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Overview

廖昌永带伤登上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演艺厅的舞台,在右腿右手被固定的情况下,完成了“我爱这土地——中国艺术歌曲百年(二)音乐会”。

相关 About

廖昌永 Liao Changyong 全球华人第一男中音
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 Shanghai Spring International Music Festival 创办于1960年

时间:2018-05-16 23:05 新民晚报 吴翔

廖昌永昨晚带伤登台演唱中国艺术歌曲
唱到动情时
忘却了伤痛

加演《祖国,慈祥的母亲》,廖昌永支撑起身体从轮椅中站了起来。 郭新洋 摄加演《祖国,慈祥的母亲》,廖昌永支撑起身体从轮椅中站了起来。 郭新洋 摄

昨晚,廖昌永带伤登上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演艺厅的舞台,在右腿右手被固定的情况下,完成了“我爱这土地——中国艺术歌曲百年(二)音乐会”。在音乐会的返场环节,廖昌永不顾伤腿,挣脱轮椅,站在台上,与现场四百多位观众一起合唱《祖国,慈祥的母亲》,“亲爱的祖国慈祥的母亲,长江黄河欢腾着深情……”原来,一切伤痛,真的都能用爱来消除。

爱祖国 想起恩师的话

与去年“上海之春”期间举行的“中国艺术歌曲百年(一)音乐会”几乎如出一辙,廖昌永这次又是右腿受伤,又是坐着轮椅上台。受伤的原因,是为了演出而减肥,跑步不慎碰到了石头。

“家人劝我取消这台音乐会的演出,但我想做人还是要讲信誉,更何况是我喜欢的艺术歌曲。”演出前,廖昌永在后台说,为了这台音乐会,他练了好久坐着唱歌,“因为坐着唱气息需要重新调整和适应。”音乐会开始时,他被钢琴伴奏杨颖迪推上舞台,尽管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但他自己还是不好意思地笑了。

整场音乐会,他都坐在轮椅上,一首接一首地唱,和以往一样,热血热肠,掏心掏肺,一直没有说话。唱到欢快的《太阳出来喜洋洋》时,他好像忘了脚伤,试图跟着节奏打拍子,但只是试试就作罢。唱完最后一曲《我爱这土地》时,他摘下眼镜,闭眼昂头,哽咽了……

廖昌永

观众显然听得并不过瘾,以掌声催他返场。他说:“那就合唱一曲《祖国,慈祥的母亲》吧,献给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这时,他再也坐不住了,用尽力气挣脱了轮椅,扶着钢琴站了起来,与观众一起高唱。唱完,台上台下都意犹未尽,要不是工作人员及时上台把他按回轮椅,他甚至还想走到舞台边拥抱观众。

音乐会结束后,廖昌永平复了心情,他说,在台上歌唱祖国的那一刻,想到了恩师周小燕,“周老师培养了很多学生,我曾有机会去美国发展,但周老师说祖国需要我留下来。二十多年过去了,祖国和观众确实给了我太多太多。”

爱观众 现场座无虚席

上交的这个演艺厅不大,演出前,工作人员统计了一下,近四百位观众已经让现场座无虚席。最后,除了在过道上加座,音乐厅还安排几十名观众围坐在舞台上,与廖昌永仅咫尺之遥。“演出安排在这样的小厅里,是因为与观众的互动效果更好,而这种互动也是创作中的重要环节。”对于不能满足更多观众,廖昌永只能说声抱歉。

值得一提的是,昨晚的观众席里,还有两张外国面孔——来自德国和奥地利的两位音乐家,他们是应“上海之春”之邀来沪参加大师班的,听说有中国艺术歌曲音乐会,于是慕名而来。音乐会结束后,他们称赞廖昌永的歌声,廖昌永在一旁笑眯眯听着翻译,挺受用。

这些年,观众对中国艺术歌曲的热情越来越高,这使廖昌永深感欣慰,“1997年我想发行专辑《凝聚》,当时制作公司还有些不理解,认为这样小众的歌曲没人会喜欢。而事实是《凝聚》这张唱片一直卖到现在。去年,我们还把《风雅颂》带到了广州,演出现场没有一位观众提前退场。”廖昌永正说着,作曲家陆在易也从观众席来到后台祝贺,他拍着廖昌永的肩膀说:“坚持到底!”

为满足更多观众对艺术歌曲的需求,音乐会后,廖昌永还要拖着伤腿搜乐谱、做唱片,出著作……“我还在网上教大家唱艺术歌曲呢。”廖昌永的努力甚至让00后的女儿廖敏冲也爱上了艺术歌曲,“有机会我也想和爸爸一起上台。”她说。  本报记者 吴翔

投稿、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