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大锣像丧钟一样预示着结尾的到来,铜管奏出庄重的和弦,引出弦乐带有哭腔的乐句,那个不幸的人生命即将走向终点,最后一点一点地失去呼吸,痛苦地闭上眼睛。

正文 Text

1 乐曲简介

这部悲怆交响曲,是作者的天鹅之歌。作为作者最后一部大型交响乐。在小编介绍这部交响曲之前,让我们回顾一下之前的第四与第五交响曲。第四交响曲热情洋溢,但是危机四伏,因为作者刚从情感危机中解脱出来,但是也预见了命运的无情。第五交响曲虽然情感起伏不如第四那么大,但是那种莫名的危机感越来越近。以上两部作品虽然表达了人生的一些负面的东西,但是二者的结尾都是以胜利甚至狂欢结束的。现在,我们来到了第六交响曲面前,这部自传性质的悲情之作面前。

这部第六交响曲被冠以悲怆的标题,其实并不是作者的初衷,这部作品一开始以一个没有任何悲剧意味单词做为标题,翻译过来叫热情,或是激情。但是由于出版商的缘故,被弄成了一个法语单词,而这个法语单词的意思,就是悲怆。

这部作品有四个隐藏标题:青春,爱情,失望,死亡,就像是一个人的一生,虽然包括青春,爱情这些很美好的事物,但是负面的情绪一直贯穿着整部作品。这一点不难发现:第一乐章死气沉沉的主部主题与凶神恶煞的发展部,第二乐章中部叹息一样的下行乐句,第三乐章机械的抓狂的三连音,到最后一个乐章痛苦地闭上眼睛,迎接死亡。

这部作品的主人公是谁?就是柴可夫斯基本人,这一点也不难发现:从他的生活上看,老柴的一点也不幸福,他非常敏感多情,以至于用"玻璃"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这也导致他的生活充满了烦恼。从爱情上看,他更是痛苦的(不明白的自己网上搜一下),他有过极其失败的爱情。事业上,他也不是一帆风顺,自己的作品时常被人否定。从社会大环境上看,当时的俄国也呈现出混乱不堪的局面。最后加上作者觉得自己时日不多(作者在写第五交响曲时就写信给梅克夫人:"我还不算老,但是我已经感到年龄的威胁)以及梅克夫人由于破产停止对老柴物质上的资助,一切的一切使得老柴写了一部自传性质的杰作,这部作品是作者的心血,就像作者说的一样:"这部作品就像是我的宠儿,以前的所有作品都不能与之相比。"

这部作品,是老柴最后一部交响曲,她是写给全人类的,因为她囊括了人生活中最本能的情感,这部作品也是作者写给自己的,作者用音符给晚年的自己画了一张真实的自画像。

第六交响曲的创新之处:

这主要体现在第六交响曲的末乐章。以往的末乐章都是兴高采烈的,狂欢的,胜利的但是这部作品并不是:末乐章是个哀伤的痛苦的慢速的乐章,就像一首挽歌。这打破了听众的聆听习惯,因为当时的听众都习惯以一个欢快的末乐章为作品画上句号,这部作品一反常态。这可能启示了马勒,马勒在第九交响曲(也是作者最后一部完整作品)的末乐章也用了这个手法,最后也是逐渐走向沉寂,极其微弱地结束整部作品。

第六交响曲是否是终点?

关于这个问题,小编认为,第六交响曲一定不是终点。虽然第六交响曲有一种难以摆脱的神秘感(作者指挥这部作品首演后不久就辞世了),但是稍微了解老柴的人都会发现,他构思过第七交响曲,第三钢琴协奏曲没有写完,长笛协奏曲也有一些草稿,如果你去维基网上查一下,你会发现,他有构思过几十部作品,只不过没等将其付诸实践,作者便与世长辞。虽然第六交响曲是一部彻头彻尾的悲剧,但是,如果老柴再活一阵子的话,这部作品只是一次情感宣泄罢了。

2 乐章结构与乐队编制

乐章结构:

1.Adagio–Allegro non troppo–Andante (柔板-不太快的快板-行板)

2.Allegro con grazia (优雅的快板)

3.Allegro molto vivace (非常活泼的快板)

4.Finale: Adagio lamentoso (终曲:哀伤的柔板)

乐队编制:

木管:3长笛(第三兼短笛) 2双簧管 2单簧管(A) 2巴松

铜管:4圆号(F) 2小号(降B A) 3长号 1大号

打击乐:1组定音鼓 1大鼓 钹(吊钹与钹片) 大锣

弦乐:第一小提琴组 第二小提琴组 中提琴组 大提琴组 低音提琴组

演奏时长约为45-50分钟

3 曲式分析

第一乐章 b小调-D大调-B大调 奏鸣曲式 约18分钟

第一乐章的开始,有一种黑暗的,死亡般的压抑感,巴松就像呻吟着的垂死的人,奏出主部主题的碎片,弦乐无精打采地作为附和。在木管与弦乐的悲叹之后,就是乐章的主部主题。

主部主题是躁动不安的,就像是精神紧张的人,或是心事重重的人,这种疑虑像逐渐扩大的乌云,就这样,进入了连接部。连接部的开始光怪陆离,还是弦乐与管乐的对话,逐渐,两方变成了敌人,在连接部的结尾,双方互不相让,气氛极为紧张,很快,对抗的场面就过去了,留下大提琴孤独的舞蹈与弦乐组的仰望,迎接下一部分的到来。

呈示部与连接部的躁动过后,是一段著名的旋律,这段多愁善感情感细腻的旋律只要你听过一遍就很难将它忘记,这就是D大调的副部主题,优美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但站在旋律后面的,却是作者无言的痛苦,这段旋律呈现两次:第一次,小提琴与大提琴带着弱音器将富有歌唱性的主题唱出来,稍显内敛,让听众觉得这段旋律应当捧在手心,不然就会融化掉,甚至消失得无影无踪。第二次,小提琴比第一次高了一个八度,不再用弱音器,而是热情地将主题呈现出来。两次主题陈述之间有一个插段,又体现了木管与弦乐之间的对话,速度也有所加快。第二次主题陈述之后,是感人的结束部,厚重下行的弦乐就像是风中飘摇的落叶,树叶缓缓下落,最后落在了地上。结束部的最后,副部主题再次出现,由单簧管与低音单簧管(或巴松)把呈示部画上句号。

(呈示部结尾其实是个历史性难题,因为总谱上有ppppp,巴松需要极其轻地演奏,但是巴松由于乐器本身的原因根本达不到ppppp的弱度,所以这个地方一般由低音单簧管解决。)

突然,一声炸雷般的巨响,发展部开始了,发展部全部发展的主部主题,完全没有给优美的副部主题发展的机会。管乐突然拼命吼叫起来,气氛变得异常紧张令人心惊肉跳,那种感觉就像天塌下来的感觉,用恐怖来说毫不过分,这是作者与命运做激烈的斗争,剧烈的挣扎让听众退避三舍,乐队由此忽强忽弱,最后直至崩溃,一发不可收拾。发展部与再现部之间没有一点间隙,直接进入再现部。

狂暴过后,那个但优美的副部主题再次出现,但是增加了一份荒诞,诡异。最后留给听众的是悬而未决的结尾,使听众以猜测,思考的空间。

第二乐章 D大调-b小调-D大调 复三部曲式 约9分钟

这一乐章的灵魂就是“con grazia“即"优雅地",和紧张压抑的第一乐章相比,这一五拍子的圆舞曲乐章显得轻松许多,优雅许多,没错,这一乐章的主旨是甜蜜的"爱情"。

第一段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主题陈述,大提琴牵头奏出的主题就像一对年迈的夫妇坐在温暖的壁炉旁,回忆以往的爱情故事,感慨这一生的经历,但遗憾的是,老柴塑造了这么浪漫的音乐场景,但未曾体验过这等快乐与甜蜜。第二部分是主题的延伸,更加欣喜,更加甜蜜,像是聊到了一些有意思的话题,比如初见的羞涩等等。第三部分回到了温暖的主题中去,并做好过渡,为中段的到来做准备。

之前的一切像是幻想的D大调,中段像是骨感的现实,乐曲转为了灰色的b小调,是这部交响曲最主要的调性。哀叹的下行乐句,让听众想到了第一乐章呈示部的结束部,定音鼓令人不适地以八分音符与八分休止轻轻奏出圆舞曲的五拍。为什么在甜蜜的幻想后出现这样一段哀叹般的音乐?因为作曲家拥有一段并不成功的爱情,这段爱情给作者难以治愈的创伤,甚至使得作者曾经试图跳河自杀。

中段结束后,乐曲回到温暖的主题,单三部曲再现之后,又是个匪夷所思的结尾,结尾不再温暖,而是迷茫的,孤独的,这预示着什么呢?

