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贵阳交响乐团副团长盛文强介绍,在乐团成立后,很快就从60多人发展到80多人,其中有半数以上的“元老级人物”。“人员的稳定,这在一个新生的交响乐团里是很难一见的。”他认为,吸引并留住人才的原因,一是体制,二是氛围,三是薪金。“这三点可以让音乐人丢掉杂念,专注于艺术创作。”

正文 Text

本报记者 赵红薇

本月初,第五届“中国交响乐之春”活动在北京拉开了帷幕。4月8日晚的开幕式演出,一场名为“历史的回声”的特别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亮相,能容纳1800 人的音乐厅座无虚席,著名指挥家陈佐湟先生执棒贵阳交响乐团担纲了整场音乐会的演出,乐团以精湛的技艺演奏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的10部中国管弦乐作品,京城观众好评如潮……

1 乐团再次亮相 让京城观众惊叹

贵阳交响乐团此次演出是继2010年参加“第二届中国交响乐之春”之后的再次亮相。与上次所不同的是,这次担任的是特别而重要的开幕式音乐会的演出。

由国家大剧院策划举办的这次大型展演,是发掘、排演一批几近失传的、中国作曲家的重要交响音乐曲目。国家大剧院组织、安排每一个参演乐团,至少演奏一首来自前半个“百年”的作品。通过一场场音乐会演出,留下音像资料,最终建立尽可能详尽丰富的永久性文献档案库。

在本届展演近一个月的十多场音乐会中,还有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北京交响乐团、台湾长荣交响乐团、澳门交响乐团,以及沈阳、杭州、西安等地的交响乐团参演。

在开幕式演出中,贵阳交响乐团演奏了几近失传的珍品中的代表作。其中,有最新发现的中国作曲家萧友梅为交响乐队创作的首部作品《哀悼进行曲》;有黄自先生在1926年创作的《怀旧》,此曲一直被认为是中国交响音乐的“第一曲”……10部中国作品的精彩呈现,不仅是对中国作曲家先驱的致敬,也令观众切身感受到历经岁月洗礼的中国交响艺术的魅力。

“听这场音乐会我们很有耳福,贵阳交响乐团的演奏水平太让人惊叹了,我要将这个乐团的演出情况分享给朋友。今后有机会去贵阳时,我一定要去听贵阳交响乐团的音乐会。”北京听众张先生激动地说。

“在演出前两天,这场音乐会的票已售罄,看得出,京城乐迷对贵阳交响乐团的演出非常期待。”国家大剧院音乐艺术总监、贵阳交响乐团终身荣誉总监陈佐煌先生高兴地说。他介绍道,“中国交响乐之春”大型展演每两年一次,是国家大剧院的重头节目。此次展演,对中国交响乐界来说无疑是一件大事,而对于在开幕式上专场演奏这些曲目的贵阳交响乐团来说,同样意义非凡。

“贵阳交响乐团承担了展演中这场特殊而重要的交响音乐会,参演的作品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比如萧友梅先生的《哀悼进行曲》,之前还没有任何一个乐团演奏过,这次贵阳交响乐团的演奏,将会以第一个版本载入史册。这是中国交响乐的一次寻根之旅,而贵阳交响乐团正是其中的先行者。国家大剧院为什么会把这个重要的使命交给贵阳交响乐团?无疑是这个乐团近几年来的发展太引人注目。在中国交响乐团的版图上,贵阳交响乐团占据了不容忽视的、光荣的位置,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是贵阳的骄傲!”陈佐湟先生感慨地说。

2 创新模式加速 完成品牌塑造

我们将时间拉回到七年前。2009年2月,全国首家“民办公助”职业交响乐团——贵阳交响乐团落户筑城。它是由贵阳市政府提供演出、排练场地,每年投入 300万元购买该乐团的公益性演出,并由贵阳星力集团每年投入1000多万元组建而成,是国内唯一由企业注资并拥有自己的排练场地和音乐厅的乐团。

