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正如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所说,韩小明是一位极其专业的音乐家,可谓改变了中国圆号界的根本格局,带领着中国圆号走向新的历史高度。

正文 Text

走进上海交响乐团乐队学院的教室,这里正进行着一场圆号大师课,台上的讲师正是当今首屈一指的华人圆号演奏家、现任徳国广播爰乐终身圆号首席(1985年至今)以及德国柏林音乐表演艺术学院圆号教授韩小明。

一整个上午,四个学生,每人一小时的一对一授课,中间几乎不休息,这无疑是对体力和精力的极大挑战,但韩小明丝毫没有懈怠,百分百地投入教学。

他还总爱用说段子方式让学生掌握技巧、理解音乐,“为啥要用德国表?因为分毫不差,这里的节拍也是这样”、“这段不要用单吐,舌头会打结,百叶结!”他甚至为了练气息现场让学生做起了俯卧撑,如此接地气的大师让整个课堂充满了轻松愉悦气氛,笑声不断。

正如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所说,韩小明是一位极其专业的音乐家,可谓改变了中国圆号界的根本格局,带领着中国圆号走向新的历史高度。借此机会,经典947也有幸采访到韩小明,走近他的艺术人生,同时在他的身上,映射出中国当代圆号的发展历程。

父亲韩铣光:

中国当代第一位圆号专业学生

谈及中国当代圆号史,自然绕不开圆号演奏、教学领域的泰斗级人物,韩小明的父亲韩铣光。他是新中国建国后音乐院校的第一位圆号专业学生,也是建国后圆号专业第一位教师。

韩铣光最先接触的乐器是小号,但在1951年报考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时,鉴于圆号专业的空缺,在校方的建议下韩铣光最终选择了圆号,并师从黄贻钧先生。1960年,韩铣光一举获得日内瓦国际圆号比赛的银奖(金奖空缺),实现了亚洲人在国际圆号舞台上的零突破

自1955年起,因黄贻钧出任上海交响乐团指挥,学校的圆号课也交由韩铣光兼理。也就从那时起,韩铣光多了一个“传道授业而解惑”的身份,放眼至今,教学依然是他孜孜不倦的事业,韩小明、韩小光兄弟俩的圆号启蒙,也源自他的因材施教。

在小泽征尔的引领下走出国门

父亲的一丝不苟,让两兄弟在吹奏技艺上突飞猛进。1979年,17岁的韩小明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当年,小泽征尔率波士顿交响乐团访华演出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当时还在就读中央乐团附属中央音乐学院“五七”艺术大学的韩小明被推荐进行试吹,小泽征尔在聆听后大为所动,并立即决定让韩小明担任圆号独奏部分。

随即,小泽征尔向他抛出了橄榄枝,推荐他参加波士顿交响乐团在坦格伍德的夏令营,并进入新英格兰音乐学院深造。第一次走出国门的韩小明,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挑战。尽管技术上过关,但乐理知识的缺乏,以及当时国内乐器在制造工艺的差距,让韩小明不得不在学习方法和理念上推倒重来。

1983年,韩小明参加了国际圆号协会主办的比赛并获得第一名,让其中的一位德国评委刮目相看。这位评委是来自慕尼黑歌剧院的圆号演奏家汉斯·匹兹卡(Hans Pizka),他力劝韩小明应该到古典音乐更发达的欧洲开拓视野,并为他写推荐信、申请德国学术交流中心奖学金。虽然当时韩小明在美国的生活才刚稳定,但他还是决定去欧洲大陆闯荡一番。

立足德国,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圆号教授

在美丽的弗莱堡,韩小明完成了德语学习,但他最向往的还是慕尼黑。1984年7月,他成功考取了慕尼黑音乐学院,在来到慕尼黑的第一个晚上,汉斯·匹兹卡就邀请他参与莫扎特歌剧《唐璜》的演出,对于一位年轻的中国艺术家来说,慕尼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音乐天堂。初来德国时的不安与迷茫,也很快转变为坚定和踏实。

1985年,位于萨尔布吕肯的德国广播交响乐团进行招聘,韩裔指挥大师郑明勋时任音乐总监和首席指挥。凭借出众的实力,韩小明不仅通过了招考,并在一年的试用期后,以全团超过三分之二的投票表决通过,成为该团的首席圆号。一位华人能在欧洲顶尖乐团的铜管声部担任如此要职,实属罕见。

