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Overview

音乐家取消演出的事情并不少见,但这一次是两位同级别的歌唱家为一位歌唱家替补,如果不是玛丽亚·卡拉斯这个名字作为旗帜,是根本不可能的。

相关 About

黄英 Ying Huang 抒情花腔女高音歌唱家
张立萍 Zhang Liping 女高音歌唱家

时间:2017-02-08 23:52 北京晨报 李澄

黄英(左)和张立萍黄英(左)和张立萍

北京晨报讯(首席记者 李澄)余隆出任艺术总监的中国爱乐乐团、上海交响乐团、广州交响乐团,在各自的2016-2017音乐季日程表中,都有一场“纪念歌剧女神玛丽亚·卡拉斯逝世40周年曹秀美独唱音乐会”格外引人注目,时间分别是2月19日广州,2月23日北京和2月28日上海。随着时间的临近,北上广三地的票房都已经大卖,广州星海音乐厅更是早已接近售罄。就在1月22日,这三支交响乐团同时发布公告,音乐会主角——韩裔女高音曹秀美因故不能参加演出,因为这是一个纪念音乐会,项目并不会取消,北京中国爱乐乐团的这一场改由中央音乐学院声歌系主任、著名华人女高音张立萍接替,上海和广州的两场则由上海音乐学院教授、著名华人女高音黄英接替,两位顶级华人女高音为同一个项目充当“救火队员”,这在中国舞台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

音乐家取消演出的事情并不少见,但这一次是两位同级别的歌唱家为一位歌唱家替补,如果不是玛丽亚·卡拉斯这个名字作为旗帜,是根本不可能的。有趣的是,玛丽亚·卡拉斯是一位从花腔到戏剧性极强的大抒情女高音全才,而曹秀美是一个单纯的花腔女高音,她的音乐会曲目首先是根据自己的声音条件进行的选择,而黄英是一位抒情兼花腔女高音,擅长的曲目与曹秀美重叠很少。相比于黄英,张立萍的声音属于再大一个尺寸的、有一些戏剧性的抒情女高音,更接近最成熟阶段的卡拉斯声音,与曹秀美的擅长曲目几乎没有重叠。反倒是她们三位的适合曲目加在一起,差不多能够涵盖玛丽亚·卡拉斯95%以上的擅长曲目。所以,无论是谁来演唱这个纪念音乐会,都肯定会根据自己的条件和擅长选择一套不同的曲目。为此,从曹秀美到黄英、张立萍,我们看到了三套不尽相同的纪念玛丽亚·卡拉斯音乐会曲目。从记者对张立萍和黄英的采访中,可以看到两位歌唱家是如何凭借丰富的舞台经验和艺术造诣应对“救场”的。

黄英:只有一首是我的菜

北京晨报:充当“救火队员”,但你们不属于同一类型的女高音,曲目会有调整吗?

黄英:临时救场是有难度的,但救场如救火。我在这个时间段有空档,我就接了。这次曹秀美不能来,观众一定是很有遗憾啦!那么,对我来讲就肯定更是一个挑战啦!对,挑战!挑战!我跟曹秀美曾于1997年在东京三得利音乐厅“亚洲三大女高音”音乐会同台,中日韩三个完全不同类型的女高音在一起。那个时候,她已经是大明星了,我刚刚出道。我知道她是纯花腔女高音,我们是完全不同类型的,适合的曲目肯定是不同的。所以,我第一个关心的就是曲目,拿来一看,果然不适合,只有一首是我的曲目——维拉罗伯斯的《巴西得巴赫风格》第四首,其他全都是纯花腔的曲目,不适合我。我不可能为了救场去迁就她的曲目,所以我建议:除非换曲目,否则无法救场。余隆第二天告诉我:可以,要我把曲目报给他。我这次拿出来的基本上全是我十几年前在索尼唱片录音的那张专辑。

北京晨报:你选择了哪些曲目?

