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Overview

中国著名钢琴演奏家殷承宗(1941年—),一位传奇钢琴家。出生于“钢琴之乡”福建省厦门鼓浪屿。新芭网对殷承宗进行了专访。

相关 About

新芭网 Sin80.com 古典音乐媒体
殷承宗 Yin Chengzong 钢琴演奏家、作曲家

2010-07-19 00:32 新芭网 周皓

    提示: 中国著名钢琴演奏家殷承宗(1941年—),一位传奇钢琴家。出生于“钢琴之乡”福建省厦门鼓浪屿。文革期间曾用名“殷诚忠”。先后获得维也纳第七届世界 青年联欢节钢琴比赛第一名、在莫斯科举行的第二届柴可夫斯基国际钢琴比赛第二名。他致力于钢琴音乐的中国化,其创作的钢琴伴唱《红灯记》是中国音乐与戏曲 史上的一支奇葩,由他主持并作为创作者之一的钢琴协奏曲《黄河》是迄今中国最重要的、在世界范围传播最广和被演奏最多的钢琴作品。他对《黄河》的经典诠释 具有权威性。

    近日,新芭网对殷承宗进行了专访。

殷承宗

殷承宗 (资料图片)

    采访者: 周皓

新芭网:您最近几年经常演奏的曲目集中在贝多芬,舒伯特,舒曼这几个作曲家吧

    殷承宗:是的,许多演奏家晚年都会靠近这几个作曲家。

    新芭网:前段时间发行了一张唱片,是你录制的舒伯特D960和D935,是不是到了这个年龄阶段就会特别偏好舒伯特的晚期作品?

    殷承宗:对,很多演奏家在老了以后都会特别喜欢舒伯特的晚期作品,我也是这样的。年轻的时候我很喜欢弹李斯特,肖邦,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到了年纪越来越大之后就很喜欢舒伯特的作品,音符不是很多,但是音乐特别丰富,让你不断的探讨,去挖掘。

    新芭网: 特别是960?

    殷承宗: 对。D960就像是舒伯特给自己写的安魂曲,你不觉得第二乐章像是一个葬礼么,充满了缅怀和悼念的感情。当然第三乐章是充满了幻想的,我感觉像是舒伯特在想象天堂里的一些情景,第四乐章实际上是焦急不安的,左手的副题都是一些切分的东西。我以前也认为第四乐章甚至有点诙谐,后来觉得不是,因为有一次我听了一个阿劳的录音和他的分析,我就明白了,因为如果是诙谐的话放在整个作品里就没法解释了。

     新芭网: 但是我怎么感觉您在演奏D960的时候用了那么多的自有节奏?

    殷承宗: 其实很多钢琴家在演奏舒伯特的时候还是经常运用rubato的,比如布伦德尔的录音,他非常会处理。舒伯特的作品其实从精神上来说已经很浪漫了,只是在作曲形式上比较古典,所以在演奏的时候要非常注意rubato的运用,要注意音乐的完整性。其实自由节奏只要做的平衡的话有伸一定要有缩,有借一定要有还,这样就会赋予音乐生命。

    新芭网: 那为什么昨天您在演奏辉煌的大波兰舞曲的时候在节奏和速度上反而非常均一。

    殷承宗: 因为肖邦的音乐我认为反而更古典一些,尤其是舞曲这样的作品。昨天弹波兰舞曲的时候我只在尾声的部分有一点加快演奏速度。整个作品的速度其实很平均,这是一个很庄重的作品,不像夜曲或者其他作品那样,所以不太适合过多的使用rubato,我们经常说肖邦是浪漫主义里面最古典的作曲家。

    新芭网:他的古典主义体现在什么地方?

    殷承宗: 这个体现在他作品的结构和形式上,当然他肯定不能不能和舒曼比,舒曼比他更能够打破古典主义的框架,你看他的很多节奏都不像古典主义的格式。

    新芭网: 对,而且我觉得舒曼的作品很复杂。

    殷承宗: 你说的对,他的作品对演奏家是个相当大的挑战。舒曼的思维变化非常快,瞬间的的变化很快,特别需要掌握形式上的统一。没有这些变化就不是舒曼了,我觉得舒曼在写个人的感情上是最细腻的了。像我昨晚演奏的两首作品(op.17C大调幻想曲和op.18阿拉伯风格的花纹)都是在他在创作最高峰时期写的作品,写的都是他个人的内心感受,和狂欢节等等其他作品是不一样的,所以整个来说要特别注重歌唱性,这样才能表他他的内心。

    新芭网: 随着年龄的增长会不会面临技术问题啊?