27岁时,韩小明荣升为萨尔州音乐学院终身圆号教授,成为当时德国最年轻并且唯一一位来自于亚洲的圆号及室内乐演奏教授。不久后,瑞士巴塞尔音乐学院也邀请他前去授课。

韩小明演绎莫扎特《降E大调第三圆号协奏曲》片段

致力于培养中国圆号人才

就这样,韩小明在德国的音乐事业如火如荼地开展着,不时以客座首席圆号的身份参加各大广播交响乐团和歌剧院的演出,其中也包括柏林爱乐、马勒室内乐团等世界顶级乐团;并以圆号独奏家的身份,在欧洲多地进行独奏和室内乐音乐会。

与此同时,在韩小明的心中,始终不渝地关注着中国交响乐团和圆号的发展。从他自身的经历看,只有正视差距,努力迎头赶上,一切才能发展得更好。

韩小明心中的那份冀望,终于在2003年变成了现实。当年,他受到中央音乐学院邀请,希望引进一些优秀的教学资源为学生开拓眼界。很快,他带着萨尔州音乐学院的一些教授和校长来北京,发掘出不少音乐好苗子,并邀请这些优秀的学生远赴德国进行学术交流。

2005年起,他被聘为中央音乐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客座教授,自此,他心中开始规划起一份中国圆号人才的培养蓝图。此后的每一年,都陆续有学生来到德国进修,这些人不仅在国际上斩获了各大圆号赛事的奖项,更是在学成归来后,成为中国各大乐团圆号声部、音乐学院圆号教学的“顶梁柱”,其中包括中国爱乐乐团客座首席圆号/中央音乐学院圆号教师满燚、德国国家爱乐乐团圆号首席/上海音乐学院圆号教授顾聪、香港管弦乐团首席圆号江蔺、德国莱茵爱乐乐团首席圆号张进德,以及深圳交响乐团首席徐一奇等。

谈及这些,韩小明感到欣慰。他说:“没有小泽征尔先生当年推荐我赴美留学,就没有我今天的艺术成就。我也完成了他的愿望,他希望我把丰富的圆号演奏经验带回中国。在短短的10年间,把中国圆号推向了世界。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终于可以安心睡一觉了,目前上海音乐学院和中央音乐学院的圆号老师都已经接了我的班,开始培养新一代的人才。

韩小明的哥哥韩小光也同样投身于教育领域,为中国圆号界储蓄后备力量。他在新加坡乐团担任圆号首席长达30年之久,也是新加坡杨秀桃音乐学院圆号老师。多年来也为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培养了众多圆号人才。2020年9月,他将加入天津朱丽亚音乐学院的教师队伍。

创立中国圆号重奏团,展现最强音

对于中国当代圆号的现状,韩小明也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他表示国内的学生虽然有扎实的技术,但缺乏乐队合作经验,对音乐的理解和表达也有待完善。

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2012年,韩小明集结起世界一流的圆号大师们,创办了北京国际圆号艺术节,希望为中国学生开阔眼界,全方位了解目前世界各国圆号发展的现状与未来。2015年,韩小明的学生满燚组建起中国圆号重奏团,让中国优秀的圆号演奏家们齐聚一堂,展现中国最强音。

北京国际圆号艺术节两年举办一次,今年将于7月29日拉开序幕,而本次艺术节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圆号演奏家Sarah Willis的到来,作为柏林爱乐铜管声部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性乐手,Sarah打破了铜管男性霸权的局面,她更是一位圆号推广使者,通过社交网站等平台将这件冷门乐器普及化。

在韩小明看来,如今音乐领域更需要复合型人才。2007年国家大剧院建成,但却没有自己的驻场乐团,2009年,韩小明接下了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管弦乐团(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前身)总经理一职,从音乐家转身为管理者,亲历亲为选拔人才,终于在2010年组建起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

同一时期,上海交响乐团重新改革,韩小明和韩小光兄弟两人回到家乡上海,为乐团出力,在此之前,韩小明更是参与到乐团的招生工作中,为上海交响乐团选拔优秀的人才,哥哥韩小光是上交的长期客座首席。因此,韩小明也鼓励自己的学生,参与到艺术管理的事务中,同时为他们的职业发展寻找新的思路。

圆号被称为最难的乐器,而中国圆号界在韩铣光、韩小光、韩小明这一圆号世家的带领下迎难而上,创出了一番天地。我们看到了一位圆号演奏家的成长史,一段圆号世家的家族史,更看到了中国当代圆号发展的一部变迁史,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圆号手们将吹响号角,去迎接新的征程。

撰文:应玥、x0

用户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韩小明:一部中国当代圆号的发展史
文章信息
链接韩小明
来源:经典947
更新:2020-01-20 16:33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