黄英:这些曲目很多都是我多年来在国外歌剧或者音乐会舞台上演唱过的曲目,像《唐·帕斯夸莱》中的萝莉娜,我在美国演过很多不同的制作版本。像《赛米拉米德》、《唐·帕斯夸莱》这些当年录音的曲目,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再回顾一下我的这些“经典”曲目。这次的曲目都是大作品,都是5分钟以上的大作品,《赛米拉米德》差不多有15年没唱了,记得是琼·萨瑟兰最拿手的作品吧!我小时候最早练习美声就练过这首,那时候是凭着天赋练的花腔技术。现在再唱,把握这些年对美声风格、角色更深的理解,语言也是我的强项,意大利语是我的强项。这首作品算上前奏部分是8分10秒的样子,这首我在北京和上海的舞台上从没有唱过,还是很有听头的。所有的咏叹调都很长,都像是一首声乐协奏曲。还有一首莫扎特的音乐会咏叹调《你有一颗忠诚的心》。莫扎特的作品更难把握,抑扬顿挫,角色把握比意大利美声还要难,我唱得特别过瘾!

北京晨报:玛丽亚·卡拉斯在你的心目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黄英:就像张立萍说的那样——Diva中的Diva!她是在用生命歌唱!传奇人物!当然传奇人物的命运也是相当传奇的。

北京晨报:一个人唱一晚上,你还会考虑几首返场曲吗?

黄英:返场,这套曲目已经唱得很消耗了,还要返场啊!看来我还是要再考虑考虑了。

张立萍:还没有哪个女高音敢这么拼

北京晨报:充当“救火队员”,但你们不属于同一类型的女高音,曲目上会有调整吗?

张立萍:余隆找到我时,我觉得这个年龄已经不想太累了,但救场如救火,我就答应了。当然,我最关心的就是曲目,曹秀美的曲目我要来看了一下,没有几首真正是卡拉斯完美演绎的代表性作品,比如有一首《蝙蝠》记得卡拉斯从没唱过的。我想如果我来唱,曲目一定要改。但考虑到爱乐早就确定了曲目,我也没有改动太多。但是如果是纪念卡拉斯,那就应该有卡拉斯最擅长的标志性的曲目在里面,比如《诺尔玛》的“圣洁的女神”,比如《拉美莫尔的露琪亚》,比如《托斯卡》的“为艺术,为爱情”……当然曹秀美这些曲目都不太擅长。我只是把曹秀美自己想唱的《军中女郎》和《蝙蝠》拿下,换上了《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和《托斯卡》,后来指挥觉得太长了,最后商讨后我加上了《托斯卡》的“为艺术,为爱情”和《塞维利亚的理发师》中罗西娜的“我心中有一个声音”。当然最后还会有惊喜,比如卡拉斯美声歌剧最擅长的曲目。总之,我是特别的真正从内心仰慕我们心中的女神,伟大的Diva中的Diva,以她最擅长的曲目来纪念我们心中最值得尊重的前辈。

北京晨报:救场的挑战性大不大?

张立萍:卡拉斯的确是从花腔唱到了戏剧性,但她也不可能在一场音乐会上有这么大的跨度,她是年轻时唱了很多花腔的剧目,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戏剧性到了晚期的《托斯卡》,甚至是更强烈的女中音曲目《卡门》,那个时候,她也是回不去花腔的状态和声音的。所以,对于我来讲,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要从炫技花腔唱到戏剧性很强的《托斯卡》,把卡拉斯的艺术浓缩起来,是非常有挑战性的,之前我也从来没有这么唱过。从女高音来讲,整场音乐会下来,从曲目上看真的是蛮拼的!我觉得从中国到国外,没有一个女高音敢这么拼的。

北京晨报:你心目中的卡拉斯是什么样的?

张立萍:卡拉斯在我们歌唱历史上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高峰,因为历史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到从花腔唱到戏剧性,后人无法攀越的高峰。比如格里埃尔的协奏曲,是一个极其花腔的曲目,对我来讲,我从一个花腔一直唱到《托斯卡》“为艺术,为爱情”这样的戏剧性,在中国的舞台上也是从没有人这样唱过。

北京晨报:看来你是已经准备了返场曲。

张立萍:返场准备了三首,都是卡拉斯最要劲儿的曲目,但都挺长的,要看现场的时间了,也许只能唱两首?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李澄

投稿、挑错、建议、提供资料?在线提交

热门音乐人 Artist