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Overview

今昔对照,中国优秀演出数量的翻番倍数甚至超过了铁路速度的增长比率,我国古典音乐事业呈现出令人欣喜和憧憬的大好局面。

相关 About

古典音乐年度盘点 Annual inventory

时间:2019-01-03 10:15 音乐周报 武跃

10月10日,太庙,DG成立120周年庆典音乐会10月10日,太庙,DG成立120周年庆典音乐会

2018年是中国古典音乐演出市场继去年全面开花之后蒸蒸日上、蓬勃发展的又一年。今年恰逢改革开放40年,随着中国经济文化的日益繁荣与对外交流的不断扩大,广大人民群众通过音乐厅这个窗口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国家富强与自身生活质量提升的紧密关系。今昔对照,中国优秀演出数量的翻番倍数甚至超过了铁路速度的增长比率,我国古典音乐事业呈现出令人欣喜和憧憬的大好局面。

【外国音乐家篇】

两大天团“梅开二度”

尽管近些年来名家名团如雨后春笋般频繁造访中国,但相比于往常星罗棋布般的景象,今年对于国外音乐家的引介呈现出更为系统化的态势,并且在覆盖面和纵深度上都达到了新的高度。

首先要说的自然是今年11月,维也纳爱乐乐团和柏林爱乐乐团同时连续第二年访华,这不仅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难得一遇的殊荣,即便从这两支乐团本身的历史而言也比较罕见。和以前不同,这两年他们对城市的选择十分多元,今年除了北京、上海、台北这些文化经济繁荣的老牌大都市以外,他们还深入天津、西安、深圳、高雄等地,将最好的音乐播撒在更广阔的中华大地上。维也纳爱乐中国之旅的指挥是与其气质相投的弗兰茨·威尔瑟-莫斯特,他的选曲比较保守,却也借此使乐团不加遮蔽地发挥出平和华丽、温暖醇厚的标志性音色。返场的圆舞曲和波尔卡让听众不出国门便切身感受到了维也纳金色大厅的新年气氛,是音乐会上令人难忘的点睛之笔。首度空缺音乐总监的柏林爱乐由古斯塔沃·杜达梅尔领衔,在曲目选择上既包含了具有悠久演出传统的马勒与肖斯塔科维奇交响曲,同时也契合伯恩斯坦百年诞辰的热点,带来了两首其上演率不高的作品:《嬉游曲》和《第一交响曲》。尽管年轻的杜达梅尔在艺术造诣上尚欠火候,柏林爱乐将深刻与辉煌熔于一炉的声音依然不可阻挡地在人们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值得一提的是,乐团多位声部首席在繁忙日程之余踏进校园,为莘莘学子一对一讲授音乐的观念与技艺。

国家级乐团展现浓厚特色

除了两大世界级天团访华之外,两支具有浓厚地域性的国家级乐团也先后到来,一个在春天,一个在秋天。4月16日、17日,“指挥沙皇”瓦莱里·捷杰耶夫携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及合唱团在国家大剧院连演两晚穆索尔斯基,一场交响音乐会,一场歌剧《霍万兴那》中国首演(音乐会版)。俄罗斯音乐不只有抒情与真挚的一面,更有神秘、荒诞、粗暴甚至令人毛骨悚然的一面。马林斯基剧院的音乐家们用充满戏剧性变化的声音和入木三分的表演带领观众体验了原汁原味的俄罗斯艺术文化,激起热烈反响。10月24日、25日,德国指挥界的代表人物克里斯蒂安·蒂勒曼同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在广州演出舒曼交响曲全集。蒂勒曼秉持着某种几乎“过时”的诠释理念,总体上将舒曼处理得偏于厚重,反映出坚实的德国传统。围绕这次演出,广州各界爱乐者中掀起了一阵舒曼热潮,人们开始重新兴致勃勃地谈论起他的生活和艺术——德累斯顿为花城播撒下了永葆青春的种子。

