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演奏是骗不了人的。在观众面前不可能有丝毫的伪装。即便可以暂时掩饰自己的弱项,但真实的一面有可能会通过别的渠道不经意地表现出来。

正文 Text

解放周末:协作精神对音乐家而言非常重要,音乐家与指挥、乐队之间的配合是否默契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部协奏曲的呈现效果。在演奏中,你们之间的一些细微交流是台下的观众察觉不到的,能谈谈这种交流之中的门道吗?

张昊辰:音乐是一种特殊的语言,有一套专业的语法,音乐家与指挥之间是通过这种语法来交流的。那些出色的指挥家在传达自己的指挥意图时会非常明显,他未必需要夸张的动作,有时候只要一个微妙的手势,我就知道他要的乐句时长是多少或者接下来的节奏要如何变化。就像这次与夏伊这样的大家合作,只要足够敏感,就会很容易感觉到他想要的东西。

当然,我在台上也会把我想表达的东西传递给他,我们之间始终在保持对话。比如在下一个乐句里我要变化一种音乐的色彩,在这个乐句出来之前,我就会给他某种暗示,通过休止或语气的转变来营造一种悬念的张力。

解放周末:著名指挥大师马泽尔曾经评价你的演出“非常成熟,像50岁的演奏家”,国外也有评论家说你“有着难以想象的音乐成熟”。这份成熟从何而来?你会不会在演奏中去刻意表现得成熟?

张昊辰:演奏是骗不了人的。在观众面前不可能有丝毫的伪装。即便可以暂时掩饰自己的弱项,但真实的一面有可能会通过别的渠道不经意地表现出来。音乐就是这样神奇,它会让音乐家把内心的状态自然地流露出来。我也很想把真实的自己展现给观众。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在台上和生活中完全一样。我在生活中也有孩子气的一面,但是舞台会自然地为我做一个切换。

解放周末:对于大多数你的同龄人而言,古典音乐是充满距离感的,似乎是远在音乐殿堂里的。作为“90后”音乐家,你如何看待古典音乐与当下年轻人之间的距离?

张昊辰:这种距离确实存在,但也是必要的。世界上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与普通人的生活之间都是有一定距离的。难道我们在阅读文学名著时,不会觉得有距离感吗?在欣赏中去弥合这种距离,恰恰是艺术的魅力所在。如果坐在那里什么也不用想,只要被动地去接受,那就是纯粹的娱乐。古典音乐无法提供这样的娱乐,不是你坐在那里什么也不用想就会觉得特别开心的。

解放周末:很多人觉得古典音乐太抽象,而流行音乐因为有歌词,更容易产生共鸣。

张昊辰:但古典音乐能带给人生活中其他一些事难以激发的感动,这种感动是深层次的,是日常生活中不会有的。聆听古典音乐、演奏古典音乐,都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自己。

我觉得古典音乐与年轻观众之间的距离也没有那么遥远,关键在于愿不愿意付出一定的精力去了解它。如果想要领略深海里的景色,就必须要潜水,坐在家里是体会不到的。

解放周末:作为一名职业音乐家,你在全世界各地演出时,如何让自己保持最佳的状态?

张昊辰:我现在一年在全球有六七十场演出,可以说不多不少,我想让自己尽可能保持从容的状态。职业音乐家的工作总是充满着不确定性,不同的城市、不同的音乐厅、不同的钢琴、不同的作品,面对不同的指挥和乐队,我会用开放的心态去面对种种不可预测性。

其实很少有人会享受这种工作中的不确定性,但是能够让音乐家坚持去面对自己的焦虑与不安的,不是笼罩在头上的所谓光环,而是作为传播音乐的使者,我把感动自己的东西感动了观众,当观众真诚的掌声响起时,觉得自己有了某种使命感。

张昊辰:古典音乐不是纯粹的娱乐
文章信息
链接张昊辰
来源:解放日报
更新:2018-11-01 23:24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