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这座全新开张的音乐厅包含了两层含义。它既是一位音乐家向另一位音乐巨擘的致敬,也是中东乃至世界和平的梦想家园。

正文 Text

布列兹音乐厅开幕音乐会布列兹音乐厅开幕音乐会

文 | 唐若甫

3月4日晚,皮埃尔·布列兹音乐厅(Pierre Boulez Saal)在柏林开张。3个小时的开幕音乐会由丹尼尔·巴伦博伊姆指挥布列兹合奏团,演出了从莫扎特到当代音乐——包括贝尔格、布列兹和约格·维尔德曼的作品。这座全新开张的音乐厅包含了两层含义。它既是一位音乐家向另一位音乐巨擘的致敬,也是中东乃至世界和平的梦想家园。

老友记

巴伦博伊姆巴伦博伊姆

这座音乐厅以于2016年1月90岁高龄去世的法国作曲巨擘皮埃尔·布列兹命名,其实是音乐厅奠基人丹尼尔·巴伦博伊姆对布列兹的致敬和纪念。作为20世纪音乐界的两位大师,巴伦博伊姆和布列兹的友谊源远流长,坚不可摧,最早可以追溯到1964年。

1963年春,巴伦博伊姆前赴柏林与美占区广播交响乐团(RIAS)合作。音乐会后,他遇见前来道贺的柏林爱乐乐团总经理沃尔夫冈·施特莱斯曼。施特莱斯曼说,富特文格勒曾经邀请过时年13岁的巴伦博伊姆与柏林爱乐合作,但被巴伦博伊姆父母婉言谢绝,谓之时机还不成熟。如今巴伦博伊姆既然到了柏林,何不与柏林爱乐合作一曲?巴伦博伊姆当即同意。施特莱斯曼翻看节目排期,乐团的乐季规划已经做到了接下来的两个乐季。如果要在下一个乐季合作,只有一场音乐会还没有落实独奏家,但已曲目敲定为巴托克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指挥是一个叫皮埃尔·布列兹的法国人。

当时,巴伦博伊姆对这个名字闻所未闻,也从未接触过巴托克的钢琴协奏曲。他花了数日仔细研究巴托克的钢琴协奏曲后立刻被音乐所深深吸引,也被艰深的技巧激发斗志,于是便答应下这场音乐会。

1963-64乐季对于柏林爱乐乐团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那年,乐团迁入新建的柏林爱乐大厅。这座由汉斯·沙龙和卡拉扬联手打造的音乐厅是世界上第一座现代化的葡萄园型观众席构造的音乐厅,以建声效果优异著称,至今仍居于翘楚,堪为传奇。于是就在这座音乐厅落成的第一年里,在1964年春,巴伦博伊姆结识布列兹,两人结缘于巴托克,真是“新人”、“新厅”、“新音乐”。 

青年巴伦博伊姆与布列兹青年巴伦博伊姆与布列兹

1974年,巴伦博伊姆成为巴黎管弦乐团音乐总监,布列兹说服法国总统蓬皮杜在巴黎建造电子音乐实验室IRCAM后归国,于乐团的首个乐季就应巴伦博伊姆之邀出任指挥。这一伯牙子期般的关系随着巴伦博伊姆进驻芝加哥交响乐团担任总监扩大至美国,布列兹是巴伦博伊姆在芝加哥邀请的第一位客席指挥。透过布列兹,巴伦博伊姆接触到第二维也纳乐派,填补现代音乐真空。在布列兹影响下,巴伦博伊姆开始指挥演奏现代音乐,比如布列兹《无主的锥子》、《记谱法》,并对二十世纪早期法国音乐尤其是德彪西和拉威尔有了更深体会。巴伦博伊姆则说服布列兹进入后者早期无视的布鲁克纳交响曲。后来,布列兹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灌录了有口皆碑的布鲁克纳《第八交响曲》。

