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全剧核心,也是最为考验导演处理的,还是第二幕的“三道谜”。“三道谜”是全剧的剧眼所在,也是人物心理转变和剧情最为紧张的部分。

正文 Text

文 | 唐若甫

普契尼的《图兰朵》虽是一部彻头彻尾的意大利歌剧,但由于有着纯正地道的中国主题,历来是中国导演的宠儿。从张艺谋的太庙版到鸟巢版景观户外大秀,到陈薪伊在舞台上的“飞天”和半透版楼兰公主,还有王湖泉征战欧洲各处包括普契尼音乐节的中央歌剧院版,《图兰朵》吸引着华人中最富盛名的电影、戏剧和舞台导演跃跃欲试。其中最新一例来自澳大利亚悉尼。悉尼海港歌剧进入到第5个年头,继2014年的《蝴蝶夫人》后,又推出了一部亚洲主题的歌剧,此次便是《图兰朵》,请来的导演是陈士争。  

悉尼海港歌剧项目,每年会在悉尼皇家植物园亲水坡度上划出一大片区域作为可以容纳3000人的观众席,随后在海面上打造巨大的舞台,以悉尼海港大桥和悉尼歌剧院这两个地标性建筑为远景,打造户外歌剧。作为文化产品,海港歌剧的另一大亮点是焰火表演。比如在今年的《图兰朵》中,当卡拉夫唱完家喻户晓的“今夜无人入睡”后,舞台后方放起了炫丽的烟花。剧终时,一响礼炮划破夜空。这些都为持续一个月的户外演出增添乐趣。  

当然,对我而言,最关心的还是陈士争如何将这部被“玩坏”的歌剧制作玩出新意。在我所看的3月24日的首演中,他在舞台上竖起了两个主要景观道具。一个是七层宝塔,一个是带有巨大中国龙头的城墙横贯舞台。城墙还担当了投影背景和道具出入口的作用。当卡拉夫决意挑战谜语时,他并没有像许多制作里的那样敲打铜锣,而是像孟姜女那样敲打城墙,从而唤醒巨龙,龙嘴里吐出火焰。这一将中国龙和西方喷火龙结合的做法甚为讨巧,省去敲锣唤醒巨龙的意会属于新颖的导演手法,没有落入望文生义的俗套。  

不过全剧核心,也是最为考验导演处理的,还是第二幕的“三道谜”。“三道谜”是全剧的剧眼所在,也是人物心理转变和剧情最为紧张的部分。猜谜前,图兰朵公主从融入宝塔外观的吊桥推出,站在第四层的平台上,居高临下,不可一世。舞台另一边,帖木儿和柳儿在灯光外延焦急地守候。卡拉夫每猜中一道谜,吊桥就会往下降一层,直到降到一层,与舞台持平。这一处理的高明之处在于,用被动的动态位置变化,揭示了图兰朵的内心变化,反映出随着卡拉夫的命中,她高傲和孤冷的逐层失守,直到最后与卡拉夫站到一起。第三幕,卡拉夫与图兰朵拥抱一段,之前主导舞台的血腥红色和蓝绿冰色瞬间升华为橙色,冷色调到暖色调的转变露出图兰朵对卡拉夫的爱情。这些以色调、调度和机械运动等组成的视觉上的呈现,与音乐和剧情起伏严丝密缝地契合,在一个主打旅游的户外歌剧中,不是以“大”和“全”取胜,而是以小微之处见细腻,人物心理刻画入木三分,反倒从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因为空间大造成的距离感。在其他方面,陈士争为历来被以丑角及喜剧成分刻画的“三大臣”赋予了别样的新意。在他的处理下,第二幕中三大臣的唱段均是更衣饮茶时的感怀沧桑,抒情取代了笑料,真情取代了恶搞。待到更衣完毕,舞台后方的大吊车将皇帝的龙椅吊出,完成了第二幕的辉煌换景。

如果说陈士争早年以光怪陆离的戏剧导演在国内外声名鹊起的话,那这版《图兰朵》见证了他作为一流歌剧导演的国际生涯。在这其中,他展现出了对细节和人物心理无比细腻的追求,以及在无法换景的固定舞台上表现剧情转变的超人天赋。与之相比,扩音的演唱和乐队反倒都成了我的次要关注。

用户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悉尼海港歌剧《图兰朵》: 细微之处藏乾坤
文章信息
链接唐若甫
链接普契尼 - 歌剧《图兰朵》
来源:音乐周报
作者:唐若甫
更新:2016-04-02 21:22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