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Overview

新芭网专访法国钢琴大师让-艾弗兰·巴维,法国钢琴大师让-艾弗兰·巴维将在5月16日晚7:30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为京城乐迷呈现“聆听拉威尔- 拉威尔钢琴独奏曲全集音乐会”。

相关 About

新芭网 Sin80.com 古典音乐媒体

2010-05-30 10:01 新芭网 周皓

编者按: 法国钢琴大师让-艾弗兰•巴维5月16日晚7:30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为京城乐迷呈现了“聆听拉威尔- 拉威尔钢琴独奏曲全集音乐会”。继08至09年度在中山音乐堂演奏8场“完全贝多芬”马拉松音乐会后,巴维的拉威尔令人沉迷。他用了3个小时,演奏拉威尔钢琴独奏曲全集,在京城乐坛掀起拉威尔狂潮!

近日新芭网记者独家专访了巴维,以下为采访实录:

巴维

 钢琴家让-艾弗兰•巴维 (拍摄地点:中山公园音乐堂)

文中 Z 代表采访者周皓,B 代表 Jean-Efflam Bavouzet

     1:Z:首先谈一下昨天的音乐会吧,你怎样看自己的演奏?

     B:一场音乐会演奏这么多的作品对记忆是个很大的挑战,特别是像在演奏《镜子组曲》,《库普兰之墓》这样充满了技术上的难度的作品之时,确实需要很大的毅力。我看到观众的热烈反应也很欣慰,北京的观众越来越专业了。

     2: Z:七年前你在MDG公司录制过拉威尔作品的全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是否有新观点呢?

     B:是的,有很多新的感受。事实上这是由于我后来演奏和录制了德彪西全部独奏作品,我认为在演奏德彪西作品的时候需要更加注意的那些内在逻辑,这也加强了我对拉威尔作品的理解,相比于德彪西,拉威尔的作品在表达思想和情感之时更直白一些。

     3:Z:在你看来,拉威尔的音乐有什么样的特点呢?

     B:在拉威尔的音乐里我可以听到很多很直观的东西,有些是提示着一些忧郁的情绪,有些展现出来悲伤的情绪,这些在他的作品中无处不在,拉威尔仿佛是通过音乐来回忆他的童年和一些记忆深刻的情感。当然,这些都是我的主观感受。

     4:Z:在上个音乐季,你在中山音乐堂演奏了贝多芬奏鸣曲全集,北京的观众反响很强烈,你自己感觉如何?这样的全集演奏对你是一个挑战么?

     B:那当然了!这是我的第一次贝多芬奏鸣曲全集巡演,对我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相比其他一些演奏会,在这个系列音乐会完成后我感到更加的高兴。但是正如卡拉扬所说,如果你对实现所有的目标而感到满足,那只能说明它们太容易实现了。

     5: Z: 32首奏鸣曲贯穿了贝多芬的一生,在那次全集演奏中,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像是回顾了一遍贝多芬的音乐生涯? 

     B:这倒不见的,但是我确实感受到了他对钢琴音乐的不断创新和追求,以及他对于钢琴奏鸣曲所作的拓展性的尝试,对于奏鸣曲的形式进行了革新。更详细的说,他的每一首奏鸣曲都包含着新的钢琴演奏技法,而且按照时间的推移,他总是在尝试着新的方法,正是因为这样,我是按照作品的顺序来安排演奏会,体现出了贝多芬创作历程的变化。

     6:Z:你的保留曲目很多,有没有哪些经常在你手上?

     B:你指的是我能随时都可以演奏的作品吧?事实上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曲目列表,不过我可以马上坐下,弹出六首海顿的奏鸣曲,贝多芬的十二首奏鸣曲,所有的拉威尔作品,德彪西的四分之三独奏作品,一些李斯特和舒曼的作品,还有十多首协奏曲吧。如果给我两天练习时间的话,这个列表里作品的数量会比现在多个两三倍。

     7:Z:你最喜欢的作曲家是谁?

     B:哈哈,只要是我演奏过的作品,这些作曲家就是我最喜欢的。不过有一些作曲家的作品我基本上不演奏,比如肖斯塔科维奇,舒伯特和勃拉姆斯。

     8:Z:那现代作曲家呢?