从这点出发,巴伦博伊姆和布列兹代表着两类音乐人。巴伦博伊姆的教育从维也纳古典乐派开始,掌握传统曲目有着无人可及的修养。作为作曲家,布列兹从现代学派起步,对二十世纪音乐有着超凡阅历。两人就好像从一座桥的两头分别往中间走,最后在制高点相遇、相知、相惜。

崇高理念

除了名称,皮埃尔·布列兹音乐厅的结构也继承了布列兹的遗愿。布列兹对音响空间的设计最早在巴黎音乐城实现了一部分,2014年开张的巴黎爱乐大厅圆满了其对大型场馆的追求。在柏林,布列兹音乐厅将布列兹的360度灵活空间(salle modulable)理念付诸现实。 

皮埃尔·布列兹音乐厅

所谓灵活空间,就是指剧场内的座位有一部分可以灵活摆位,座位数上下可变,演出区域大小可随着座位多寡而缩放。根据这一理念打造的音乐厅其实屡见不鲜,多见于剧场的多功能音乐厅或者实验剧场。但在柏林,类似的音乐厅还不成气候。由此,巴伦博伊姆以布列兹理念为蓝本,提出建造一座灵活空间音乐厅的概念。当他7年前对设计师弗朗克·盖里,也就是那位西班牙比尔堡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和洛杉矶的迪士尼音乐厅的设计师说,要在柏林盖一座圆形的灵活空间室内乐音乐厅时,盖里在纸上画了鸡蛋一样的椭圆。

根据布列兹和巴伦博伊姆的理念,音乐厅设有360度无死角的观众席围绕着中间的一片空地,有点像古希腊剧场的微型版,只是不设舞台。他们认为,音乐厅始终有着台上和台下的隔阂,要做的就是撤销舞台的概念,打破这种隔阂。无边舞台,传达出“开放”的姿态,盖里设计的椭圆形,传达出的就是“团结”和“亲密无间”意思。

这里的“团结”,除了听众和表演者的团结以外,还另有一层含义。音乐厅同时成为巴伦博伊姆和2003年逝世的巴勒斯坦学者爱德华·萨义德于1999年组建的西东合集乐团(WEDO)的驻场。由乐团延伸出的巴伦博伊姆-萨义德学院就驻扎在布列兹音乐厅内,承担着消除民族隔阂的政治抱负。未来一年内,预计有最多90名来自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年轻音乐才俊进入学院深造。此外,由柏林国立管弦乐团和西东合集乐团成员组成的临时性的布列兹合奏团,也会在巴伦博伊姆的指挥下在这里挥毫。

音乐厅的立项是从4年前开始的,作为菩提树下的柏林国立歌剧院宏大的改建工程的一部分。音乐厅选址柏林国立歌剧院旁建成于1955年的一座四层楼建筑,此前一直是歌剧院的道具储藏库。建造音乐厅时,建筑的四面外墙得以保留,内部被挖空,用来盖音乐厅和学院办公室,建筑声学交给了日本知名音响师丰田泰久。建造预算为2140万欧元并按时完工,其中1370万欧元来自私人捐赠及赞助,其余来自政府补助。建成后的音乐厅每年计划演出逾100场,已经确定露面的音乐家包括阿格里奇、郎朗、安德拉斯·席夫、拉杜·鲁普等人。票价最低为16美元,上限设定为100美元。为了表达对巴伦博伊姆理念的支持,设计师盖里和音响设计师丰田泰久分文不取。

由于耗资甚巨且拖延十年之久,终于在今年年初亮相的汉堡易北音乐厅也是由丰田泰久担任音响设计,有人将布列兹音乐厅称为“小易北音乐厅”。《洛杉矶时报》乐评人马克·斯维德对此做了简明扼要的总结,他写道:“易北音乐厅是汉堡的,布列兹音乐厅是世界的。”

用户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布列兹音乐厅 — 盖座音乐厅,向老友致敬
文章信息
链接布列兹
链接巴伦博伊姆
链接唐若甫
来源:音乐周报
作者:唐若甫
更新:2017-03-19 21:10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