第三乐章 G大调-E大调-G大调 不规则的奏鸣曲式 约10分钟

这是个热情似火,速度很快的乐章,热烈的三连音让听众想到了塔兰泰拉舞曲,但是,这个乐章听众很容易被表面牵着鼻子走:如果你认为这一乐章很好玩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表面来看,这一乐章像是进行曲和快节奏战斗般的塔兰泰拉舞曲的结合体,看似热情昂扬,实则不是。本乐章旨在描述如何通过斗争最后导致"失望"这一结果的,就像一个被生活戏弄的病态的人在抓狂,不知所措,追求生活但是屡次失败,最后不得不以失望收场。

这个乐章是个没有展开部的奏鸣曲式,音乐中人与邪恶势力斗争,从而充满了进行曲风格的乐段。主部主题中弦乐以旋风的速度快速进行,就像是穿这斗篷的怪物在空中飞行,管乐从弱到强,达到一种让人厌恶的效果,就像马勒第六交响曲的谐谑曲,但是没有那么夸张。副部主题曲调刚劲有力,像是迎接挑战,积极应对,就像一个人迎接一个未知的挑战,如何先想方设法应对。本乐章中并无展开部,于是音乐直接进入了再现部。再现部则以一种"高涨"的,"豪放"的情感演奏,音乐步入了高潮并在高潮中结束,结束的时候很热烈,但是如果你仔细听的话,热烈的音符中只有不情愿以及无可言说的可怕的失落感,第三乐章连滚带爬地完成自己的音符,走向最后的乐章。

第四乐章 b小调-D大调-b小调 单三部曲式 约10分钟

什么叫做无尽的悲怆,什么叫做生无可恋,什么叫做彻彻底底的绝望,什么叫做毫无希望,这一乐章就是答案。对于柴可夫斯基来讲,死亡是最可怕的敌人,这和宗教信仰有着一定的联系,马勒相信来世,所以你在他的第九交响曲的末乐章感受不到过度的哀伤,只是留恋这个世界,与这个世界道别,之后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但柴可夫斯基不一样,他信仰与马勒完全不同,死亡就是彻底死亡,只有黑暗和坟墓,只有痛苦地闭上眼睛,迎接死亡的到来。这一乐章就是象征着"死亡与凋零"的乐章,如果说前三个乐章还有希望的话,这一乐章则完全没有希望,只有无力的长叹和极度的哀伤。当结尾出那一丧钟敲响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单三部曲式的末乐章以柔弱的哀婉弦乐开始,一个撕心裂肺,孤芳自赏,葬礼般的主题,灰色的b小调主题,就像滴血的碎了的心,弦乐虽然向上进行,但也是徒劳的哀嚎,表现出一个可怜的人,在现实的一再打击下失去了希望,想反抗,但没有力气。主题再次陈述,这次就沉寂下去,哀叹下去,直到呈示部结束。

中段很早就到来了,转入了D大调,转入大调丝毫没使音乐的悲剧性减少,反而增加了,这是令人痛苦的回忆,像是把之前最美好的回忆撕成碎片,打得七零八落,最后,不得不再次被悲伤打回无底的漩涡,再次被痛苦地主题折磨。

再现部到来了,主题依然被演奏着,就在这时,乐曲进入末乐章的最高潮,那个失去希望的人再次向冥冥主宰挥舞着拳头,仰天长问,悲哀的气氛达到极点,圆号的声音好似垂死的带着呼吸机的病人,从喉咙发出的可怕声音,接近失控弦乐就像被硬扯下来并被踩得粉碎的花瓣,散落了一地。

结尾是极其悲痛的,大锣像丧钟一样预示着结尾的到来,铜管奏出庄重的和弦,引出弦乐带有哭腔的乐句,那个不幸的人生命即将走向终点,最后一点一点地失去呼吸,痛苦地闭上眼睛。

用户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浅谈柴可夫斯基第六交响曲“悲怆”
文章信息
链接柴可夫斯基 - b小调第6交响曲「悲怆」Op.74
来源:新芭网
作者:瞑目
更新:2019-02-25 00:27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