在乐团的邀请下,中国交响乐团乐队首席刘云志与国家大剧院艺术总监陈佐湟先后来到贵阳。了解到地方政府的支持与乐团的理念后,刘云志先生同意成为乐团的名誉团长及名誉首席;而陈佐湟先生更是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作出了决定:支持贵阳交响乐团的发展,和大家一起实现理想,他同意担任该乐团的音乐总监。

贵阳交响乐团的诞生,填补了我国交响乐领域多年来没有民营资本注册进入的空白,被中国音乐界最权威的报刊《音乐周刊》誉为交响乐领域的“贵阳模式”。

在乐团成立两年的时候,星力集团又拿出2.5亿元在香港成立了贵阳交响乐团基金,现在乐团一年至少有1200万元的基金收益,再加上贵阳市政府的投入,乐团可以安心地做音乐。

体制改革的创新,让贵阳交响乐团很快完成了品牌的塑造,成为贵阳这座城市的文化新名片。他们以无数次高水准的演出,亮出了自身的风采——

2010年元旦,贵阳交响乐团代表中国民营交响乐团,在央视音乐频道为全国人民呈上了新年音乐会;同年4月,乐团受邀参演在国家大剧院举行的“第二届中国交响乐之春”音乐会,并被业内评价“在地方职业交响乐团中名列前茅”;同年8月,乐团成功举办了国内首届“森林音乐会”;2012年6月赴新加坡演出;2013年5月赴昆明、重庆、成都三地巡演;2014年5月赴深圳、香港举办巡演;同年9月,乐团第六音乐季开季便与韩国著名钢琴家白建宇一同赴上海举办演出……

“贵阳交响乐团的组建和现有的运行方式,改变了传统的剧团管理模式,对乐团实行管办分离,以企业为主导自主经营,打破了事业、企业的界限,消除了国有、民营差别,企业化的管理使其具备了适应市场所需的灵活、高效的运营机制。”市文广新局有关负责人说。

3 全球招人才促 乐团迅速发展

据贵阳交响乐团副团长盛文强介绍,在乐团成立后,很快就从60多人发展到80多人,其中有半数以上的“元老级人物”。“人员的稳定,这在一个新生的交响乐团里是很难一见的。”他认为,吸引并留住人才的原因,一是体制,二是氛围,三是薪金。“这三点可以让音乐人丢掉杂念,专注于艺术创作。”

2012年2月,这个组建才三年的年轻乐团面向全球招聘音乐人才。仅仅两个月的报名时间,就有近500名乐手报名应聘。乐团在纽约、洛杉矶、法兰克福、布达佩斯、贵阳五个城市设立了应聘点,迎接来自美国、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等20多个国家、地区的“考生”。经过严格的筛选,最终十余名乐手与贵阳交响乐团签约,其中绝大多数为外籍乐手。

之后,乐团又到欧美、新加坡、台湾等地招聘优秀乐手,几乎每年都要为乐团补充新鲜血液。目前,乐团80多人中,来自美国、意大利、法国等十多个国家的外籍人员就占了20多人。

乐队副首席杨帆,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贵阳音乐人。2006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贵州大学艺术学院,就读国家公费研究生。2007年,他获得贵州省首届乐器大赛西洋乐器独奏金奖,更包揽“室内乐演奏”类别的金、银、铜三项大奖;同年入围“中国音乐金钟奖”小提琴比赛;2008年入围“青岛国际小提琴比赛”,成为至今为止贵州省唯一一位入选“金钟奖”和“青岛国际小提琴比赛”的小提琴选手。

“当时贵阳交响乐团在全球招演奏员,又是由著名的指挥家陈佐湟、李心草担任总监,这说明乐团的水平相当高,一下子就吸引我。”杨帆对当初的选择记忆犹新。

与乐团一同走过了七年,贵阳很多观众都熟悉、喜爱这位在演奏时神情专注、技艺高超的乐手。“进乐团后,我每年都接触了大量不同的音乐作品,这一点是其他很多乐团做不到的。因为乐团每年都会有音乐季演出,还能与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合作,这些都是相当难得的习机会。而且乐队的队员也都来自世界各地,大家互相交流学习,这样的机会也非常难得。乐团让我收获太多,进步也很大。”杨帆说。

