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Overview

伴随中国经济实力与综合力量上升以及古典音乐艺术在国民文化需求中占比提高的必然趋势。2017年的演出市场,爱乐者们陷入了难以取舍的“幸福烦恼”之中。

相关 About

时间:2018-01-06 11:38 音乐周报 高建

弗莱明弗莱明

文 | 高建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考量,2017年都应该是中国古典音乐演出市场前所未有的“大年”,抛开演出运作方面的机缘巧合外,这也是近30年来,伴随中国经济实力与综合力量上升以及古典音乐艺术在国民文化需求中占比提高的必然趋势。2017年的演出市场,爱乐者们陷入了难以取舍的“幸福烦恼”之中。

顶级乐团的炫目巡礼

尽管在新年过后的1月5日,曾经孕育出西蒙·拉特、安德烈斯·尼尔森斯的英国伯明翰市立交响乐团就在指挥家辛奈斯基的执棒下带来了令人难忘的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但属于2017的第一个重磅演出无疑是1月20日,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在新任艺术总监丹尼尔·加蒂率领下造访国家大剧院带来的视听盛宴。德彪西在管弦乐领域的发轫之作《牧神午后》前奏曲奏响的瞬间,音乐厅瞬间被一种无形却弥漫的温润气场所包围,长笛醇美的独奏与弦乐延绵不断、明暗闪烁的奇妙质地让听众们真正领略到全球顶级乐团伟大的音响传统。当这支乐团在返场时奏响家喻户晓的《春节序曲》时,那种惊奇后舒展而自如的表达更是为这部中国音乐佳作确立了新的标杆。时隔一个月后,丹尼尔·哈丁与伦敦交响乐团这对中国观众十分熟悉的组合又献上了两场高水准的演出,其中马勒《第四交响曲》尤为出色,哈丁在第三乐章尾段那著名的强奏到来之前所铺陈的静谧氛围赋予了音乐最大的戏剧张力,如阳光忽至般豁然开朗。

进入秋季,属于交响乐迷们的狂欢真正到来,维也纳爱乐乐团与柏林爱乐乐团两支堪称管弦乐艺术代言的王牌团体,先后造访上海、广州等城市,累计奉献了多达十余场演出。对于执掌柏林爱乐15年、即将在明年卸任艺术总监的西蒙·拉特而言,如何在这任期中最后一次亚洲巡演中全面展示乐团能力显然是曲目策划上的重点,从形态嬗变、色彩斑斓的《彼得鲁什卡》到凝练写意、朴拙厚重的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无不让人们意识到,如今的柏林爱乐在技巧能力与应变能力上都达到了新的境界。

尽管在各大乐团排行榜上稳居前三的乐团都在2017年亮相中国舞台,但笔者仍然要把心中的年度最佳管弦乐体验留给10月14、15日登台国家大剧院的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这支由指挥大师克劳迪奥·阿巴多组建的“全明星”乐团时隔八年再度造访中国,在其新任艺术总监里卡尔多·夏依的带领下奉献了格调超然、直击人心的表演,无论是理查·施特劳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那恢弘壮丽的引子还是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中澎湃着原始野性的“献祭之舞”,都印证了音乐艺术的评价标准绝不仅限于技巧表达层面,近百位杰出音乐家能否真正在艺术理念上形成高度统一,往往是判定同级别乐团演绎“天花板”的决定性因素。此外,科隆爱乐乐团、慕尼黑爱乐乐团和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三支德国交响劲旅的精彩表现同样不可忽视,尤其是捷杰耶夫率领的慕尼黑爱乐乐团,在意料之中地高水准完成柴科夫斯基《第六交响曲“悲怆”》的第二晚,便以自信而虔敬的姿态搭建出布鲁克纳的交响圣殿,以致敬瓦格纳的《第三交响曲》再度证明了捷杰耶夫在俄罗斯音乐作品外的深湛造诣。

“贝多芬年”的不朽华章

2017年全球范围内的一大音乐主题便是纪念贝多芬逝世190周年,也许只有“乐圣”可以享有在非整数纪念年份仍被集中追思的殊荣,这使他那些本就占据当代音乐舞台核心地位的不朽佳作拥有了更引人瞩目的亮相。