     殷承宗: 哈,所以我觉得越老越要练琴。不过现在反而没有以前练得多了。以前非常拼,现在会想很多的办法,多思考指法,踏板的运用,要巧干,不能苦干。

    新芭网: 现在一般每天练几个小时?

    殷承宗: 一般要练五六个小时吧,以前都要弹八个小时。因为以前一直要学新的东西,当然现在也要学一些新的作品,但是不像原来的时候压力那么大了,因为当时刚到美国,每年独奏会都要准备新的曲目。

    新芭网: 你的老师克拉夫琴科是俄罗斯人,后来你在列宁格勒音乐学院(现在的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学习,接触的都是俄罗斯学派的人,但是为什么很少演奏拉赫玛尼诺夫,斯克里亚宾,普罗科菲耶夫的作品?

    殷承宗: 到了后来俄罗斯作曲家的作品很少弹了,以前学生时代在列宁格勒音乐学院俄罗斯的作品接触的比较多,到了美国之后慢慢的开始喜欢德奥作曲家的作品和一些印象派作品。

    新芭网: 年轻时候刚到苏联应该接触到很多俄罗斯学派的钢琴家吧。

    殷承宗: 对,当时经常听音乐会,像李赫特,吉列尔斯,年轻一点的有巴什基洛夫,他那个时候弹的相当好,我非常喜欢他的演奏。当时索科洛夫还很年轻,比我小十岁,后来我再去的时候他已经非常优秀了,我觉得他现在是俄罗斯最好的钢琴家。

    新芭网: 怎么每个人都那么喜欢索科洛夫?

    殷承宗: 索科洛夫真的是把俄罗斯所有优秀的传统都放在自己身上了,像李赫特,吉列尔斯的优点他都具有。当时我还喜欢另外一位钢琴家,索弗隆尼茨基。

    新芭网: 哈哈,斯克里亚宾的女婿。

    殷承宗: 对,他的斯克里亚宾,舒曼都很好,不过他是个很神经质的人,发挥不稳定,有的时候弹的相当好,有的时候又很不正常。

    新芭网: 那您认为现在俄罗斯还有那些钢琴家比较靠谱呢?

    殷承宗: 现在我觉得除了索科洛夫以外。。。。。普雷特涅夫是个相当优秀的钢琴家。其实普雷特涅夫的条件并不好,手天生非常小,手指还很细。但是他的手指非常非常灵活,现场听的话他的音量不大,但是很灵巧,他的手什么八度啊和弦啊都能弹。我觉得他不是一个典型的俄罗斯钢琴家,比较特别,另外就是他的演奏经常会给人以出其不意的东西。他在上学的时候很天才,在上学的时候老师给他留一首贝多芬的协奏曲,他下次上课的时候能把五首都弹完。

新芭网:但是最近有个新闻,他在泰国。。。。。

殷承宗: 哈哈哈哈哈。

新芭网:那中国的钢琴家呢?比如您觉得现在年轻一代钢琴家比如朗朗他们录制的黄河协奏曲或者中国改编曲如何?

    殷承宗: 现在年轻钢琴家恐怕缺乏对民族音乐的钻研,因为中国民族音乐的语言和西方音乐是很不一样的,而且很有我们自己的传统。我们在演奏外国音乐的时候要知道他们的历史、地理,要知道作曲家当时的经历,还要了解当时的乐器,比如你在弹巴哈的时候脑子里不是古钢琴的声音就是管风琴的声音。那你在弹中国作品的时候我们也有许多自己民族的语言,实际上我在《黄河协奏曲》里面还运用了许多中国戏曲打击乐的节奏。

    新芭网:比如第三乐章黄河愤?

    殷承宗: 对,在控诉主题的地方,用了很多板鼓的节奏特点,还有模仿民族器乐的地方。当然民族器乐的特点更多的还是体现在《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彩云追月》这些改编曲里面,作为钢琴家你要是不懂民族器乐的话根本弹不出来,我们那个时候是花了很多时间来学习民族器乐,听民族器乐演奏的。

    新芭网:您最近是住在鼓浪屿这个大家都想去的圣地享清福呢吧?

    殷承宗: 没有,大多数时间还是待在纽约,国内有演出了才会回来。因为我在鼓浪屿有个工作室嘛,有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学生过来。

    新芭网:那我下次去鼓浪屿玩的时候也去打扰您!

    殷承宗: 如果恰好我在的话吧。

投稿、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