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普契尼故居建筑共有四层,普契尼家在三楼,楼上楼下现在都有住户。需购票参观的三楼故居有好多间。

正文 Text

2017年音乐之旅的尾声,我们来到了普契尼的故乡——卢卡。它离著名的比萨斜塔不远,宽阔的城墙围绕全城,城墙上甚至可以骑车和散步,城内古朴安静,游客不多。不是为了普契尼,一般游客是不会来卢卡的。我们穿街走巷临近普契尼故居,看到广场附近有“图兰朵咖啡馆”“普契尼旅馆”,心想如果普契尼一觉醒来看到这样的招牌,不知会作何感想。

普契尼故居建筑共有四层,普契尼家在三楼,楼上楼下现在都有住户。需购票参观的三楼故居有好多间。普契尼出身于音乐世家,祖上好几代都从事音乐职业,其父米凯莱-普契尼曾是意大利美声大师唐尼采蒂的学生、任卢卡音乐学校的校长。普契尼父母共生有九个孩子,普契尼排行老六,在他前面有五位姐姐。父亲为了想要儿子,为前面五个女儿取了奇奇怪怪的名字。这么庞大的家族,后继却有些寂寞。普契尼只有一个儿子,儿子只生了一个女儿,偏偏这个普契尼的孙女终身未婚。普契尼故居由普契尼的儿媳于1979年修建整理开馆(其时他儿子已经去世)。

故居中最庞大的遗物,要算普契尼曾经使用过的一台斯坦威钢琴,他中后期的歌剧都是在这架钢琴上谱曲的。2015年意大利米兰世博会期间,这架钢琴曾被搬运到米兰,作为庆贺音乐会演出用琴由中国钢琴家郎朗演奏。

傍晚,我们驱车前往位于托雷的马萨丘利科湖(现称普契尼湖),湖畔有普契尼中晚期时居住的别墅。湖面开阔,人烟稀少,确实适合普契尼在此静心创作。别墅中陈列的生平介绍显示,普契尼的生活明显比在卢卡时富裕多了,甚至还有个独立的礼拜堂。普契尼喜欢驾车、游艇和打猎,曾出过一次车祸,差点丧命。在一间陈列室里有十几条猎枪和动物标本。晚年的普契尼尽管功成名就生活富足,但他经常回卢卡的老屋。

听工作人员说普契尼88岁的孙女依然健在,负责别墅的日常管理,当天下午还接待了一批来自中国的声乐学生。我们一行的带队者是长住德国的资深乐迷刘建民。刘先生说,老太太看到中国来客非常高兴和热情,说她曾去过中国香港,知道中国声乐艺术近年来进步很快,已有不少歌手得奖和在欧洲演出。以后如有中国客人来,可以预约她,只要身体还健康,她可以接待大家。因当晚要看演出,没有时间与老太太约会了,我们不免留下些遗憾。

是晚,普契尼歌剧节演出现场就设在普契尼别墅旁。它是个依湖而建的露天剧场,约有3400个座位,每年七八月上演普契尼的多部歌剧,到今年已是第63届。它既不像布雷根茨的露天歌剧节,乐队和演唱完全用电声扩音;也不像维罗纳圆形露天剧场那样,有石壁环绕天然“裹声”——普契尼歌剧节仅在露天舞台的正后面和两侧搭建音罩,乐队和演唱却不用电扩,完全凭真声,难度实在太高。

我们欣赏的歌剧《波希米亚人》,于晚九点半正式开演。该剧舞美简洁,舞台中央设表演区,背景是多媒体投影,根据剧情不断变换或具象或抽象的视频,用的是目前国际上比较流行的“经济实惠”的歌剧制作方式。饰演鲁道夫的是波兰当红男高音贝扎拉,我去年在慕尼黑国家歌剧院欣赏过他在威尔第的《假面舞会》中饰演总督里卡多,但他此番状态明显好于在慕尼黑。以往贝扎拉给人的感觉是综合实力强,但声音比较“硬”,缺少“奶油味”,此番他对声音的控制和韵味的表达非常出色,是我听到的最佳贝扎拉。联想到意大利男高音马切罗-乔达尼在维罗纳的类似表现,我想可能是因为常规演出季让大牌演员演出太过频繁所致,而暑期音乐节或歌剧节演出则密度不大,演员的嗓音状态由此反而上升。

因为场地空旷又不用扩音,欣赏聆听更需全神贯注,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晚风徐来,暑意全消,伤感凄美的爱情故事令人动容。看完演出,将近当地时间凌晨一点了,退场时次序井然。那么多观众都是为了普契尼而从世界各地来到这个偏僻的剧场,证明了普契尼的音乐感召力。驱车回程途中,见有几处酒吧饭店灯光通明,乐迷济济一堂,气氛热烈,有的还向我们招手致意——天下乐迷是一家,今晚果然无人入眠。

普契尼别墅旁的“无人入眠”之夜
文章信息
链接 / 普契尼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任海杰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

更新时间:2017-10-15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