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现在的高屹,依托这座城市浓厚的文化氛围,作为当之无愧的古典音乐传播者,为让更多人认识,了解,喜欢古典音乐而努力着。

正文 Text

2011年4月14日《文艺生活周报》42期,张丛

古典音乐,这是个对许多人来说神秘又陌生的领域。但是你们一定对国家大剧院、中山音乐堂、柏林爱乐、《茶花女》、《卡门》这些名字不陌生。高屹,作曲理论与音乐学专业,长期致力于古典音乐的传播,前《留声机》杂志中文版副主编。专注于文艺复兴、巴洛克音乐、晚期浪漫主义及现代派音乐研究,在古典音乐以及电子音乐领域均有较深的造诣,并洞悉发烧音响前沿,精于唱片及视听器材鉴赏。我们希望通过他,带领读者走近古典音乐,古典音乐人,以及这些背后的种种。

“理科班的优等生”

话题从高屹的学生时代开始。很难想象如今在古典音乐课堂上挥斥方遒的麻辣教师却是成长在一个有着深厚理工科背景的家庭——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数学老师。从小被寄予厚望的高屹始终都是理科班的优等生。“我物理学的最好,却最喜欢化学,初中时经常自己买来量杯之类的仪器在家里做实验,但那时化学知识有限,经常会有像动画片里那样‘轰’的一声,我赶快把门打开,我妈都会大惊失色。”

每一个学音乐的人,都有一个启蒙故事

对于音乐的启蒙,源自父亲从国外带回的夏普牌“双卡四喇叭收录机”,古典音乐的种子就此悄然种在了高屹的心里。

12岁,高屹央求父亲为自己买了一架钢琴,开始了与音乐更进一步的接触,也就是从那时起,他萌发了未来学习音乐的念头。但当时他所处的圈子与音乐学院相去甚远,这个想法便也暂时搁浅,他也一直认为自己将来会像父亲那样成为一名工程师。直到高中,报考音乐学院的目标却不可阻止的愈发坚定起来,有点叛逆的高屹在全家人的反对声中开始了对音乐系统的学习。

自从开始学习音乐,之前理工科优等生的优势荡然无存,与周围从小学习音乐的同学相比,他这个半路出家的人显得太突兀,没有人将他放在眼里。但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一年打下的基础加上大学五年的努力,“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比其他同学都学的好了。”自信又重新建立起来。

古典音乐,麻辣教师?

当我们问高屹有没有想过学其他类型的音乐时,他很认真的告诉我们:“说到音乐风格,其实理想的音乐学院教学应当是给予你全面的技术训练,至于以后你想创作什么类型或是风格(摇滚,流行,爵士,古典,跨界……),是完全个人化的选择,但在此前,他在音乐学院学到的应该是无差别的技术,技术是不分风格的,具体的技术应用才分风格……

周报:你称自己是麻辣教师,是从日剧里得来的灵感么?

高:我没看过那部日剧,但是我觉得自己挺麻辣的。我本身想法很多,我所教的课程都是需要较长的时间,而在现行的教学体制下,很多课程都被压缩了,这就需要去粗取精,并且更具技巧和挑战性。所以那时候我所讲的几门课程并没有先师可以借鉴,在有些人“学得好未必教得好”的质疑中,我是完全自己闯出来的教学之路。

周报:学生的反应还不错?

高:对。我通常会想很多方式,让我的课更有意思。我本身也是搞电子音乐的,对多媒体也比较熟悉,我在讲解一段交响曲的时候,会把每一段音响实例事先做音频编辑,而不是像以前的老办法,一首交响曲从头放到尾。那种方式绝对会让人打瞌睡。

科技、星座、阅读、思考,一样都不少!

从高屹的微博里我们可以隐约感觉到他的兴趣和关注面的广泛。“我本身是理工出身,对电脑多媒体特别痴迷,就在音乐领域里我也不是一个唯古典者。我自己做过很多影视配乐、广告配乐,包括手机铃声、卡拉OK等。我比一个单纯听流行音乐的人听过的风格种类要多得多。后来还专门做成课题研究——音乐中大的风格小的流派,他们之间是怎么回事等等。”在谈到音乐之外的兴趣时,他提到了星座,将星座的划分原因讲得头头是道,并且在面对每一个问题时,他都用理性的分析来向我们解释。

