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Overview

《水形物语》给德普拉的创作带来很多启发。电影的女主角艾莉莎是一个哑女,有很多东西她无法通过语言讲述,但音乐可以代替她的语言。

正文 Text

提起亚历山大-德普拉这个名字,你可能并不熟悉,但你一定看过《水形物语》《布达佩斯大饭店》《国王的演讲》《面纱》《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的一部甚至几部。这些电影风格各异,但配乐全都由这位法国作曲家操刀。德普拉获得过奥斯卡金像奖和金球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还曾担任第71届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主席,这是该电影节历史上首次由一位作曲家担任评委会主席。

昨晚,亚历山大-德普拉登上上海夏季音乐节的舞台,亲自指挥上海交响乐团一场电影音乐会。这场音乐会可以听到德普拉近20年创作的最为重要的银幕之声。音乐会前一天,德普拉还带着妻子索尔雷和上海的乐迷们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交谈。索尔雷是一位优秀的小提琴演奏家,也是这场音乐会的艺术指导。

因《面纱》与上海结缘

亚历山大-德普拉从小受到欧洲古典音乐的滋养,莫扎特、拉威尔、德彪西和斯特拉文斯基都给他的创作带来深厚的影响。与此同时,他也喜欢汲取世界各地的音乐元素,为自己的创作融入多元的风格。比如,《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里用到美式乡村音乐、《犬之岛》里对日本乐器的使用,还有《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虽然呈现的是17世纪的荷兰,却融入了巴西音乐的元素。

无论在美国还是欧洲,无论是商业大制作还是小成本文艺片,德普拉都能将自己爱的敏感和热情投入其中。他和他的妻子总是在不断学习世界各地的音乐,邀请全世界的音乐家一起合作。“非洲音乐、南美音乐、东亚音乐我们都喜欢。我希望有更多机会来中国工作,为中国创作音乐。”德普拉说。

细数德普拉的众多配乐作品,只有三部爱情电影。其中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有关的《面纱》还为他赢得了金球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德普拉说:“我和上海之间有一种冥冥之中的缘分。我喜欢过去的上海,也喜欢现在的上海。这座城市越来越现代,很像纽约,也有巴黎的浪漫气质。这是一座充满激情的城市,是全世界艺术家向往的城市,因为它可以带来无尽的灵感和想象。”

什么才算好的电影配乐

今年57岁的德普拉,已经创作了上百部作品。电影是集体的作品,要符合导演给出的创作主题和艺术方向,也要接受方方面面主创人员的意见,最终留给作曲家的自由度往往是有限的。德普拉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在种种的限制之中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放进去。”

许多导演都有自己的“御用配乐”,经过长期的合作彼此达成信任和默契,德普拉和导演韦斯-安德森就可以称得上一对“最佳拍档”。他们合作了《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布达佩斯大饭店》《犬之岛》等多部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还为德普拉收获了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音乐奖。德普拉说,他和安德森经常两个人坐在一起,对视一下,就达成了统一。“我常常会对他说,要不试试看这个,他说可以。虽然有点疯狂,但还是要试试看。”

为德普拉赢得第二座“小金人”的《水形物语》,整个创作和录制一共只用了6周时间。在影片的开头,德普拉就用一串波浪般的旋律将观众拖入水底,仿佛被透明、无形却充满力量的水所包围。德普拉巧妙地用了笛子、手风琴和口哨,让声音听起来像在水下发出的,有些模糊又有些遥远。

什么才算是好的电影配乐?有人说,当观众在看一部电影时,意识不到音乐的存在,就是好的配乐。因为音乐不应当喧宾夺主,过度煽情。也有人认为,好的电影配乐是能被人们记住的音乐,比如詹姆斯-霍纳在《泰坦尼克号》里用到的悠扬隽永的苏格兰风笛,比如汉斯-季墨为《加勒比海盗》所写的大气磅礴的主题曲。《水形物语》给德普拉的创作带来很多启发。电影的女主角艾莉莎是一个哑女,有很多东西她无法通过语言讲述,但音乐可以代替她的语言。德普拉说:“看着电影画面时,我总在想着画面之外的东西,例如主人公的过去,或者内心隐秘的情绪。那些电影画面未呈现的,我用音乐讲述。”

德斯普拉:那些电影画面未呈现的,用音乐讲述
文章信息
链接亚历山大·德斯普拉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吴桐
更新:2018-07-30 22:55
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