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从小在军乐团长大的张海峰,军乐团、军乐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35年中,他先后三次站在人生的岔路口,险些离开了军乐团。

正文 Text

2019年,张海峰作为联合军乐团总指挥、解放军军乐团团长参与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2019年,张海峰作为联合军乐团总指挥、解放军军乐团团长参与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

10月1日上午,万众瞩目中,联合军乐团奏响了《欢迎进行曲》,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庆典的开始。新中国阅兵史上最大规模的联合军乐团由此亮相。1300余名官兵来自全军十个大单位,奏响了新时代的交响史诗。《钢铁洪流进行曲》演绎铁甲战车的隆隆行进,《东风浩荡进行曲》诠释大国重器的使命与威严……国庆70周年庆典中完美的视听效果,离不开这支最早入场最后退场队伍的艰辛付出。作为70周年国庆大典联合军乐团的总指挥,张海峰从凌晨4点多起床一直忙到晚上10点,一口饭都没吃。这已是他历经的第五次阅兵。

一个不能少 一个不能倒

阅兵结束,回到阅兵村,张海峰终于有空歇一下。面前摆着小战士送过来的一碗面条,他夹起一根,看了看,“算了,还是睡觉吧!疲惫至极。”除了身体上的累,更多的是心累。“压力大、责任大。大家对联合军乐团是有期待的。”2018年4月,张海峰上任解放军军乐团团长。作为解放军军乐团的第10任团长,摆在张海峰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备战一年之后的国庆阅兵。按照以往的经验,都是至少提前一年下达任务,以解放军军乐团为基础,从全军军乐队抽调官兵组建联合军乐团。但是直到2018年12月,仍旧没有接到通知。这让张海峰无比焦虑。没有接到任务命令,就意味着正式遴选的通知无法下达。面对这种情况,张海峰建议以全军军乐骨干业务摸底为由,先报视频,进行预选。2600多个视频,张海峰一个一个地看,最终挑出998人。所以,当2019年4月阅兵任务正式下达时,联合军乐团的训练已经开始向纵深推进。

2019年7月1日,联合军乐团在阅兵村集结。此前张海峰已经下达命令,要求所有人必须在进入阅兵村前完成所有阅兵曲的演奏。集结当天,张海峰指挥了第一次合练,给出60分。3个月,从60分到100分,是这只联合军乐团的目标和任务。张海峰给联合军乐团提出的要求是:10月1日当天,想演奏错都错不了。

本次国庆70周年庆典,联合军乐团共演奏乐曲56首,包括阅兵曲和群众游行两部分,是历次阅兵演奏曲目最多的一次。不喝水、不上厕所的情况下连续站立四个小时进行演奏,这对乐手的体能是一大考验,同样也考验着51岁的张海峰。七八月的阅兵村,气温最高超过40度,无论高温还是下雨,联合军乐团的排练一天都没停,训练过程中,晕倒是常事。眼见着晕倒的、蹲下的……张海峰戴上了墨镜,“我的眼泪下来了。那也不能停。”心慈不掌兵。在张海峰看来,无论怎样恶劣的条件,联合军乐团都要能经受住考验。集训期间的一场大雨,给了张海峰答案。一个小时,联合军乐团1300人纹丝不动,大家还在大雨中演奏。

“一个不能少,一个不能倒。”这是张海峰对大家的要求。庆典结束后,张海峰站在总指挥台上给大家敬了个礼,露出了联合军乐团集结以来的第一次微笑。联合军乐团各个部队归建的时候,大家都希望团长去送他们,但是他一个也没送。“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哭,我也会哭。但我作为一个团长不能这样。”

阅兵就是战场 乐器就是武器

“联合军乐团要用新作品、新风貌向新时代致敬。”本次国庆70周年庆典中,联合军乐团演奏的56首作品中,其中28首是阅兵曲,28首中的15首都是新创作、新编曲的。针对不同受阅方阵的军兵种特色气质,解放军军乐团创作室为本次受阅方阵量身定做了12首乐曲。三位80后和一个90后,承担了这次阅兵和群众游行曲目创作和创编的重任。在重任背后,张海峰给创作“松绑”、给了创作团队充分自由。“我跟他们说可以不按照进行曲曲式写,要好听、与众不同、大国气派。”本次庆典第一次采用音乐全铺垫,真正做到了礼乐交融。“我希望阅兵音乐与阅兵画面结合之后,自然形成一个军事片,音乐对画面有巨大的烘托作用。”张海峰2011年上任解放军军乐团副团长起就主抓创作,他了解也相信自己的队伍。“解放军军乐团的创作室,对国家仪式音乐创作的贡献是巨大的,这是几代人几十年不懈努力的结果。”在张海峰看来,新时代的军乐创作开始了。