谈及阅读,“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看书,看过几乎所有的世界名著。包括现在已经不算名著,但当时非常红的《铁流》、《毁灭》、《卓娅与舒拉》……那时还很有征服欲望,托尔斯泰的三部曲、《静静的顿河》……专找最厚最长的书来看。”高屹特别向我们推荐了《约翰•克里斯朵夫》——他曾经读过三遍的书。“每读一遍都有深切的感受。那是一个人的艰苦历程,是他战斗热情和意志的彻底展现,是生命的赞歌。我觉得,每一个热爱生活和热爱艺术的人,都应该至少读一遍这本书。”最近在读的,除了专业上的书籍,每天睡觉前坚持翻看《资治通鉴》,他的目标本是单纯地摸清历史,以及练习古文阅读,但常常会有意外的收获:古人的智慧、优美的文辞、历史的成败之鉴,人生的思索……最重要的:读史得智慧!

“欣喜的是,喜欢古典音乐的人越来越多了”

说到古典音乐讲座,高屹显得很兴奋,气氛顿时轻松许多。他介绍了4月份在国家大剧院、北京外国语大学以及清华大学的几场讲座。还聊起了讲座中的趣事。“有一次讲座碰到一位女士,还挺漂亮。她坐在第一排,不停地拿手机拍照,拍的时候,显示屏冲着我……”停顿两秒,我们都被这个冷笑话逗乐了。但高屹毫不在意“即使只有一个听众,我也会把该讲到的都讲到了,我不会因此偷懒,我会为他的每一分收获而感到高兴。”

欣喜的是,喜欢古典音乐的人越来越多了。每次国家大剧院的讲座都需要加座甚至听众站着听。“但现在还是会有很多人听不懂古典音乐”我们不免发问。显然他也了解这个状况,“古典音乐包含的技术含量很多,又有深刻复杂的背景,需要欣赏者有一定的知识储备。”

周报:古典音乐有没有大众化、平民化的趋势和必要呢?

高:在欧洲,它就是平民化的。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有几个问题,一是我们没有这方面的传统;另外这个概念对于我们比较新鲜。中国传统音乐里没有古典音乐这个说法。在中国的音乐里,音乐似乎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娱乐。音乐本身是分两大类的,不是所有音乐都是艺术。一类是用作娱乐的音乐,一类是用作艺术的音乐。娱乐的音乐就是让你高兴,像舞曲,流行歌曲,轻音乐;艺术音乐是由专业的作曲家创作,本身需要比较艰深复杂的技术,表现的思想内容也比较深刻。中国古代除了“礼乐”及宗教音乐部分,基本只有娱乐音乐(事实上,文人音乐可以看作是“娱己”的音乐),对于我们大部分人来说,他们没有听觉的土壤。为什么欧洲的流行音乐、摇滚音乐这么发达?并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是因为他们有500年古典音乐的基础,而我们没有。所以我们任重而道远,现在要做的是,从逐步建立每个人的“乐感”入手。”

周报:怎么建立“乐感”呢?

高:很简单的办法,就是听。找大量古典音乐作品,每天听一两个小时,两年之后效果就不一样了。我们把这个过程叫灌耳音。

周报:该如何选择呢?

高:维也纳古典乐派的作品,像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他们的作品是西方古典音乐最叹为观止的高峰之一,代表了情感与形式之间完美的平衡,以及成熟的古典和声体系音响形式。对于乐感的养成几乎是最有效的。

谁说古典音乐人不爱流行和摇滚?!

我们印象中搞古典音乐的人都应该像绅士一样严谨沉默,喜怒不形于色。可是高屹给人的感觉很随和也很健谈。当问到有没有喜欢的流行歌手时,他给出了我们肯定的答案。“我最喜欢的流行歌手是Mariah Carey,我觉得她可以称的上是‘300年出一位’的天才,包括她的唱功和即兴创作(旋律加花)的能力。因为她擅长的风格(R&B,soul music)并不是只要唱功好就够了,还必须有即兴创作能力。它特别强调旋律的加花变奏,这种现场即兴的加花变奏是灵歌或者节奏布鲁斯等风格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如果没有天赋,没有这种创作能力,是很难把这种音乐表现好的。她在唱功和即兴创作这两部分能力上,都是一流的。所以我认为Mariah Carey是流行乐里很伟大的人物。虽然她做的是娱乐音乐,但是她的音乐成分中有很高的艺术含量,可以这样说,Mariah Carey终结了一个时代,在她之后,很少有人在R&B领域能够再达到她那样的高度。”

周报:对摇滚怎么看?

