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Overview

瓦格纳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科隆歌剧院版,已经在上海大剧院完成了首轮演出。劳芬博格既是科隆版《指环》的制作人,艺术总监,也是研究瓦格纳的学者,科隆歌剧院院长。演出期间新芭网对其进行了专访问。

相关 About

新芭网 Sin80.com 古典音乐媒体
瓦格纳 - 四联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WWV 86 Wagner: Der Ring des Nibelungen (The Ring of the Nibelung), WWV 86

2010-09-22 19:25 新芭网 周皓

劳芬伯格

劳芬伯格 (采访现场)

采访手记:此次作为新芭音乐网的特约记者,我约见并采访了科隆歌剧院院长劳芬伯格先生。本来按计划我和劳芬伯格先生的见面应在18日下午,后因为劳芬伯格先生行程临时调整,采访改变至9.19日晚《众神的黄昏》第一幕幕间休息时在上海大剧院内进行。18日晚发生的“嘘声事件”是谁也是料不及的,而正是这一采访计划的改变,让我有机会作为媒体,在第一时间向劳芬伯格询问了对于此事的看法。

采访者: 周皓

新芭网:这次科隆歌剧院带来的《指环》制作确实是个大工程,这么多的演员、乐手和道具,您是如何确保一切在有序的情况下运行的呢?

    劳芬伯格:我此时此刻并没有在管理这个项目,因为我现在正在歌剧厅里看演出嘛。不过我们的组织工作是相当有序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步一步的按计划进行,这次的组织工作很完善。在科隆有很多的时间排练,但是在这里我们只能每部歌剧各彩排一次。难度最大的就是舞台技术的问题,比如说舞台上几次火的运用,还有其他一切道具什么的。科隆歌剧院的合唱团是在演出开始前两天才到达上海的,然后我们把他们同上海爱乐合唱团的20名成员组织到一起排练和演出,时间非常的紧迫,这些都是非常有难度的工作。

    新芭网:这个制作是一个现代版的指环,你怎样定义它的风格呢?

    劳芬伯格:指环的风格有一个很长的演变历史,在二战前瓦格纳的遗孀柯西玛一直继承者瓦格纳在1876年拜罗伊特首演全本《指环》时的风格。二战后瓦格纳的嫡孙维兰德瓦格纳,他把舞台上的很多道具和模式都改变了,这种风格一直体现在五六十年代的舞台上,这些都为了消除纳粹在二战中对于瓦格纳戏剧额影响。在七十年代瓦剧的潜力被进一步挖掘,很多很具有瓦格纳特点的元素又回到了舞台上,比如这次的沃坦(穿军装的造型)。那么这次导演Carsen就是尝试把这两种风格融合起来,让这些舞台人物形象具有更深层次的含义;另一方面,在这个版本里面表现出的很多东西和我们所处的这个现实世界又有很强的关联,这两个方面的结合使得Carsen对于《指环》的诠释成为了一个超凡的版本。所以说他并没有特别强调某种风格,而是展现给我们一个非常全面而中肯的《指环》版本。

    新芭网:你提到维兰德瓦格纳,我们都知道在战后的那段时期是瓦格纳歌剧的黄金时代,指挥、乐团和演员都是最顶尖的,你认为在未来还会有另一个黄金时代的出现么?

    劳芬伯格:瓦格纳对于演唱他自己作品的演唱者有着极高的要求,他曾经花了两年时间走遍德国,寻找他认为最适合的歌手前往拜罗伊特参演他的作品。演唱瓦格纳的歌剧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这部歌剧太长了,伴奏乐团的编制又是那么的庞大,需要记忆很长的脚本和乐谱,还要保持优美的音色,不能纯粹的“嘶吼”。历史上有着梅尔肖尔、Flagstad同处的黄金时期,之后有尼尔森等人,现在我们科隆歌剧院的Evelyn Herlitzius的也是一位相当出色的瓦格纳女高音,我本人很希望她这次也来参演上海的指环,她一定会成为下一代瓦格纳女高音的个中翘楚,她的声音很明亮,具有很强的唱高音的能力,同时具有很好的戏剧性和张力感。其实昨天唱齐格弗里德的安德森曾经也有过非常辉煌的时刻,但是对于演这个角色来说并不是在所有年龄都有足够的力量做到的。Lance Ryan现在开始在拜罗伊特唱齐格弗里德,他确实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优秀英雄男高音,但是对于四天一轮《指环》的安排来说,Ryan肯定是不能做到的,所以我们只能再找一位演员来一起完成两晚的齐格弗里德。当今世界上有三个齐格弗里德,包括Stephen Gould和Lance Ryan在内。所以说在舞台上要能兼顾表演的同时还能用最合理的方式来演唱,不过我很欣慰的是总的来说这次我们科隆歌剧院的演出是具有世界最高水准的。

    新芭网:舞台视觉元素对于瓦格纳的歌剧来说是很关键的,而这就是通过时间背景的设定来决定的。这个制作在时间背景上有什么特点呢?
 