全球古典乐坛的万花筒

除此之外,外国音乐家还为我们的2018带来了许多精彩的回忆: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与里卡尔多·夏伊“驻场”上海;安妮-索菲·穆特为克里斯托弗·潘德列茨基倾情出演“85岁庆生音乐会”;柏林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与丹尼尔·巴伦博伊姆演出勃拉姆斯全集;伦敦交响乐团与叶菲姆·布朗夫曼带来钢琴协奏曲;法国国家交响乐团献上印象派“海之夜”;意大利圣切契利亚交响乐团与陈萨合作演绎贝多芬作品;英国爱乐乐团与埃萨-佩卡·萨洛宁和克里斯蒂安·齐默尔曼演出《焦虑年代》;上海音乐厅策划演出“万象巴洛克”系列音乐会;维多利亚·穆洛娃、安德拉斯·席夫、伊沃·波格莱里奇演绎荡气回肠的独奏音乐会;玛格丽娜·科热娜身着戎装、分饰两角,挥舞双剑出演蒙泰威尔第《唐克雷蒂与克洛琳达之战》;以及一群十几岁孩子们组成的美国国家青年交响乐团朝气蓬勃地演绎西贝柳斯……世界上几乎所有杰出的音乐家都把华夏大地视为一个重要的舞台,中国已俨然成为了全球古典乐坛的万花筒。

【中国音乐家篇】

从太庙走向世界

对于中国古典音乐界而言,2018年的旗帜性事件非10月10日上海交响乐团与余隆的“德意志留声机公司120周年庆典音乐会”莫属。这场音乐会重新启用了20年未举办过演出的北京太庙殿前,场面盛大而隆重。“DG大黄标”是许多音乐从业者和爱好者心中神圣的标尺,它以一种醒目的方式圈定出什么是一个时代值得定格的音乐。作为签约DG并在全球发行唱片的首支中国乐团和首位中国指挥家,他们因此肩负着向世界传递中国声音的重担,任务艰巨而光荣。音乐会的主体曲目为卡尔·奥尔夫歌唱命运、春天与世俗之乐的《布兰诗歌》,中外音乐家用饱满的热情温暖寒风中的北京城,向古老致敬,向未来祈福。由于场地及音响条件限制,现场的听觉体验并不完美。不过,这场高度仪式化的音乐会更像是一枚标签,标志着中国古典音乐事业已经迈上一个新的阶段。

乐团水平提升拓展

实际上,我国许多乐团都已形成了相对完善的演出季制度,古典音乐优秀作品由此获得了常规性上演的依托,例如,以规模庞大、情感复杂而著称的马勒如今已成为国内指挥和乐团的常备曲目,今年中国爱乐乐团、西安交响乐团、上海爱乐乐团、宁波交响乐团等都纷纷演奏了马勒的大型作品,杭州爱乐乐团甚至把马勒带到了韩国釜山,这些都彰显了我国各地交响乐演奏和欣赏水平整体意义上的进步。此外,通过与国际顶尖音乐家合作,乐团不仅吸引了观众,也拓展了自身的可能性。5月,当代杰出古乐大师唐·库普曼就为上海交响乐团带来了海顿清唱剧《四季》和一整套回溯18世纪的“本真演绎”方法,教会乐手如何用尽可能平直的演奏展现古乐的声音特质,丰富了音乐家和爱乐者对早期音乐的想象空间。

迈向未来的脚步不停歇

没有新音乐的一年不是完整的一年。2018,我们还在北京现代音乐节、上海之春、上海当代音乐周等重要音乐活动中收获了不少孕育着新的可能性的作品:周湘林等4位作曲家以追溯中华文明源头为灵感合写的交响幻想曲《炎黄颂》;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上反复奏响的陈其钢小提琴协奏曲《悲喜同源》;中央音乐学院7位作曲家探索中西乐器相碰撞的新作在纽约和北京的集中展演等。现在或许尚难以对这些乐曲做出定评,但随着时间的延展,它们的价值和影响将会更好地被人们所认识。

投稿、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