4月6、7日,维也纳交响乐团在首席指挥菲利普·乔丹的带领下带来了四部贝多芬交响曲作品,与不少乐迷期待的“维也纳式”的演绎风格不同,舞台上活力四射的乔丹并没有按照伯姆、卡拉扬等前辈大家的方式处理音乐,而是在整体偏快的速度与凌厉迅捷的变化中展现新生代指挥家的审美趋势,这一点在《第六交响曲“田园”》的“暴风雨”乐章中尤为突出。无独有偶,在10月的北京国际音乐节舞台上,帕沃·雅尔维领衔的德意志不莱梅爱乐乐团以更小的乐团编制、带来了同样轻盈灵巧的贝多芬交响曲全集。在雅尔维抽丝剥茧的处理下,《第三交响曲“英雄”》等众多常与“厚重”“雄浑”“豪迈”等形容词关联的作品呈现出了精致的结构轮廓和真正符合“古典主义”时期演绎特征的独特美感,这与一般意义上的“本真演绎”并不相同,艺术家们也没有追求从乐器到弓法都复刻历史,而是以一种更开放、更具生气的方式捕捉贝多芬埋藏在乐谱中的无尽美感。

在“贝多芬年”中怎能缺少震撼人心的“贝九”?5月31日,如日中天的指挥家雅尼克执棒费城管弦乐团、携手四位中国歌唱家及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带来了一场力透纸背、磅礴浑然的极致体验。尤其是担任声乐部分的中国音乐家们,在与一流乐团合作时展现出了令人惊喜的艺术表现,低男中音歌唱家沈洋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令人印象尤其深刻。此外,在国家大剧院一年一度的“五月音乐节”中,钢琴家拉尔斯·福格特与英国皇家北方小交响乐团联手,以“自弹自指”的方式呈现了贝多芬五部钢琴协奏曲,技巧娴熟、风格硬朗,将作曲家“狂飙突进”的一面尽展无遗。

“独角戏”的闪光与本土乐团的成长

在堪称华丽的国外知名乐团之外,2017年登上国内舞台的独奏、独唱家也呈现出百花争艳的姿态。钢琴家德米登科、格里莫、特里福诺夫、科瓦切维奇;小提琴家珍妮·扬森、齐默尔曼、宓多里、帕尔曼;歌唱家弗莱明、汉普森、考夫曼、达姆娆……可以说为乐迷们按照自己的偏好进行赏听提供了最大程度的可能。这其中,9月23日俄罗斯钢琴新星特里福诺夫在国家大剧院带来匠心独具的“肖邦”主题音乐会足以解释其横扫欧美乐坛的原因,在下半场的肖邦《第二钢琴奏鸣曲》中,特里福诺夫以一种“先破后立”的勇气完成了对作品的解构与重组,无论是“葬礼进行曲”中细若游丝的弱奏还是末乐章秋风卷落叶般的酣畅与洒脱,都是以一种叵测的才华赋予音乐新的可能性。德国男高音歌唱家乔纳斯·考夫曼11月15日在同一舞台上的独唱音乐会主打德语艺术歌曲,其在理查·施特劳斯作品中那“带着对话口吻的歌唱”展现了其对于作品文学性的精妙把握,诗意盎然,在返场加演的《卡门》咏叹调“花之歌”中,对尾声高音的弱唱渐强处理令人们再次感到这位当代歌坛的一线大咖所具备的强大机能与高级乐感。

6月24日,拥趸众多的女高音歌唱家芮妮·弗莱明登台国家大剧院,张弦执棒下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释放出的光芒丝毫不逊于舞台中央的巨星,这支年轻的力量在2017年10月在又一次美国巡演中表现出色,可以视作中国乐团发展形势喜人的一个缩影。笔者同样有幸亲历了作为国内乐团“老字号”的中国交响乐团与上海交响乐团的“高光时刻”:11月17日,国交在指挥家张艺的率领下挑战了布鲁克纳的《第九交响曲》,在整体气质与细节刻画上做到了高水准的平衡,绵延的弦乐与壮硕的铜管尤其值得称道;3月10日,张国勇执棒上海交响乐团的乐季音乐会中主打全场舒曼作品,除了实力派小提琴演奏家伊莎贝拉·福斯特担纲独奏的小提琴协奏曲外,乐团在经典的《第一交响曲“春天”》中也凭借流畅的音乐线条和出色的结构意识完成了一次扎实而上乘的表演。本土乐团的茁壮成长,一定是未来中国音乐演出市场持续稳定发展的保障,在这繁花似锦的2017年中,这样的积极态势格外令人欣慰。

投稿、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