高:我最喜欢的乐手是吉他大师Joe Satriani——虽然他的某些技术不如他的学生Steve Vai那么好(却也完全可以排在前三),但他却是最伟大的吉他手。一流的吉他大师除了需要有过硬的技术,还需要有出类拔萃的作曲和编曲天赋,Satriani的作品充斥着令人眼花缭乱的Riff、旋律、音色控制和变化……电吉他这一乐器的所有表现元素在他手中都已臻于炉火纯青之境。”电子音乐的行家,音乐领域里的杂家

周报:其他类型的音乐呢?

高:最喜欢的,除了古典音乐外,应该就是电子音乐了。其中比较着迷有两种:一种是Ambient(氛围音乐),它能让人非常放松并充满想象力;另一类风格是Trance。Trance在所有电子音乐种类中,是技术含量最高的一类。它完全体现了电子音乐本身的魅力所在——不在于模仿别的乐器,也不在于拼贴和碎拍子,而完全是“音色的艺术”。真正的商业电子音乐大师,没有过硬的Trance作品是不可想象的。而Trance也保持着神秘色彩,90%的Trance佳作都是通过网络或地下传播的,很少通过CD发片的形式发行。电子音乐,其本身最大的价值在于能够产生自然声学乐器所不能发出的——甚至自然界中不存在的声音。Trance则更进一步,它不依赖于旋律、织体、和声、复调……而完全是建立在对于音色的无所不用其极的调控的基础上的。那些电子音乐大师的作品,从头至尾(除了节奏声部),没有任何一个声音是相同的,这与那些完全依赖loops的平庸之作有着天壤之别——所有的声音元素自始至终都处于变化之中。变化的音色才是Trance的基础语汇,在其中甚至也体现着古典音乐作曲家们信奉的箴言:“对比是音乐最大的法则”。但与古典音乐不同的是,除了心理的美感,一流的Trance作品能够带给人生理上强烈的冲击感,它带出的是一种生理和心理高度结合的“完美的”愉悦感(在古典音乐和其他音乐中很少有这样的情况)。古人所谓的“身心不二”居然是在这样一种电子乐风格中得到了最强烈的印证!但是平时我听的音乐类型其实特别多,特别杂乱。可能你想不到的音乐我都在听。比如,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国家的音乐,我们叫它地球音乐,所有的地球音乐都要听,而且要强迫自己听,作为每天的功课,因为它是我们这个地球上所拥有的音响和音乐。很多民族对音乐的定义和我们不一样,他是为了宗教的观念,或者为了自然感应,为了狩猎前的祷告祭祀……因为他们和我们的美学状态和内容都不一样,这个是作为一个音乐家必须要了解的东西,看看其他民族他们是怎么认识音乐的,是如何表达音乐的,是如果利用声音编织出声音艺术的。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拓展了声音的意义,不再囿于古典音乐作曲法精确逻辑的章法和框架。

“北京,国际音乐之都”

周报:觉得北京的文化氛围怎么样?

高:北京可能不是生活上最舒适的城市,但是北京带给我的是学术、专业上的进步,所以最后我决定还是生活在这里,毕竟它是文化中心。大多数国际上的乐团在中国演出,首选一定是北京。在18世纪时,有一位作家写过:维也纳是世界音乐之都,那里每晚都有几场音乐会同时上演,很多人都会在这里听一场音乐会的上半场,再到另一处听另一场的下半场。我们看北京现在就是这样,甚至在国家大剧院(它拥有五个音乐厅/剧场)内部,每晚都同时有好几场演出同时进行。按这个标准现在的北京完全堪称国际音乐之都。

采访后记:

整个交谈过程中,高屹的语气一直没有太大起伏,他旁征博引侃侃而谈妙语连珠。我们可以看到他低调沉稳的外表下,散发着自信的光芒。也许正如他所说,北京是个英雄辈出的城市,在与众多高手的过招中,他越发的自信。现在的高屹,依托这座城市浓厚的文化氛围,作为当之无愧的古典音乐传播者,为让更多人认识,了解,喜欢古典音乐而努力着。

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古典音乐的麻辣传教士 — 专访音乐人高屹
文章信息
链接高屹
来源:文艺生活周报
作者:张丛
更新:2019-04-15 09:16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