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父亲这条路走来无比坎坷,但他以超人的勤奋、顽强的坚持、严谨的科学精神及乐观真诚幽默的性格,从不言败,砥砺前行!

正文 Text

父亲的道路

——写在马可诞辰百年之际

马海星

父亲去世是1976年7月27日。父亲走前没有给我们留下遗嘱,只在病重时给我们五个孩子的信中写道:“我对你们的希望,已经通过我们一生的道路表达出来了。”父亲一生走的是怎样的一条道路呢?在他诞辰一百周年的日子里,回头看去,仿佛看得更加清晰了。  

父亲诞生在动荡的1918年,那时的中华民族是一个被压迫的民族。他从小就立下远大的志向,用他自己的话说:“怀抱着天字第一号英雄主义化学家的梦想”,做一个大众化学家,科学救国!他考入河南大学化学系,已经开始了“大众化学”的写作。但是,卢沟桥的炮声粉碎了这个梦想,他不顾一切地投入到抗战宣传当中。两年后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算来,东飘西荡,也快两年了。好多朋友替我惋惜,说我不该抛掉用功的好学生不做,居然唱了两年戏。我十分明白这个。可是我更明白,这两年我毕竟不是白跑了的,我有一件重要的收获,这收获足以补偿这两年的损失而有余。那就是:我认识了那些真正的国家主人翁,但同时却是被压榨着的劳苦大众。”时代大潮无意间将他造就成为小有名气的“青年作曲家”,更从此开始了他与祖国同命运、与人民大众共呼吸的生涯。

那时他还不是一个共产主义的信仰者,只是几年在民间的所见所闻,使他极度厌恶国民党政权的“荒淫和无耻”,感觉“一种新的青春的前进的力量在膨胀着”,延安无疑是光明的代表。1940年他追随抗日歌咏运动中相识的恩师冼星海去了延安。他跟我们说,初到延安时他吃饭前还要习惯性地做祷告呢。在经历了小鲁艺到大鲁艺的开悟,经历了淳朴豪爽的陕北民间戏曲、民歌的熏陶之后,他的文艺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有了极大的升华。这些在他后来创作的歌曲《南泥湾》《咱们工人有力量》、秧歌剧《夫妻识字》以及他作为首席执笔者参与的中国第一部新歌剧《白毛女》的创作中都得到了精彩的体现。关于《白毛女》的创作,他说:“老一套打破了,新的东西在酝酿着。新的形式在憧憬着,它是什么样子?谁也不能确切指出来。但是学习用群众的语言表现群众的思想感情,这好像是个‘共同纲领’,大家是明明白白的。”用群众的语言表现群众的思想感情,可能这正是《白毛女》成功的精髓之一,也是父亲在他人生和艺术道路上矢志不移的追求。这追求也表现在他对民族文化、民间音乐的深爱与终生坚持,关于歌剧的发展,他认为要百花齐放,推陈出新,但他自己决心探索一条在戏曲基础上发展新歌剧的路。他带领志同道合者实践这一理念,创作了歌剧《小二黑结婚》,之后出现一批按此理念创作的作品如《红霞》《红珊瑚》《洪湖赤卫队》《江姐》,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形成了民族歌剧的巅峰!

1963年,周总理提出一个具有深远战略眼光的设想,父亲被点名调去参与组建新成立的中国音乐学院,并兼任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他满怀热情投入到建立中国民族音乐教育体系的宏大建设中。可惜仅仅两年,文化大革命吞没了这一切,文革后期,他在1975年10月获得解放,被任命为中国、中央两个歌剧院的领导。他心急如火,日夜寻找剧本,组织创作。为挽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几百位歌剧演员的艺术生命,他不顾重病在医院病床上赶写作品,既要有艺术高度又要能通过审查,这一切都是为了使艺术家们尽快回到舞台上。1976年7月,他终于亲眼看到了中国歌剧团演出的他最后一部作品——以农民们的歌谣为歌词的组歌《大寨路》。那时距他去世只有二十多天。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没有放弃在人生道路上的冲刺。他给中国歌剧团全体人员写的最后的话是:等我恢复了健康,我将首先向小分队去报到。人生有限,天地浩渺,能够和同志们分享一分钟战斗的欢乐,也将是生平无限幸福的回忆根苗。    

父亲这条路走来无比坎坷,但他以超人的勤奋、顽强的坚持、严谨的科学精神及乐观真诚幽默的性格,从不言败,砥砺前行!可以告慰父亲的是,我们孩子们和众多的后来者都坚持在这道路上,把个人和祖国、和人民、和时代紧紧融为一体,像他那样追求光明、追求真理、追求崇高的理想,绝不动摇。

最后,我想说的是,马可不是个人的马可,马可不是家庭的马可,他属于中国!他属于人民!周扬说,马可是新秧歌、新歌剧运动的开创者之一,是优秀的人民音乐家。瞿希贤说,失去马可不光是失去一个作曲家,中国民族音乐失去了一个扛大旗的人。张庚说,马可不该死(还有安波),如果他们现在还活着,中国的新戏剧音乐、中国的新歌剧将会具有怎样一付崭新的面目啊!吕骥说,马可同志是一位才情横溢、富于创造力的作曲家。他的死是我们音乐战线一个重大损失!李凌说,我还很少看到过有如此深厚地热爱民间音乐的作家,我尊敬他这种珍视广大人民兴趣的志向,我也喜爱他那优异的作业。《马可选集》主编李西安说,在视野空前开阔而传统文化被普遍忽视的时候,马可以民间音乐为创作源泉,并加以创造和升华的成功经验,马可等人开创的以戏曲为基础发展民族新歌剧的做法并未因此失去自身的价值,因种种社会原因而留下的巨大历史空白正等待有志之士去填补,去进一步发展和创造。

实际上这不只是夸奖某一个人,个人的成就不过是某一时代某一方面成就的代表,无论是肖友梅、黄自,聂耳、冼星海,吕骥、贺绿汀,还有许多叫得出名字和叫不出名字的音乐家,他们都用自己的成就反映出中国音乐艺术的发展,以自己创造性的成果,丰富了中国乃至世界音乐的宝库。从这一点上说,重新发现马可,重新认识马可,传承先辈的优良传统,无疑是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的。

父亲的道路——写在马可诞辰百年之际
文章信息
链接马可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马海星
更新:2018-07-04 11:42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