2015年12月12日晚,贵阳交响乐团长号首席张弨,奉上了进团六年来的首次独奏。“以独奏的形式站在前台,实现了我音乐之路的第一个梦想。”他说。

张弨于2005年以主课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在校期间担任中央音乐学院管乐团长号声部首席,中国青年交响乐团长号声部首席。曾在中央音乐学院举办的全国铜管乐室内乐专业组独奏比赛获第二名。

作为贵阳交响乐团年轻的“元老”级乐手,张弨很庆幸他七年前的决定:“这个乐团充满了活力,不断地注入新鲜血液,乐手来自世界各地,已成为一个国际化的乐团。这里没有论资排辈,每个人都是靠自己的实力来争取地位,不断进取使乐团每一年都有显著的进步。”

回顾在贵阳交响乐团的这七年,张弨说他收获特别大:“在这里收获了爱情,成了家,有了孩子。特别高兴我的第一个音乐梦想已经实现了,今后我还要为更大的梦想去努力奋斗——那就是与乐团一起做得更好,走得更远。”

1986年生于乌兹别克斯坦的法鲁克,2003年就已成为乌兹别克斯坦国家交响乐团的首席助理。2009年贵阳交响乐团成立,他就应聘成为这里的首批乐手之一,如今这位帅小伙已是该乐团的“元老”级人物了。

谈到七年前的选择,热情的法鲁克告诉记者:“当时我很巧地看到了贵阳交响乐团的招聘,看了乐团每年举办的音乐季,还有他们的音乐总监、主要乐手的介绍,心情很激动,我感到这是个能够好好做音乐的地方,于是便投了简历参加了考试,然后顺利地来到了这里。”

法鲁克说,这个乐团、这个城市让他感到很快乐:“乐团这几年间一直不停地在寻觅优秀的演奏家们加入,如今已经拥有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杰出的成员,所以乐团一直在进步。”

两年前,该乐团又招聘到了乐团首席——来自澳门乐团的乐队首席,曾在“第五届全国小提琴比赛”、澳洲“全国肖邦及柴可夫斯基比赛”、“曼纽因国际小提琴大赛”等国内外大赛中获大奖的顾晨,由此填补了贵阳交响乐团成立五年来乐团首席的空白。

“是贵阳交响乐团独特的体制和浓厚的艺术氛围吸引了我,让我选择了这里。”顾晨说。

“贵阳交响乐团职业化进展步伐很快,这离不开其建制。这样的建制和机制,不仅在全国不多见,在全世界也不多见。所以可以反过来证明:这种建制对艺术的发展有很大的助推作用。”陈佐湟先生说。

4 高雅音乐为这座城市添魅力

自贵阳交响乐团成立以来,每到周六晚,乐迷们就如约来到贵阳大剧院音乐厅,静静地享受音乐带来的美好。

“七年来,我已经观看了一百多场音乐会。”该乐团的会员、家住中天花园的高女士说。

盛文强介绍说,乐团每年从9月开始举办音乐季,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6月,除了交响音乐会,还有包括室内乐、特别音乐会、庆典音乐会等。一年中,乐团仅是音乐季的演出就有40多场,加上讲座、交响乐进校园等各种演出活动,全年的演出在80场左右。