     B:我刚刚完成了年轻的法国作曲家曼托瓦尼的钢琴协奏曲世界首演,这首作品是作曲家献给我的。这部协奏曲是基于一首钢琴独奏作品写成的。这首钢琴独奏作品 也是曼托瓦尼根据我的音乐形象写给我的,叫做《JEB书》(注1)JEB就是我名字的首字母缩写。我经常演奏当代作曲家的作品,除了曼托瓦尼之外,我还沉醉于其他几个作曲家的作品,而且我们幸运,曾经和他们一 起工作过,他们是:史托克豪森,布列兹,库塔格(Kurtag),奥哈纳(Maurice Ohana),还有威德曼(Jorg Widmann)。

     9:Z:你将德彪西的钢琴独奏作品《嬉戏》改编成了双钢琴作品,是否意味着你对原作有着强烈的观点?

     B:我的改编建立在对原作强烈的敬佩之上的,不过德彪西的《嬉戏》实在是太复杂了,双钢琴改编版的线条很直白,更容易让人理解。布列兹在Durand Edition出版的乐谱上写的序言以及阿什肯纳齐在DECCA的录音都证明我的工作是有价值的。

     10:Z:你获得过很多的奖项,这说明评论界和乐迷对你的演绎很欣赏,你认为人们的审美观念会随着时代而变化么?

     B:这是个很有深度的问题,如果详细说的话恐怕很久都说不完,这里有一些意见供你参考。首先是作曲家本人的美学理念,,比如和传统相比他是否过于离经叛道?或者说对于他所在的时代,是否会显得太超前了?对于演奏者来说,同样要面临这样的问题,然后就是观众,他们是否有足够的接受能力,是否能够感受到演绎所包含的美感?比如说德彪西,他的音乐在那个时代看起来无疑是十分超前的,我在演奏的时候一直在试着展现出他的作品现代性的一面,同样,海顿,舒曼的作品也是这样,都具有时代超越性。我在CHANDOS的德彪西录音里就在试图把这些特点展现出来,我注意到一些其他的钢琴家也有同样的观点。可以肯定的是,音乐家的演奏人类社会的发展是分不开的,都处于不断的发展之中,如果二十年之后我对作品有了更多不同的认识并再次录音,我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怎么说呢,公众和媒体对于我这套德彪西的录音的反响对我演奏生涯的影响是很深刻的。

     11:Z:你和布列兹有着深厚的友谊,他在音乐上对你有什么影响?

     B:布列兹是我曾经接触过的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他的音乐理念是那么的完善和富有影响力,我不可能不受到影响,我甚至经常在独奏的过程中想象他在指挥着我。我在研究他的第一奏鸣曲的时候下了很大的功夫,并且和他一起相互讨论观点。他思想的光辉在这部作品上对我有着深远的影响,在其他一些作品上也是如此。当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会感受到他的智慧有着强烈的感染力!

     12: Z:你经常去台湾演奏,你觉得台北的观众和北京的听众有什么区别?

     B:哈哈,在我的记忆里,我最后一次在台湾演奏的时候坐在第五排32号的观众带着眼镜,而昨天中山音乐堂这个座位上的观众不戴眼镜,哈哈哈,玩笑!北京和台北的观众都很热情!

     13:Z:在你做完演奏的时候我注意到你手上的戒指,谈谈你的生活?

     B:我在右手无名指上戴着婚戒是因为我的妻子,她是匈牙利人,这种戴戒指的方式是匈牙利的传统,法国的传统是戴在左手上的。我很自豪我的两个女儿能在有着不同语言习惯的家庭中有着出色的语言能力。我在业余时间喜欢制作迷你火车,大概是真实火车的220倍放缩模型,我很享受这个爱好!

     后记:和 Bavouzet接触的过程中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他的努力,他谦称自己不是天才钢琴家,每天都要花大量的时间在练琴上。在音乐会当晚签售和晚宴后已经是午夜了,只睡了四个多小时,第二天一早又赶去中央音乐学院给学生上大师课,下午又回到音乐厅,练习着两天之后要在马来西亚演奏的舒曼协奏曲。听过他现场演奏的人一定会对他的技巧有很深的印象,的确,在现在这样一个技巧不是问题的年代,Bavouzet不是一个以技巧而扬名四海的钢琴家,但是他懂得如何最合理的使用技巧,用合理的方式进行演奏。我希望我们这个时代能更多一些这样“专业”的钢琴家,通过努力把自己的天赋变成触及心灵的音乐。

     注1:该作品标题出自圣经《The Livre de Job》,中文译为《约伯书》,此处曼托瓦尼根据圣经《约伯书》,为这部作品拟定了标题《The Livre de JEB》。

投稿、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