    劳芬伯格:这个制作的时间背景是贯穿了整个二十世纪的,有二三十年代的场景,也有战后时代、冷战时代的特点,还有当代的一些特点,因为整个20世纪的战争次数很高,人类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危险,人类制造出来的武器在困扰着他们自己。而在《指环》中,要表达的就是如果战争持续的话对人类是非常危险的这样一种精神,对于权力和金钱无止尽的欲望,对于“指环”的追求都是很危险的事情。同时Carsen还表达了对于环境问题的担忧,比如在《黄金》刚开始,舞台上每个人经过莱茵河都向河中投掷杂物,而这条莱茵河则是一条已经枯竭了充满赃物的河流,Carsen向告诉人们,如果继续这样对待我们所在的星球,我们市不会有未来的。

    新芭网:对于瓦剧来说舞台视觉和音乐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那么如果音乐还是瓦格纳一百多年前写的音乐,但是在视觉上却是现代的,对于观众来说是否容易接受这样的制作呢?

    劳芬伯格:我认为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瓦格纳所写的是“音乐戏剧(Music-drama)”,这个概念很重要,歌剧中一方面是演奏和演唱,但是说到表演,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把表演和音乐融合起来是相当需要下功夫的事情,我们在德国已经花了五六十年来提升了,但是要找到同时擅长演唱和表演的歌唱者,还是有难度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方面,很难面面俱到。

    新芭网:中国的音乐爱好者很多,他们买了很多指环的唱片,听每年拜罗伊特的实况广播,看相关书籍,但是真正上演指环,之前还只有一次,你觉得这次中国观众表现如何?

    劳芬伯格:我认为观众通过他们的表现已经告诉我了,他们非常的棒!之前有人告诉我说上海的观众不怎么鼓掌,也不会引起特别大的反响,但是我来了之后明白了这里的观众是非常有激情的,他们始终在这样长的演出中保持了相当高的注意力。之前还有人说中国观众会在剧场中随意走动什么的,但是这次所有观众都很不错,我认为这确实是瓦格纳的音乐有巨大的魅力,打动了观众。

    新芭网:你认为中国的观众对于瓦格纳的歌剧了解么?专业么?

    劳芬伯格:我认为是,因为这样的歌剧和电影配乐还是有很大距离的,当你接触到瓦格纳的歌剧以后你会发现这些确实太复杂了,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瓦格纳的歌剧无论是情感还是其他都是非常丰富的,所以观众们会在这样长的作品演出过程中持续的集中注意力。

    新芭网:科隆歌剧院是否会在第二轮换掉安德森的齐格弗里德?

    劳芬伯格:是的,接替安德森的演员现在已经在路上了,是Afons Eberz。

    新芭网:你怎么看待昨天观众们巨大的嘘声?

    劳芬伯格:中国的观众在表达感情方面非常直接。怎么说呢,我感到很遗憾。中国的观众像孩子一样,演得好就狂喊Bravo,不好的话就是很大的嘘声。不过你知道,在拜罗伊特其实也是这样的。但是在一般的歌剧院,观众的“表现”就要好一些,我想说在有些国家这样的情况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也说明中国的观众对《指环》非常的热情。

    新芭网:但是不仅仅是拜罗伊特,在纽约MET,洛杉矶歌剧院甚至是墨尔本演《指环》的时候,齐格弗里德也会或多或少的遭到嘘声,我认为已经是瓦迷的传统了,您怎么看?

    劳芬伯格:怎么说呢,确实,齐格弗里德很难唱,这个是因为观众的期望,观众们花了钱买了票,长时间的坐在歌剧院里面看演出,但是演出并没有达到期待的水平,导致他们确实不高兴了。这个就像是你去看足球比赛,赢了会欢呼,球队输了大家就会Boo(喝倒彩),一样的,瓦格纳的歌剧其实也很像是球赛的感觉嘛。

    新芭网:《指环》的演出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演出,更像是一次文化活动,那么这次科隆歌剧院在推广文化方面还做了什么工作呢?

    劳芬伯格:我们举行了讲座,介绍,展览以前的演出资料,观众可以从多种渠道来接触这个大制作,可以有很多的了解途径。

    新芭网:那么科隆的这个制作会持续多长时间呢?

    劳芬伯格:这个制作是在2000年完成的,我们希望在2015年的时候能在科隆歌剧院复排这个制作,因为现在我们的歌剧院正在翻新嘛,我希望这个制作能“活过”15岁,之后我们会考虑制作一个新的指环版本。

    新芭网:谢谢您的采访,接下来让我们一起等待瓦尔哈拉天宫被烧成灰烬的时刻把。

    劳芬伯格:哈哈哈哈哈哈。

投稿、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