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十年的光阴过去了,弗莱明的嗓音仍处于令人赞叹的状态:高音游刃有余、圆润嘹亮,中音并未减少光泽和力度,气息和旋律线控制自如。

正文 Text

弗莱明弗莱明

文 | 王纪宴

当弗莱明演唱《绿野仙踪》中那首脍炙人口的《飞跃彩虹》时,对于笔者——相信也包括身边大多数听众而言,歌声所展现的,不啻为雨后初晴的天空中一道美得醉人的绚丽彩虹。

从2007年4月7日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听弗莱明在余隆指挥中国爱乐乐团伴奏下演唱这首歌,到2017年6月24日晚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张弦与弗莱明的天籁音诗音乐会”,十年的光阴过去了,弗莱明的嗓音仍处于令人赞叹的状态:高音游刃有余、圆润嘹亮,中音并未减少光泽和力度,气息和旋律线控制自如。让这一晚的声乐艺术飨宴极为珍贵而难忘的,不仅在于弗莱明嗓音的优美,还在于她的歌声中所深蕴、洋溢、传递的美好的人类情愫:阳光、微风、爱、热情、欢乐、妩媚、机智、幽默。弗莱明声乐艺术的这一特征得到很多专业人士和评论家的称赞和分析,具有代表性的如英国音乐评论家和音乐学家约翰·巴里·斯特恩在他的《本世纪歌唱家》第三卷中提到,弗莱明的音色韵味“在很大程度上源自一种活力的存在。” 斯特恩所用的“活力”一词,意蕴丰富,其中有对于歌唱以及演奏以至更宽广的艺术创造活动都至关重要的构成因素——亲和力,这在《飞越彩虹》、罗杰斯与汉默斯坦的《国王和我》中的《吹出快乐的曲调》、伯恩斯坦的《西区故事》中的《某个地方》、《感觉如此美妙》以及返场演唱的格什温《波吉与贝丝》中的《夏日时光》和勒韦的音乐剧《窈窕淑女》中的《我可以整夜跳舞》这些美国音乐中体现得十分明显,弗莱明虽然是国际顶级巨星,但她对自己国家的文化充满由衷的热爱,而且,植根于美国文化土壤的爵士乐和流行音乐,在这位音乐家的观念中,与伟大的古典音乐并行不悖,携手并行。听她演唱这些作品,风格的正宗和权威与表现的自如和即兴感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弗莱明的艺术造诣和亲和力使得对于很多听众而言较生疏的曲目能够立即展现出强烈的吸引力,如她在作为开场曲的拉威尔《波莱罗》后上场演唱的马斯内歌剧《黛依丝》中的《黛依丝,脆弱的偶像》和下半场的博伊托歌剧《梅菲斯托费勒斯》中的《那天夜晚,在海底》。听弗莱明的演唱,我们甚至会产生这样的不解:何以这么多年我们忽略了这些优美的咏叹调?在《我亲爱的爸爸》这样耳熟能详的咏叹调中,虽然弗莱明的很多最知名的歌剧角色并非意大利剧目,但她这一晚的演唱,不仅就声乐技巧而言完美无瑕,更重要的是,她能在短短的咏叹调中深入表现每个乐句、每句唱词所承载的丰富而敏锐的内心情感,让熟悉的音乐获得神奇的新颖感和打动内心的感染力,这是卡拉斯所代表的声乐艺术的最高境界。在不同风格的宽广曲目范围内,弗莱明能够让每一首作品都曲尽其妙、引人入胜。

张弦指挥下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在这场音乐会上的表现,堪称精彩绝伦,不仅在与弗莱明的合作中水乳交融,且在演奏每一首管弦乐曲时都技巧精湛、热情奔放。整场音乐会的曲目安排本身就是匠心独具的杰作——每一首乐队作品成为对即将到来的弗莱明演唱的文化、风格与气氛铺垫。在节目单上的最后两首声乐曲(《我亲爱的爸爸》和托斯蒂的《黎明》)开始前,是威尔第的歌剧《命运之力》序曲,低音区动机的汹涌澎湃,单簧管独奏的深情歌唱,高潮的激烈爆发,这一切,即使在对这部歌剧的剧情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仅靠“命运之力”四个字的提示,或者即使连这一提示也没有,也不影响张弦激发乐团掀起的一浪高过一浪的音乐波涛感人肺腑、扣人心弦。巴伦博依姆称富特文格勒是“驾驭音乐起伏跌宕的大师”,在笔者看来,这一赞誉同样适合指挥台上的张弦。

用户评论 Reviews [ 发表评论 ]

快来抢占沙发吧!
弗莱明:人间天籁何处寻?
文章信息
链接芮妮·弗莱明
链接王纪宴
来源:音乐周报
作者:王纪宴
更新:2017-07-04 21:57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