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Overview

新芭网专访;和刘霄的访谈是从古典音乐的概念开始的,一开始刘霄问我怎样定义古典音乐,我还真说不出具体的解释。

相关 About

新芭网 Sin80.com 古典音乐媒体
刘霄 Liu Xiao 青年小提琴家

2010-05-10 14:38 新芭网 周皓

  提示:刘霄,青年小提琴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最年轻的小提琴教师,中国最优秀的青年小提琴家之一,师从著名小提琴教育大师林耀基教授。2000年赴法访问演出及在著名的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深造。1999年,获得第一届MIDO国际小提琴比赛冠军,2008年“CCTV钢琴小提琴大赛”小提琴成人组金奖。

  近日,新芭网对刘霄进行了专访。

刘霄

刘霄  (罗维 / 摄影)

刘霄:音乐不能墨守陈规

采访:周皓

什么是古典音乐?

和刘霄的访谈是从古典音乐的概念开始的,一开始刘霄问我怎样定义古典音乐,我还真说不出具体的解释。

刘霄认为“古典音乐”这个名词有两个含义,一个是指音乐历史上的一个特定时期的音乐风格,一个是指当今大众普遍认为的用“古典乐器”演奏的音乐,这包括西洋弦乐器、管乐器、钢琴等。其实后者是一个误区。本来音乐就不能这么分类,难道说用小提琴演奏的乡村、爵士、轻音乐都算“古典音乐”?在他看来本来就不应该详细界定什么音乐分类。不一定是只是演奏巴赫,莫扎特才叫古典音乐,这样大众不一定接受你。自己喜欢喜欢什么就演奏什么。梅纽因说过:自从有了音乐学院,音乐就死了。很多所谓“搞古典音乐”的真的是在用心来做音乐么?以前很多音乐家是处于热爱而学音乐,现在许多人只是一种职业的选择,真是“学”音乐的。我不完全反对比赛,比赛是一种手段,一定要保持内心的纯净,明白手上的琴到底是做什么的。很多很杰出的演奏家甚至在大型比赛的决赛上过于紧张而不知所措,忘谱了,这在音乐会上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在比赛上却经常发生,令人唏嘘。而且古典音乐呆板的形式造成了现在古典音乐的小众化,古典音乐老旧的演奏形式可能快要被淘汰了,但是音乐不会死。比如燕尾服,可能会在古代的宫廷很合适,但是现在的音乐厅建筑结构都很现代,穿成这样还合适么?

现在很多独奏家已经开始有些改变了,在演出服,或者表现形式上开始变化。说起打破成规可能就会有人说背叛,一说“背叛”我就想起中世纪的欧洲,对教会的背叛换来的就是火烧的下场,现在我们不是一直在批判教会对于先进思想的扼杀么?米尔斯坦,奥伊斯特拉和,海菲兹等人的演奏完全不一样,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但是现在的小提琴家倒是有更多的约束,这样看起来似乎是我们越来越守旧。现在很多学生在比,我的声音能模仿成奥伊斯特拉赫,我能按照海菲兹的速度演奏,我揉弦能像帕尔曼那样。所以导致现在的演奏风格越来越接近,以前已经有那么多好的音乐家演奏过了这些曲目,现在谁还会再听你模仿一样的演奏?听众需要的是你自己的声音。穆特可以把贝多芬的奏鸣曲演奏的那么风骚,很时尚的方式,但是她确实演奏的很好啊!希拉里哈恩为什么会成名?她继承的是法比学派的传统,很“复古”,所以在今天这样越来越趋同的小提琴家中显得另类,最终脱颖而出。

有些演奏家把巴赫神圣化了,不敢太按照自己的想法发挥。但是我认为抓住了他的音乐本质,有了感触,那这就是你的巴赫,巴赫并没有说过他的音乐会是怎么样的。贝多芬很叛逆,巴赫更叛逆。巴赫在是处在巴洛克时期,一个宗教至上的时代,本人是教堂的管风琴师,但是他的音乐有的地方很火爆,很有节奏感。为什么一定要用巴洛克乐器,用巴赫弓,还不能揉弦,难道一定要像在教堂中那样矜持么?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的本真,不发展,巴赫还会有这样的地位么?

现代作曲家

刘霄的曲目库里面有着相当丰富的现代派作曲家的作品,还世界首演了杜鸣心第二小提琴协奏曲,叶小纲的小提琴协奏曲《最后的乐园》芭蕾舞合作版,中国首演了陈怡第一小提琴协奏曲等。

“演奏家就像一个新闻播音员,播什么样的新闻就会用什么样的语气,演奏家也一样,看到音乐就会有自己的解读,会有最基本的认识,乐谱上的各种标记,或者是作品的标题,大体上遵照这这些标记演奏就可以了,剩下的就是你自己的理解。”在说到演奏家的职责的时候,刘霄如是说。

在谈到这些作曲家选择他作为首演的原因,刘霄说“第一是我比较敢想,我在演奏一些作曲家新作品的时候会问作曲家一些地方怎样演奏,他不会说一定要怎样演奏,让我自己理解。有的时候我用自己的方式演奏一些作曲家的作品,作曲家本人听到会眼前一亮,之前作曲家本人也没有想过这样演奏出来效果更好。以前的作曲家和现代作曲家不都是这样的么?作曲家在作曲的时候不会设定一定要如何演奏,还是要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演奏,而不是模仿。第二点就是我对于比较“难懂”的现代音乐总是能找到自己的理解方式。现代音乐的理解是一种“自圆其说”的方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体验,我用这样“自圆其说”的方式理解到了音乐,再通过演奏向观众表达出来,可能更容易让听众和音乐产生共鸣。音乐是作曲家把情感变成音符,像一种密码一样传递给你,你再把这个密码解读出来,再还原成情感,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有着变化了,你怎么能够完全还原出作曲家的本意呢?这个多样化的过程,本身就是古典音乐最大的魅力。演奏的过程是体会,欣赏音乐也是一个体会的过程。你有自己的体会,那你就欣赏到音乐之美了,没有什么标准答案的。”

欣赏的小提琴家

聊起最喜欢的小提琴家,刘霄说这个一直都在变化,比如在演奏难度比较大的作品的时候,会很喜欢像海菲兹,里奇(Ricci),阿卡多这样技巧很好的小提琴家,有了技巧之后开始追求音色,这个时候就特别欣赏奥伊斯特拉赫,格鲁米欧,最后又觉得自己的音乐还缺乏深度,然后就发现老一代的小提琴家很有内涵,像克莱斯勒,西盖蒂,虽然西盖蒂有的时候弓子抖,感觉有的音没法听,但是他内心有一些东西是别人没有的。听西盖蒂老年的录音有的时候感觉他都没法完成演奏了,技术太差了,但是他年轻的时候非常棒,小提琴家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化太大了。西盖蒂和梅纽因可能是因为最开始练琴的时候有些不规范的习惯,再加上早早成名,大量的时间都是在各地演奏上,练琴的时间就不能保证,所以到了老年退化的很厉害。目前这个阶段比较喜欢祖克曼,以前觉得他演奏缺乏冲动,现在又觉得他比谁都有激情,因为我现在发现他的演奏充满了能量,对每个音都注入的热情,别人很难做到。当年学琴的时候老师是要求我多听听谢林的,因为谢林的演奏是最规范的。

除了拉琴,刘霄最爱的是画画。当年刚考入央院附中的时候练琴不是百分之百的真心,对画画确实十分痴迷,有的时候甚至不练琴,背着父母画画。现在也没放下,有时间就画,给朋友画了很多肖像,朋友很满意,自己也很享受其中的快乐。

投稿、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