统计数据表明,从2009年9月首演至今,贵阳交响乐团已演出了近500场高品质的音乐会。

“是否有完备严格、较高水准的音乐季演出计划,是衡量一个乐团专业程度的标准。目前国内60多个交响乐团中,只有10来个乐团有完整的音乐季。”盛文强说。

“贵阳交响乐团持续七年推出的制定严格、水准较高的音乐季,已经从一个侧面说明贵阳交响乐团的职业化程度很高,这样的乐团并不多。”陈佐湟先生说。

每个音乐季,除了重磅的音乐作品,还有“扎堆而来”的各国大师——世界著名指挥家卡尔·圣克莱尔、唐纳德·施莱歇尔;钢琴大师、世界著名的费城柯蒂斯音乐学院前院长加里·格拉夫曼,世界上唯一一位获三项国际比赛金奖的小提琴家伊利亚·卡勒,红遍全球炙手可热的演奏家莎拉·张等……他们魅力四射的表演,给筑城听众带来了接连不断的惊喜。

盛文强告诉记者,乐团举办的音乐会每场上座率在八成以上,一些重头的音乐会甚至不得不加座。目前,乐团已拥有固定消费的会员2000多名。

舒适专业的音乐厅,高水准的演奏,但票价却很亲民。音乐会最低票价15元,绝大多数票价在159元以下。而大多数场次的最贵票价,也仅399元,远远低于其他城市。这样的票价,在很大程度上拉近了高雅音乐与市民的距离。

贵州师大的李老师已记不清自己听了多少场贵阳交响乐团的音乐会了。“我很喜欢听古典音乐。这个乐团成立以前,我是到北京、上海、广州等发达城市学习或出差时,专程去当地的音乐厅听音乐。而这几年,在家门口就可以欣赏到高水准的交响音乐会。现在,每周六晚来听音乐会成为了我的一个习惯了。”李老师开心地说。

如今,已成为常态的交响音乐会培养了观众的欣赏水平和文明优雅的举止。记者多次听到国内外的演奏家和乐手们说,贵阳的音乐氛围越来越浓厚,观众们在音乐会上表现得很文明、懂音乐,让演奏者觉得有尊严。

5 “贵交”将奏响新的辉煌乐章

2013年5月,贵阳交响乐团巡演到成都,著名钢琴家但昭义闻讯前去欣赏,听完演奏后激动地对该乐团负责人说:“我认为贵阳交响乐团在国内达到了一流水平,你们真是为贵阳市民做了件大好事。”

与世界多个顶级乐团、音乐家合作过的著名大提琴演奏家王健,2015年首次与贵阳交响乐团合作,这个团的表现令他吃惊:“早就听说了贵阳交响乐团,这个团在中国可以说是个奇迹,很不得了!一个企业出资组建交响乐团,这样的贡献在欧美都很少。而贵阳政府也很了不起,将这样好的音乐厅给乐团使用,尽力地支持一个民办乐团。还有乐手们对音乐都表现出很高的热情、很投入,这一切让乐团成长迅速。”

曾获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比赛第一名的著名小提琴家宁峰,今年已经是第三次与贵阳交响乐团合作了,乐团的表现再次给他带来了惊喜:“与这个乐团多次合作,每次都感觉比上一次有很大进步,而且每一次都会看见一些新的面孔,不断输入的新鲜血液让乐团的发展充满活力。”

对于贵阳交响乐团的昨天和今天,见证了乐团成长的刘云志先生更是深有体会:“虽然贵阳不是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但追求却不落后。乐团的昨天是基础、激情、希望,有了好的想法、企业的投入、地方政府的支持、有识之士的努力、优秀音乐家的参与,才使昨天得以开始,给今天打下坚实的基础;而乐团与国际接轨的各种先进的理念和管理模式,让乐团有了迅速成长的今天;这一切,又保证了乐团会有一个不断成长、更加美好的明天。”

“贵阳交响乐团为中国交响音乐事业的发展注入了活力,为繁荣贵阳市民的文化生活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期待着这支乐团今后在中国的交响乐事业中留下辉煌的篇章。”国家大剧院副院长朱敬说。

用户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贵阳交响乐团 走过七年不凡之路
文章信息
链接贵阳交响乐团
来源:贵阳日报
作者:赵红薇
更新:2016-04-27 13:08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