张海峰认为,解放军军乐团首先姓军,再是乐团。“我们首先需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其次我们的业务能力必须是专业的、拔尖的。”作为一团之长,张海峰抓创作、重业务,他总爱说一句话“团队好才是真的好”。解放军军乐团共有四个队,张海峰举办声部业务比赛,恢复军乐星期音乐会,调动了所有人的积极性。此外,他还努力给年轻人机会,送他们进修。本次联合军乐团,解放军军乐团共派出220人,其中150人为演奏员,他们全部都有阅兵经验,且80后是主力。

“新时代的军乐团,圆满完成国家司礼任务的同时,还承担着一种使命。”张海峰认为,解放军军乐团是国家军队军事文化对外交流的亮丽名片。2019年8月,张海峰带领解放军军乐团参加俄罗斯红场军乐节,通过直播,俄罗斯当地观众网络投票,来自中国的解放军军乐团获得第一名——最受欢迎的外国军乐团。“解放军军乐团既彰显了中国军人的形象,又展示了中国军乐的水平。”如今,全球各大军乐节纷纷给解放军军乐团发来邀请,张海峰认为解放军军乐团迎来了新时期。

 

 

既是参与者也是见证者

张海峰1984年参军进入解放军军乐团,从演奏员到队长再到团长,面对军人、音乐家、管理者这三重身份,张海峰始终明确自己的定位——部队的文艺工作者。

1984年,16岁的张海峰作为联合军乐团的单簧管演奏员,参与了新中国成立35周年庆典。这是张海峰第一次参与阅兵任务,当时激动得热泪盈眶。1999年,张海峰作为联合军乐团分指挥参与新中国成立50周年庆典。2009年,张海峰作为联合军乐团副总指挥参与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典。

2015年,张海峰作为联合军乐团总指挥、解放军军乐团副团长参与9·3胜利日大阅兵。2019年,张海峰作为联合军乐团总指挥、解放军军乐团团长参与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五次阅兵,张海峰既是参与者也是见证者。但是说到参与阅兵,他依旧不敌父亲。张海峰的父亲——一位老军乐团人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参与阅兵,达近10次。其中惟一一次父子同台就是1984年。张海峰笑称他家是“阅兵第一家庭”。

从小在军乐团长大的张海峰,军乐团、军乐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35年中,他先后三次站在人生的岔路口,险些离开了军乐团。第一次,张海峰从解放军艺术学院单簧管专业毕业,拿到了美国全额奖学金,犹豫之时,军乐团通知他去中央音乐学院学习指挥。本身就喜欢创作的张海峰,对学习指挥充满期待。第二次是在中央音乐学院跟随徐新老师学习指挥。毕业后,面对未来,他跟徐新老师有过一次深谈。“徐老师说,你要向彭修文先生学习,做一个对国家有贡献的指挥。不是指挥交响乐、歌剧就是成功的。”徐老师说完这句话,张海峰立刻明白了,他坚定地留在了军乐团。第三次,英国曼彻斯特皇家音乐学院录取张海峰为指挥系研究生,就在这时,军乐团党委找他谈话,让他去当队长。回忆起这三次经历,张海峰说每次决定留下都会让他更加深爱军乐团。

在采访过程中,话题每每以张海峰自己谈起,他总是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军乐团和他的队员,关于自己却总是“避重就轻”。这期间总有下属敲门进来找张海峰,他都是和颜悦色地为他们解决问题。“但他们都特别害怕我,我是个严格的团长。”张海峰认为,作为领导,讲情感也要讲原则,这个尺度的把握是关键。但有一条红线不能碰,那就是部队纪律。工作中的张海峰多数是严肃的面孔,他将最柔软的一面在下班后给予家庭、给予女儿。今年进入阅兵村之前,女儿手绘了一张贺卡,上面写着:“爸爸三个月不能回家,我会努力练琴。”对于女儿,张海峰从不强求,鼓励她自己做决定。“喜欢是最好的老师,执着方能成就人生。”

用户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70周年国庆军乐团总指挥张海峰背后的故事
文章信息
链接张海峰
来源:音乐周报
作者:孟绮
更新:2019-12-04 13:14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