耶版,Teldec,CD编号2292 42911-2。

这首《安魂曲》的历史录音可选:

  • 1.弗里乔伊1951年指挥柏林美占区合唱团、柏林圣海德威合唱团、美占区乐团版(Grummer、 Pitzinger、Krebs、Hotter演唱)DG,CD编号445 408-2。这张唱片上另有莫扎特的《柔板与赋格》(K546)。
  • 2.肯培1955年指挥柏林圣海德威合唱团、柏林爱乐乐团版(Grummer、 Hoffgeno、Krebs、Frick演唱),EMI,CD编号CDH5 65203-2。
莫扎特 - d小调安魂曲 K626
作品信息
作曲 :莫扎特 1791
编号 :K. 626
时长 :1:00:00( 平均 )
体裁 :安魂曲 弥撒曲
维基 :点击链接
IMSLP乐谱 :点击链接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

更新时间:2018-09-27 2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